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時今日,靠鳩屌博上位的好事之徒一個都嫌多

香港的政治圈,有許多不同立場、派別、理念,亦有不同的崗位分工,但是也有許多人各有目的。立場有保皇派、反對派;反對派別,有泛民、本土;本土派理念也有港獨、城邦、歸英、永續基本法。崗位角色可有領導者、組織者、行動者、輿論者、投資者、支持者等等。

不過當中總有些人是純粹博取出位成名、譁眾取寵、吸引目光,為自己那種幼稚虛榮心努力經營。他們總是裝扮高人一等的智者,拿政治作話題,只講不做,四處嘲諷,批評謾罵。他們從不加入任何一派,沒有立場理念、也沒有論述主張,但同時很取巧投機的,選擇一個大多數人認同,或者就是較少機會被人批評的立場來依附寄生,就好像站在道德高地,大講特講不會錯的普世價值。

他們常以監察者自居,不斷監視大小政治人物甚至是一般支持者的行為言論,稍有不合心意,就會化身判官,割蓆批判。這種自命清高,自恃不敗的姿態,每當政治形勢有變,他們就會對以往寄生過的立場一沉百踩,裝成事後孔明,並且隨風擺柳到另一個新潮流。這樣的人,對什麼派別、什麼理念,沒有道義也沒有責任,可以隨時背叛出賣別人。

面對此種無賴,為義抗爭的香港人必須戒慎提防,並且要把這種人區別出來。這種人拿政治抽水,對局勢發展不痛不癢,也對政局毫無建樹,唯一得益就是替他自己換取個人名氣、影響力,享受萬人崇拜注目。

若是一介網民,或是在茶餐廳、在維園論政的廢老大叔,尚且沒甚影響;可是成為知名網民,具影響力的話,就是香港抗爭政局上的毒瘤害蟲。因為他笑罵論政,拿公事作私用,鼓勵網民就是一般港人,在如今大是大非的時刻之中,袖手旁觀、闊論嘲諷,除了影響與政風氣,而其過火的監視批判,就等同在全心為港抗爭的人背後插刀,拖其後腿,使之灰心意冷。

如今香港局勢嚴峻之際,中國共產黨的入侵步步進逼,若不抵抗,任何一位香港人被打壓也只不過是先後遲早的問題,誰都不能逃避。因此誰人都沒有特權可以躲在不同為港抗爭的崗位角色背後,旁觀笑罵、指點江山,否則就比那些不問是非的藍屍,不問世事的港豬更形不堪。是其是,非其非的為義港人,也必須先把這種裝扮同道、損人士氣的寄生害蟲清除,方可專心一致在不同崗位角色上全力以赴對抗共產暴政。

以下仔細舉例不同崗位分工:

  • 領導者,就是曝光的政治人物,多是議員、組織領袖;
  • 組織者,指建立組織的人士,包括領袖和成員;
  • 行動者,就是前線抗爭者、示威者、現身行動的後勤人員──例如街站義工、物資站急救站人員;輿論者,包括時事評論人、撰文著書的作者、電影製作人、文宣設計人、社交網絡專頁平台、傳媒記者、網絡紅人;
  • 投資者,就是捐獻人,例如金錢捐款、捐出物資、象徵式購買產品支持;
  • 支持者,就是一般關心政治、有特定取態的人民,可以是支持某派別,支持某理念,支持某領袖、某組織、某輿論者、某行動者諸如此類。亦可能因著支持而付諸行為,或行動或投資,甚至建立組織、擔任領袖。

可是,不同立場、派別、理念以至崗位角色,當中許多人都各有目的,甚至可是各懷企圖。一些真心真意的,有為香港,當然也有為中國支那。一些真誠相信和追求某派別某理念。一些卻是純粹為了自己私心利益而參與政治,有的是收共產黨錢,有的是抽政治油水、賺捐獻撈生意,有的是乘機媾女媾仔,有的則是本文特別點出的純粹為了博出位出名、引人注目。

在如此的政局,真心為港抗爭的人也要時刻儆醒提防政圈內表面志同道合,內裡各懷鬼胎的人。那些真誠愛中賣港,或是盲守和平大愛論者,或是趁機收錢做事、做事籌款,還有全心欺哄感情等等的人,我們可以從政治博弈揭露他們的真面目,又可因長時間的歲月洗禮,日久見人心,更可因政局日益嚴峻、打壓越盛而淘汰那些反智落伍的理論。至於潛藏我方陣營之中,那些招搖撞騙、欺世盜名的偽君子、寄生蟲,我們就唯有忍痛除蟲,杜絕後患,以免毒害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