黐線

「佔中案」裁決,九名被告大部份控罪罪成。

對筆者來說,汲汲於強調「佔中」已經足夠荒唐,佔領金鐘就有,何來有真正的佔領中環呢?

九被告中的陳淑莊,被判「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讀者如果記憶力好,當年的九二八晚上,她是呼籲群眾撤退。事實上,不只「四眼陳」,許多泛民頭面人物當晚擔心六四屠城會在香港上演,反覆呼籲群眾離開。全賴群眾自發不願退去,甚至殺出旺角、銅鑼灣,佔領行動才能遍地開花,三足鼎立。

沒有煽惑變了煽惑,無佔中變了有佔中,都未算,法官怎樣評價佔中三子呢?「認為有數以萬計的人參與佔中,就會令政府回應真普選訴求,而不是立即去驅散示威者,此乃不切實際。同時,相信政府在一夜之間作出讓步,推出三子提倡的普選方案,實屬天真」。

筆者無意質疑法官的法律專業,但他確實不通曉政治!

台灣現在為何會有一人一票選總統?1990 年的野百合學運是一個關鍵。野百合學運正是六千名來自台灣各地的大學生,集結在中正紀念堂廣場上靜坐,提出「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訂立政經改革時間表」等四大訴求。按照法官的邏輯,當日六千名大學生「佔領」中正紀念堂廣場也是天真?也是不切實際?如果天真、不切實際可帶來政制的開放、社會的文明進步,天真、不切實際有何不可?

況且,凡提出一政治願景,它的本質必然是天真和不切實際。美國獨立戰爭前,世上哪裡有實行民主憲政的共和國?蘇聯成立前,世上哪裡有實行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度?英美自由主義、馬克思主義,在初時提出、宣講的階段,本質上都是天真和不切實際。佔中三子是政治理念的提出者、宣揚者,他們天真和不切實際是正常不過,有什麼值得非難?

政府不講究事實,司法向行政傾斜,政治常識貧乏,連天真、不切實際都是錯。彭定康從政多年,看出這個百年難得一見的怪現象,發不平鳴:「以不合時宜的普通法控罪,向佔領運動參與者採取『復仇式檢控』(vengeful pursuit) 將嚴重撕裂香港社會」。林鄭竟忙不迭出來不點名批評肥彭所言是謬論、毫無根據、破壞香港聲譽。

香港聲譽是不會被一些言論損害的,它只會被一些具體的賣港行為破壞。不去解決指出問題的人所提出的問題,反而去解決指出問題的人,令人想起大飢荒時毛澤東解決直言極諫的彭德懷。

過往外國發表對香港狀況的批評,政府一貫做法是不作回應。動輒回應,還要起弶,此乃中共外交部的作風。林鄭化身華春瑩,肥彭的話是否謬論、毫無根據,大家可想而知。

無奈普羅大眾對「佔中案」始終未予太多關注,部份寧願眾籌十六萬搞頭版廣告嘲諷 689 自慰。周融能夠滿懷自信開記招宣佈「反佔中勝利」,正是受益於香港人的墮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