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韓國瑜說說「民意」這東西

黃毓民評論韓國瑜訪問中聯辦,筆者以前就其觀點提了些許意見,拙作底下有些留言指筆者「上綱上線」,「無視台灣大多數民意反對一國兩制」,仿彿在民意的捍衛下,韓國瑜通匪是沒有問題,也不會撼動台灣的主權獨立一樣,甚是有趣。

在香港,時常有親共文人或建制政客以「民主不是靈丹妙藥」作反對政制民主化的理由,我們也曾駁斥這種觀點,但駁論的起點總不會是「民主是靈丹妙藥」,而是「民主不是靈丹妙藥,但這根本不是反對民主的恰當理由」。我們不能否認民主制度不能解決所有問題,因為這世上根本沒有完美的制度,只有相對較好的制度。

但原來真的有人會認為,只要有民主制度在,我們就能「大安旨意」,這似乎是一個值得關注的警號。

二零一七年末,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發表名為”Sharp Power: Rising Authoritarian Influence”的報告,「銳實力」一詞正式出現,針對中、俄等國家,以利誘方式,操控、歪曲信息,影響受眾,使有利於己的輿論成為主流。

民主基金會指出,威權國家利用民主國家的自由、民主環境,通過運用自身政治、經濟影響力,約制及操控當地輿論,例如中國利用人才交流項目、文化活動、教學課程、媒體合作等,俄羅斯則透過電視台RT、研究所等,在網絡及現實社會作文宣工作。這些行為的目的是影響當地決策層和輿論,爭取當地人支持,藉此中和對威權政府的批評。

依某些人的論調,西方民主國家大可不必擔心,因為人民是理智的,有民意的制約,政客為了選票不會太離譜,一定會維護自己國家的利益。

然而我們可以看到西方智庫、媒體、學者等,都並不同意如此「高論」,對於共產主義的滲透,從50年代的麥卡錫主義,到今日中俄主導下,新式的「銳實力」攻勢,他們一直在提防,因為「民意」從來不是鐵板一塊,隨時可以逆轉。

2017年12月中,澳洲工黨第一位伊朗裔議員鄧森(Sam Dastyari)宣佈辭去參議員一職,便與收受中國商人金錢利益、繼而就南海問題發表有利中國但與其政黨乃至政府立場相違的言論、主張澳洲「應尊重中國在南中國海主權」的政治醜聞有關。事實上,鄧森曾阻止其負責外交政策的黨友與香港泛民人士見面,在2016年9月,鄧森亦因中國政治獻金醜聞而辭去工黨前排議員職務。

2017年8月,具中國背景的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學者黃靖,被新加坡政府內政部高調 取消PR身份與被永久禁止入境,官方的理由,是黃靖乃為某國「代理人」。

近的來說,台灣最近的各大小臉書粉絲專頁都收到訊息,開價聲稱想收購其專頁,其後有網民發現接案平台104外包網,出現徵求「支持和平統一」的政黨FB粉絲專業管理小編提案,工作內容是管理黨內粉絲專頁的發文與宣傳案件,但上述提案目前已下架。

民國粉最愛的蔣經國先生曾經說過:「與中國共產黨接觸(談判),就是自殺行為,我們沒那麼愚蠢。」

看來經國先生的悟性比某些人高一點。

沒錯,反對一國兩制是目前台灣的主流民意,但認為政客恃民意可以玩走鋼線遊戲,與中共與虎謀皮者,與弱智何異?被批評了,惱羞成怒,拿出輩份來壓人,更是十分華夏。建議「梗係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人應該反思,是否對得起蔣公與經國先生的教晦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