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我們在做大誰的餅?

《到底我們在做大誰的餅》

在理大集會後,何俊謙上了D100接受訪問,當時就好多反對聲音,畢竟D100是鄭大班及泛民喉舌,很多人亦利用反對聲音去攻擊一些人,所以我明白反對的原因,但有一句話,我到了今天還是不太理解:「不應該上他們的台,我們應該做大自己的餅。」

當下我想起黃台仰在光復行動後被捕,其中一次保釋後,因為當時接受了社民連的協助,所以便和學聯和社民連合照,反對警方濫補,之後都是被各方圍剿,認為他不應該和學聯,社民連同台讓他們得益,和何俊謙被插的情況雷同。

前一段「不應該上他們的台」我都尚算理解,一直反對他們,但突然又和他們同台,確實有些衝突,但後一段我就想問一句:「這塊餅是誰的餅?」

「獨派可本土,本土未必獨」

某次集會之後,同一位同道談起近況,我們都覺得「做大塊餅」是首要的工作,其實這是由一四年談到一九年的目標,只是由梁天琦在新東補選後,確立了以「本土」為基礎的第三路線後,經歴很多風波後,很難去建立一些組織,很明確地指出如何去做,有何計劃和未來藍圖,所以「做大塊餅」對一些民眾來説,他們就是找「看似立場明確的事物」,作為重心去嘗試「做大塊餅」

但同時亦開始出現泛本土化的情況,各派各黨,甚至新舊人物,都會打著「本土」為旗號,讓人覺得自己的主張,不再是以前的民主這樣簡單,或者和舊有政治主張太多關聯,不好聽一句:阿豬阿狗都可以掛上「本土」去招攬群眾,正如我曾經在《本土並無派可言,只有一股思潮》中提及 —

「依家講本土派,唔係指組織或領袖,唔係講有意見領袖,而係講『一班共同擁有本土主體意識嘅民眾』老實講,乜嘢叫『本土主體意識』,每個人都有一個睇法,一套原則,一條底線,記住係『以個人計』,唔係以『組織為單位』。」

所以特別當「本土組織」沒落,只餘下難以入屋的「獨派組織」時,根本這塊餅是難以做大,因為一六年後,不論獨派也好,本土派也好,這些第三路線的人,都有一個尷尬的局面,在本民前和青政半退場,第三路線已經無力發起行動,你們想想一眾獨派組織,也是靠本土莊學生會掩護,才可以舉辦魚革三週年集會,所以要正正當當做大塊餅,其實是困難,更重要我曾說:「獨派可以係本土派,本土派未必係獨派」

「本土派需要的不止是反對」

對,其實本土派不是理所當然會支持獨立,有時本土派的思想,因為「本土主體意識」,確實靠近獨派的想法,但不代表會支持獨立,所以才會有城邦論、歸英論的生存空間,而現在部份「本土民眾」,其實還有上述論述的支持者,但只是不信其作者,或同旗下的支持者有所衝突。

所以我才會說「本土」,現在是個人計的原因,只不過當他們反對人上D100,原因是他們認為還有些平台是屬於本土派,又或者彼此也在反抗共同對像,與其「益」對家,不如去這些平台對大家更好,對此我只會說認同一半,因為並不是所有平台,是對所有有益,就好像黃毓民的MyRadio,我會覺得是一個適合的平台,是因為不論是黃毓民本人,還是其各大節目主持,不論他們的立場認同與否,最少我們知道他們有明確的立場,及清晰的政治傾向,縱使有所矛盾,也會知道分歧所在,合作與否原因大家也容易理解。

但對於「沒有明確意向」的平台與人物,他們的存在就是我另一半的不認同原因—當一六年後,本土和獨派,都因為政權各種打壓下,走向低調和不宜公開,亦當大家對「本土」存在各種想法,一些以「反對」為主的平台,除了反對一些團體和政黨外,但這些平台還有什麼傾向?沒有人知道,你不知道何時會得罪他們,你只會知道他反對什麼,也不容易理解他們的主張,甚至不會理解他支持什麽。

而這些平台以反對做招牌,這樣有錯嗎?不,我不是說反對有錯,以我做例子,當日熱城清算他人時,我都有站出來維護一些人,因為清算是錯係事實,也正如反泛左支黃,是因為他們長期不作為的一種追究,但指出他人的錯,或強調已經證明錯誤的事實,或反對一些行為不當的組織,是一件很廉價,而快速吸引大眾的事,而有意義的反對,是源於:「反對是為了建立另一個,真正為了民眾的路及想法,才會選擇反對他們所作所為,而不是單純乘勢反對,吸引大眾支持。」

「這塊餅到底是誰食」

所以在這情況,沒有共識或真正互信下,在這些平台下做餅,根本無餅可言,相反更多情況,有些人用「做大塊餅」為由,得到支持和利益後,但受益的人有誰?根本沒有人知道,所以我們不能簡化問題。

當我們提出「做大塊餅」的時候,必需要明確指出,這塊餅是為什麽做大,為誰去做,單單憑「本土」兩個字的話,就像過往為民主而強行團結,含淚投票,又或者為了不面對分裂,在選舉大叫本土要贏,最後?大家也看到結局。

同樣道理放在「反對」,我們可以為「反對」一些事而合作,但因為「反對」而做大塊餅,就是另一回事,因為「餅」的意思,除了發起組織,團結民眾,而更直白的說話,是聚眾後的利益,包括權力、錢財、影響力,話語權,這些事就是本土各派和獨派,一直以來想做到的事。

但進一步來說,這塊餅縱使不是為了這些組織,在今日的時勢,還有一大班在牢獄義士及其家人,或面臨政權打壓的人,更需要得到這塊餅的幫助,一旦落在一些對香港將來無責任,甚至是無立場可言,隨時變回網民的人物身上,到時根本毫無助益。

當然,這些事最後是個人選擇,但當你曾經自居本土派,或支持本土的民眾,請想清楚這些事,畢竟當日出現本土派,就是要擺脫香港人過往的陋習,首先就是「思考」,想一想要支持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