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10) 蘇庇路里烏瑪的外交與征服

位於敘利亞西北部的烏加里特遺址
位於敘利亞西北部的烏加里特遺址

西臺與烏加里特王國(Ugarit)的關係

其實除左用戰爭同征服解決問題之外,蘇庇路里烏瑪一世都係一位出色嘅外交家。當佢響敘利亞南征北伐,攻打米坦尼嘅同時,佢都有同敘利亞嘅國家建立外交關係。其中一個國家,就係位於北敘利亞海岸嘅烏加里特(Ugarit)。烏加里特雖然係一個小國,但同時係一個資源非常豐富,亦都非常富裕嘅一個國家。烏加里特有大片森林,出產優質嘅木材,亦都有肥沃嘅草原同平原,生產糧食、橄欖油、葡萄酒、亞麻。

烏加里特亦都係蓬勃嘅手工業、製造業中心,它長達50公里的海岸線包含4個以上的港口,因此商業同貿易亦都非常發達。考古學家甚至響烏加里特發現世上最早的樂譜泥板,係人類歷史上已知最早的音樂旋律。由於它的富裕、繁盛以及重要的戰略位置,烏加里特吸引左古代近東主要大國的目光,從古代文件檔案,歷史學家知道烏加里特係西臺眾多附庸國之中最為富裕,它每年大量進貢到哈圖沙,係西臺帝國政府其中一個重要嘅資金來源。除此之外,烏加里特亦都好識得小國夾響大國之間嘅生存之道:立場搖擺不定、見風駛舵。

從埃及出土的阿馬爾奈文書(Amarna Letters)可見,響阿蒙霍特普三世或阿肯那頓做緊法老王的時候,烏加里特係埃及嘅附庸國。但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向新的烏加里特國王尼克瑪杜(Niqmaddu)寫左一封信,信中重提烏加里特的先王與西臺之間友好而非敵對嘅關係,並承諾若烏加里特成為西臺嘅盟國,西臺會為其提供軍事保護,而烏加里特與鄰近國家征戰所獲得嘅土地,該國可以全數保留。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所開出的條件十分誘人,而且信中亦都有警告若尼克瑪杜拒絕哈圖沙方面要求的後果。經過仔細而小心的權衡輕重同政治上嘅考慮,尼克瑪杜最終決定答應蘇庇路里烏瑪一世的要求,加入西臺的陣營。

當尼克瑪杜作出呢個決定之時,烏加里特卻遭到鄰近國家的侵略;當尼克瑪杜向西臺求救之時,西臺馬上按條約所定的一樣派出軍隊將侵略者從烏加里特驅逐出去,並且當西臺軍隊征服烏加里特的鄰國Mukish及Niya之後,將戰利品同新征服得來的土地歸比尼克瑪杜。烏加里特的國土面積甚至一下子增加左四倍。

Nuhashshi地方的局勢

敘利亞小國Nuhashshi的位置,係位於幼發拉底河以西至奧倫提斯河的土地,哈馬提同阿勒頗中間。響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嘅敘利亞戰爭期間,Nuhashshi係米坦尼嘅屬國,由數個公國所組成。當Nuhashshi決定同西臺結盟之時,米坦尼國王圖什拉塔決定報復並入侵Nuhashshi,結果該國向西臺求救,西臺派出軍隊將米坦尼軍隊擊敗並驅逐出去。但Nuhashshi國王Sharrupshi最終決定反叛西臺,結果Nuhashshi遭到西臺軍隊全面而徹底嘅入侵,而Sharrupshi以及其家人就被西臺人抓捕。雖然Sharrupshi最後成功逃脫,但他的家人卻全部被作為戰俘被送返哈圖沙。

至於點解Nuhashshi會突然反叛西臺?歷史學家並無一致嘅結論,但響Nuhashshi反西臺的情緒一向強烈。而Nuhashshi嘅其中一位國王Addu-nirari甚至被西臺稱為敵人並曾攻擊烏加里特。也許Sharrupshi同樣遭受其他Nuhashshi地區的國王的壓力,以致他相信其他國王的威脅大於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報復的威脅。當然真相係點樣,就不得而知喇。

亞摩利(Amurru)的王國

亞摩利位置地圖

亞摩利係位於敘利亞中南部,從奧倫提斯河到黎凡特中部海岸一帶。亞摩利人係半遊牧民族,響公元前14世紀,亞摩利人被一位叫Abdi-Ashirta嘅領袖所統一,並開始南征北伐,為亞摩利地區附近嘅其他小國帶來重大的威脅。比布魯斯(Byblos)國王眼見威脅近在眼前,立即向埃及發信求援,但Abdi-Ashirta同時向法老寫信,要求承認他響敘利亞的附庸國統治者地位。埃及人答應左後者嘅要求,比布魯斯國王嘅求援被忽視,當Abdi-Ashirta進軍古布拉(Gubla)之時,比布魯斯國王再次向埃及人同鄰近地區貝魯特、色當、提爾的國王發信求援,但他的請求再一次被無視。

然而當比布魯斯的首都似快要陷落之際,埃及的援軍終於趕到並將Abdi-Ashirta俘虜。歷史學者並不知道Abdi-Ashirta嘅最終命運,但有文件指出他可能被埃及人所殺。然而Abdi-Ashirta的戰敗同被殺並無消除亞摩利的氣焰。好快阿兹鲁(Aziru)繼承亞摩利國王的位置,他再次橫掃南敘利亞地區,比布魯斯國王又再次向埃及人求援,並響攻城戰開始之前疏散城市。然而阿兹鲁再次去信埃及法老,聲稱自己臣服於埃及,並要求埃及提供援軍阻擋西臺人的攻勢。

當然,呢封信並唔止係表面睇得咁簡單,阿兹鲁嘅潛台詞係如果埃及人唔承認佢,佢就會轉向西臺一方。埃及法老阿肯那頓結果要求阿兹鲁親自到埃及解話,經過仔細權衡風險同利弊,阿兹鲁答應左埃及人嘅要求,親自前往埃及,結果佢留左響埃及一年咁耐。而亞摩利由於領袖長期不在面臨危機,因此阿兹鲁兒子去信法老要求盡快讓阿兹鲁歸國。

此時西臺人步兵數量達9萬人的軍隊響扎坦娜(Zitana)的帶領下,正準備從南北兩面夾攻亞摩利。為應對西臺的威脅,阿肯那頓被逼釋放阿兹鲁歸國。阿兹鲁歸國後起初仍維持對法老的承諾,但後來卻秘密同西臺屬國烏加里特同卡佚石議和。比布魯斯國王面臨巨大的難題,他跑到貝魯特尋求援手,卻空手而回;更慘嘅係當佢返到古布拉之時,他發現發生左一場政變,連自身地位亦不保,不得不在貝魯特尋求庇護。當他寫比法老嘅求助信被忽視之後,他不得不向自己最大的仇敵阿兹鲁求助。

比布魯斯國王嘅下場歷史學家意見分歧,有種講法係阿兹鲁將佢交左比色當,然後他就響色當被殺;另一種講法係阿兹鲁同意左佢嘅請求,委派佢當一位長官。埃及法老阿肯那頓對此當然大表憤慨,立即再次傳召阿兹鲁到埃及,但他以西臺入侵威脅未除為由拒絕,呢個事實上只係阿兹鲁嘅援兵之計,為強化自己響區內地位買來寶貴的時間。更甚者係阿兹鲁正考慮從埃及屬國轉會成為西臺屬國,並聯合色當及卡佚石攻城掠地,而卡佚石正係西臺的屬國。阿肯那頓要求阿兹鲁立即到埃及親自解釋,不得有誤,然而他選擇左無視埃及人的最後通諜,響呢個過程中公開成為蘇庇路里烏瑪一世的屬國。明顯佢係對西臺嘅保護好有信心,加上同烏加里特及卡佚石的國王強化同盟關係,阿兹鲁終其一生都成為西臺忠心的附庸。

蘇庇路里烏瑪一世鞏固在敘利亞的征服

卡佚石地區現狀

西臺在敘利亞的一年戰爭成功響當地建立左一個位於大馬士革以北,屬於西臺的附庸國網絡,尼克瑪杜公開成為西臺的傀儡,並被安排成為烏加里特的國王。卡佚石同亞摩利由本來係埃及嘅屬國成為西臺的屬國。然而蘇庇路里烏瑪一世並唔可以聲稱完全勝利,因為卡爾凱美什仍然在米坦尼手上。呢點直接導致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再次發動一場持續6年嘅第二場敘利亞戰爭,並最終將米坦尼的勢力完全擊潰,大大鞏固左西臺響大馬士革以北新征服得來的土地。雖然呢段歷史記錄比較破碎,但我哋知道響第二場敘利亞戰爭之前,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再次將目標投放響安納托利亞北部嘅卡斯卡地區。至於敘利亞嘅事務,就交比佢嘅兒子鐵列平處理。鐵列平本來被委派當基祖瓦達的祭司,現在他是阿勒頗的國王。

西臺決定將阿勒頗納入直接管治,並由西臺的王子直接當國王。當蘇庇路里烏瑪一世離開敘利亞後,米坦尼又再次越過幼發拉底河嘗試捲土重來,防衛西臺響敘利亞利益的重任,就落響鐵列平身上。鐵列平迅速對米坦尼的行動作出反應,征服除卡爾凱美什城外的卡爾凱美什地區全境,並留下600人的西臺軍隊駐守佈防。鐵列平其後返回烏達(Uda)會見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向他提供關於敘利亞局勢的第一手資訊,尤其係卡爾凱美什嘅局勢,以判斷蘇庇路里烏瑪是否需要御駕親征。但當鐵列平同蘇庇路里烏瑪都唔響敘利亞時,局勢似乎向著對西臺不利的方向發展。米坦尼的反擊使得西臺的防線備受壓力,而響圖坦卡門治下的埃及則感覺到西臺響區內嘅影響力正減弱,於是對卡佚石發動進攻。

由於受到米坦尼同埃及嘅雙重威脅,局勢緊急,西臺方面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很快決定親自率軍進攻敘利亞,並委派由太子阿努瓦達同親衛隊隊長玆達(Zida)率領的先頭部隊出發。他們的軍事勝利為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帶領主力部隊進攻卡爾凱美什鋪平道路。當他預備攻城之際,為防止埃及中暗中放箭,他派出軍隊襲擾埃及的屬國Amka,以報復埃及襲擊西臺嘅附庸國卡佚石。但呢點足唔足以平息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嘅憤怒?埃及人恐懼一旦米坦尼被西臺軍隊徹底打敗,西臺嘅主力就會同埃及無可避免地發生衝突。而對埃及而言,更大嘅麻煩仲係後頭,因為埃及王室即將面臨一場危機,危機的結果將永遠改變西臺同埃及之間嘅關係同歷史嘅發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