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談政治的香港房屋問題

澳洲公共廣播機構 SBS 一個叫 Dateline 的時事節目,製作了一段講述香港房屋問題的特輯,上星期(4月9日)在 YouTube 播出,點擊率已經超過 60 萬。24 分鐘的短片,在第一個受訪者後便急不及待強調香港人口 750 萬,但有 70% 的土地 “remains unused” (沒有好好被利用),用在房屋用途的土地更只有 7%。記者訪問了不同階層的香港人,住在淺水灣的富家女、被 DQ 了立法會議員資格的羅冠聰、幫助深水埗明哥派飯的義工、住劏房的獨居婆婆、擁有兩輛法拉利的珠寶商、公屋媽媽等等,大家都異口同聲的說:香港住房實在太貴太難負擔了。結束前,鏡頭一面影着街頭拾紙皮的婆婆,旁白一面說香港政府一年花在福利的支出高達 920 億,但昂貴的住屋費用令香港窮人難以維生。

如果我是外國人,對香港沒有什麼既定印象,看了這段介紹,會得到什麼印象呢?香港的低下階層當然生活得很艱苦,但香港的有錢人也十分關心窮人的生活困境,而且香港是個細小的城市,高樓大廈密佈,政府花在福利的支出也十分多,香港政府可說是盡了力解決問題吧。

澳洲記者幾個訪談對象,其中一位是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羅冠聰在短短兩分鐘的剪輯片段提到,中國資金大舉投資香港房地產市場,令香港的房屋大量空置,造成香港房屋短缺問題。筆者有理由相信,羅冠聰在這個題目不可能點到即止。羅冠聰有沒有對澳洲記者說香港立法會有一半議員由功能組別的小圈子選舉產生?這些議員又有多少是香港地產商的代言人,對有損地產商利益的法案投反對票?2014 年佔領運動失敗後,港共政權又如何肆無忌憚的取消年輕一代參選和當選的資格?羅冠聰身為被取消資格的立法會議員,記者只提及他是香港歷來立法會最年輕的議員,但對他被 DQ 卻隻字不提。記者不可能找羅冠聰訪問而對他這個重要背景一無所知吧?唯一的解釋是,記者不想把政治因素帶入這個探討香港房屋問題的節目,亦即把這個探討「去政治化」。

這種「去政治化」探討民生議題的時事節目,還要由「外國勢力」的公共廣播機構製作,對林鄭為首的港共政權,可說是如獲至寶。新時代中國的價值觀就是「只談民生、不談政治」[1]。你這些蟻民理那麼多政治來幹嘛?給你飽飯吃、讓你有賺錢機會,你還不滿足?到你衣食住行都出現問題時,也不到你一介草民干政,黨自然有解決辦法。那些辦法你喜歡不喜歡,對你利益有沒有損害,你都要一概接受。最近訪問香港的台灣高雄市長韓國瑜,就是這種新時代中國價值觀的台灣代表,「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高雄人拚經濟就好,政治是台北人的事」,把民主理念下的討論協商定調為負面的「談政治」,便輕而易舉的把民主程序從民生議題中括走。

稍有政治經濟學概念的記者,都會知道貧富懸殊這個社會問題,是百分之百的政治問題、社會資源分配問題,並非供應不足令價格暴漲的經濟學 101 那麼簡單。片中說香港用在房屋的土地只有 7%,但沒有說明,香港的私人住宅單位,達 160 萬個,而香港的公營房屋,亦有 80 萬個。750 萬人住 240 萬個單位,平均一個單位住 3.1 個人,香港人就可以安居樂業。世界上當然總有富人窮人之分,每一戶人家也不可能限定最少要住 3 個人。沒有民主選舉的資本主義社會,政府政策一面倒向富人傾斜、或放任不管,富人以爭取最大得益為理由,最終會只把窮人「趕狗入窮巷」,而香港社會就是如此景況。政府對貧富再分配的干預是什麼?就是政治。

受訪問的劉姓富家女、或在置地廣場經營珠寶生意的施念德博士,他們可能都是真心想幫助香港窮人的香港有錢人。但就和劉德華一樣,他們可能意識不到、或者不想意識到,香港的房屋問題其實就是政治問題。劉德華想出一分力解決問題,響應號召支持填海,到頭來碰到一鼻子灰。香港人政治冷感、叫別人不要把任何事都扯到政治,「只談民生、不談政治」,不把問題的根源死結解開,只想做些表面功夫小修小補,最後發現所花的力氣徒勞無功,問題越來越嚴重。香港的房屋問題,和香港其他一切大大小小的問題,就是在這種困局之中。

[1]促成「支爆」是防止中國意識形態蔓延的最好方法: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9/03/04/42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