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談五四

習近平就五四運動的歷史意義和時代價值舉行第十四次集體學習,期間提到:「要闡明中國共產黨和中國青年運動的關係,加強對廣大青年的政治引領,引導廣大青年自覺堅持黨的領導,聽黨話、跟黨走。」

習的話透露一事實:現今的中國青年已不太自覺的堅持黨的領導,聽黨話、跟黨走,中共對青年的政治引領薄弱。竊以為這是改革開放後經濟自由帶來的個人自主所致。

中國青年運動,主要是指五四運動,乃一場「外抗強權,內除國賊」的愛國運動。抗英、美、法等國的強權,除曹汝霖、陸宗輿、章宗祥等未能捍衛中國利益的奸賊。它並無政黨領導,全由北大學生自發,各地工商界響應。大家本乎的,是一片對國家民族關懷愛護的熱忱。

五四運動包含新文化運動,以新文化運動為先驅。而新文化運動正揭櫫「德先生」(Democracy,民主)、「賽先生」(Science,科學) 兩面大旗。

什麼五四精神、五四運動的歷史意義和時代價值,理應歸結到民主、科學、對國家民族關懷愛護上去講,捨此並無五四精神、五四運動的歷史意義和時代價值可言。

中共常把自己和五四運動劃上等號,其邏輯是:五四運動是一次徹底的反對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的愛國運動,中國共產黨正是利用馬列主義以達到反對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目的的愛國革命政黨。中國共產黨因此是承繼五四運動的價值而進入歷史舞台。

然而,五四運動的「外抗強權,內除國賊」,另一面就是維護中國的國家主權。中共起家時受蘇俄卵翼,毛澤東屢次感謝日本皇軍入侵,中共何曾維護過中國的國家主權?祖師爺正是賣國賊。

汲汲於闡明中共和五四運動的關係,只會適得其反,不然就會歪曲五四精神。「自覺堅持黨的領導,聽黨話、跟黨走」更似是延安整風的結果。整風後,親蘇高幹在中共黨內失勢,中共黨員和幹部的服從度和執行力強化,一律聽命於毛澤東。

習近平還說:「要回答好為什麼當代中國青年運動的主題是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鬥,為什麼當代青年必須把個人理想融入民族復興偉大理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清末民初列強環伺,不平等條約簽完又簽,國家面臨瓜分危機,當然要把個人理想融入民族復興。不過,今時今日,用中共官方講法,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實體,快將超越美國,既無不平等條約,瓜分之禍亦欠奉,要求青年把個人理想融入民族復興,未免不合時宜。

「找準當代中國青年運動在黨和國家工作大局中的著力點,激勵廣大青年在各行各業發揮生力軍和突擊隊作用。」

據此,五四運動就只有工具的價值,是「激勵廣大青年在各行各業發揮生力軍和突擊隊作用」的手段而已。這樣對待五四運動,算不算客觀認識及把握它呢?

習近平說:「把五四運動放到中華民族五千多年文明史、中國人民近代以來一百七十多年鬥爭史、中國共產黨九十多年奮鬥史中來認識和把握。」

從中華民族五千多年文明史的角度看,五四運動與東漢太學生清議、明末東林書院高舉「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一脈相承,都是憂患意識的表現。

從中國人民近代以來一百七十多年鬥爭史看,五四運動是一場維護中國國家主權的愛國學生運動。

從中國共產黨九十多年奮鬥史看,五四運動給予馬列主義及中共崛起的機會,馬列主義卻違反科學與民主,中共卻一而再再而三依附外國勢力 (現在仍有大量高幹子弟於外國定居、讀書),迄於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