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民國死忠面對事實 – 勿為反獨而容共通匪

其實有關韓國瑜訪華,自己又好,定其他人都好,都寫過好多文章,但都係有啲人,因為立場同利益,而刻意去踩低成個路線,但又言而無物,所以今次係反駁又好,定回應又好,無乜所謂,我今次就去搞清個事實同總結以前一啲文章,去講下一啲近排因為韓國瑜產生嘅風波。

有關韓國瑜訪華一個事實及兩個問題

有啲事實,無論點樣轉移話題,都係會存在:

「韓國瑜先生係中華民國嘅高雄市市長,係中華民國嘅地方首長,然後佢係訪問敵區政府嘅行程中,無同中華民國中央政府報備全部行程,然後同中聯辦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戰部秘密會面,成為首位訪問中聯辦嘅地方首長,俾香港媒體揭發密會後,要返到中華民國先補交報備。」

以上係事實,無人做到假,唔係抹黑,而係件事就得出兩個問題:

1:「中聯辦同統戰部,負責中國邊方面嘅經貿,有需要訪問嗎?」

2:「係隱瞞同唔知會中央政府嘅情况,同中共政治部門秘密會談,點樣無通敵之嫌呢?」

如果唔面對個事實,同拆解兩個問題,所有幫韓國瑜正當化行為嘅言論,同解釋都係廢話,而其實正式評論黎講,主要係評論韓國瑜咁做嘅影響性,同發展嘅可能為主,無乜人講去經貿訪談係錯,但會強調俾滲透風險嘅事實、無人講做到生意有錯,但實際只係簽左MOU(諒解備忘錄),唔係正式經貿合同係事實、國共兩黨係連胡會同習馬會後,有合作基礎亦係事實。一直以黎,好多關於韓國瑜嘅評論,係圍繞呢啲事實去寫。

從來大家談論嘅嘢,唔係單純「對錯」咁膚淺嘅層面,香港對呢件事評論,主要係以「負面」評論居多,主要係:「我地已經見識過好多政客,以為可以一邊唔受中國影響,一邊同中國打交道,自以為應付自如,最後俾中國反客為主。」特別當韓國瑜係以反對「一國兩制」做立場,但依然密會中聯辦同統戰部,其實好難令人唔聯想到,香港個一大班打住反共,但又同中國互通有無嘅民主政客。

唔好再用理所當然嘅態度去害人

當然聽唔聽到,睇唔睇到一件事,可以反駁啲可能係無可能,啲影響無諗得咁嚴重,都無乜問題,觀點角度唔同有衝突正常,但韓國瑜無報備,然後暗會中國政治部門係事實,事實就係事實,我唔理你係乜人都改變唔到,然後衍生嘅兩個問題又兜唔到,仲要自以為是咁理所當然覺得,台灣有軍隊,有主權,有民主,邊有咁易俾人出賣?

係啊,好多人用呢點,去鬧評論韓國瑜嘅人無見識,將香港投射到台灣,但君不見烏克蘭有軍隊,有主權,有民主,都有國土俾親俄份子割據,兼俾俄羅斯吞併?委內瑞拉有民主選舉,但國家變成點?英國係現代民主起源國,但一次公投搞成點?國家有制度可以確保運行,有力量代表可以自保,有選舉代表民眾有權參與國家事務,但係一個國家上下,無危機感同無國民共識,對國家認同處於兩個極端,就算幾有力量,有制度,有選舉都好,係可以俾人乘虛而入,俾敵國滲透分化,唔好理所當然覺得現狀會保持,理所當然係好危險嘅想法。

記住,我哋依家講緊中國全面滲透台灣,係一件存在嘅事實,借和平統一去美化滲透,有證據丶有學術分析丶甚至中國有官方文件佐證,而我地香港人係親身見證,中國係點樣「和平滲透」一個地方,令原本偏向恐共嘅城市,逃避共產黨而黎嘅人,演成親中甚至愛國愛黨。

依家不單止唔提防,甚至批判緊叫提防嘅人,就係因為理所當然咁認為「無咁易做到」,仲要講人地要和平先會咁選,唔指正唔提醒都算,阻止人地去講,罔顧種種事實,特別當國民黨係否定一國兩制,但將兩岸和平協議放入黨綱,而明知簽署和平協議係會將台海問題內政化,外國到時無從插手,係咁嘅背景下去麻痹大意人地民眾,係會害死人地國家,同賣台無分別架。

有矛盾分歧無問題,但唔好因立場誤人誤事

有時我自己都講本土各派水平未夠好,論述唔完整,俾唔到人將來,甚至我出過文講獨派,有無將香港推倒重來嘅決心去獨立呢,本土派未成熟,未夠好共識黎架,但係我地有面對呢個事實,無搵藉口俾自己點解做唔到,如果有人用黎啲嘢去講,本土派講嘢無料之類,除左欣然接受者無乜好講,但用呢所謂理由就忽略所有嘢,去講所有言論都不值一提既話,我就唔會接受。

因為資格論被人駁到文不值,就用咁嘅態度去講嘢,用人身攻擊去忽略內容,然後去評論人地啲觀點,有說服力咩?咁樣只係講緊立場,講緊派別,眼入面淨係睇到自己條底線,亦對件事根本無幫助。就拎韓國瑜單嘢咁講,連上文嗰一個事實,兩個問題,都完全解唔到唔去面對,就一味話人水平低兼無料到,可以令大眾理解件事咩?

有啲事立場唔同就無可避免嘅,其實係呢五年,我地見唔少,甚至有啲人係事主。但因為覺得自己無錯,所以到今日無汲取過任何教訓,都無乜好講。有啲事立場唔同,想法不一,因為我地都知,有啲價值同目標,兩邊係接受唔到,就各自表述就可以,唔好勉強去分對錯先,但唔好學埋個啲「九二共識」咁,無共識扮有結論,久而久之就迫人承認點樣先叫啱,我都唔想刻意去駁啲乜嘢,去針對邊個邊個,但係用呢件事黎講,呢啲情况可以避免架,以事論事,講理據講事實。

香港人發聲係義務,亦係對抗中國威脅嘅一環

我曾經直接講過:「不論國民黨、共產黨、一眾大中華主義者,都需要一個任何形式的「強大中國」……只要動搖其中一項,台蒙疆藏港東海南海等地,就是大中華崩盤之日。」*1

所以我唔意外啲分歧,始終有啲價值觀同思想,同我地呢代有差異,反共只係求同存異嘅條件,當黨派利益大於反共立場,就自然就有磨擦衝突,始終反共無乜大不了,黃霑都反共但支持廿三條,只係估唔到俾一個咁嘅投機主義者,就輕輕鬆鬆挑起分化,有啲人唔想人針對韓國瑜,講香港人無資格,係我眼中只係唔想香港人插手影響,國民黨最有機會,同最高民望嘅人去選總統。

我知道有啲人覺得,保持中華民國現狀勝於台獨,甚至唔願「中國政權」消失,所以就算明知國民黨不堪入目,同中共互通有無,都要拚命為反台獨,而反民進黨,對此我寫以下嘅睇法:

『一些人認為或者美國不願台灣獨立,也不願他們靠攏中國,所以一定會為台灣保持現狀。

請不要理所當然地認為,美國會為台灣玩零和遊戲,世界不斷改變,利益形態也是,可能保持現狀是局勢限制,或者「保持現狀」並不是問題,問題在於「台灣人要以甚麼的身份認同去保持現狀」?』*2

當局者迷,我地對華係局內,對台係局外,我地無力阻止中國點做,但我地可以講中國點做,呢個係我地香港,係面對中國威脅全球嘅義務,因為我地身受其害,所以當人有將黨派利益,高於應對中國威脅,呢個係講唔通。

尾聲—「本土,民主,反共」

其實係清國俾推翻,中華帝制斷絕後,以「傳統道統文化為體嘅多民族帝國嘅舊中國」就已經斷絕左,而「以中華民族為體嘅現代民族國家嘅新中國」亦因為中華民族嘅不實,其實個主體已經開始崩塌,就算不斷講各族同道統文化有乜關係,同道統文化有乜認同,都無可能再連接,但中共拎住中國身份認同,打住同一文化,同一民族,我地都係中國人,去蠶食滲透台灣,所以喺台灣對中華民族抱殘守闕,其實對所謂中國文化,同對台灣,甚至都唔會係好事,而只會淪為中共嘅領土

對台灣最好嘅方法係,中華民國慢慢去中脫華,正式在地本土化,唔再拎住中華民族做主體,先可以一邊容納在地中國文化,融和台灣過往多種傳統文化,而唔係依家咁拎住統一、中華民族、中國人身份,分裂台灣兩千三百萬人。

咁做既降低因為中國威脅,對其文化嘅憎惡,二來亦係唯一令民國永存妥當嘅方法,三來就係配合到美國唔主張改變現狀,但同時符合美國對台期望,令台灣以民主制度下,而令國家更自立自主,成為一個民主國家

咁樣先係真正嘅「本土」,「民主」,「反共」,但對住抱住大中華半世嘅人,聽唔聽得入耳就另一件事。

引用:

1:《「大中華」的心腹大患 – 自然獨世代》

2:《是台灣,還是中華民國?又一場找不到共識的局面》

延伸文章:

盧斯達:韓國瑜與談韓「資格論」

邱泰然:邱泰然輯錄沈伯洋有關中國學習俄國滲透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