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萬蚊可以造到一部時光機

你無睇錯。16萬的確造到一部時光機,無超支無僭建無偷工減料,名正言順咁整好咗。只不過,呢部時光機唯一可以帶回過去嘅,就只有香港人嘅民智。

香港人的民智,終於完全倒退回到雨傘革命之前,將廉價表態當成抗爭的歲月裏。

香港人期盼已久的團結,在幾個小丑的指揮下成功上演,以蘋果日報為舞台,演出了一齣政治鬧劇。我實在無法想像,一座城市經歷了雨革、經歷了初一,現正面臨極權的全方位劫殺,最後想出來的「抗爭」手段居然是登報恥笑一個過氣的前掌權者。

從結果看來,到底是誰恥笑誰,尚是難以斷言。可是有一點我卻可以肯定,這次登報事件中最感到憤怒的,一定不是某位過氣前掌權者,而是那些參與過多次行動,出心出力而又無法力挽狂瀾,見證了新時代的希望後又再次遭受極權巨輪輾壓的抗爭者。

從他們的角度看來,自己有份推動過的步伐,完全倒退回到起點,即是2014年之前。當時,大家都不滿香港多年累積、凝固的政治格局,決定親身行動,由下而上,以不依賴代議士的方式奪回自身應有的權利。即使被權貴和社會賢達多番打擊,可是也確切地嘗試過打破「衝就係鬼」的偏見,成功豎起一支不一樣的旗幟,讓香港人看見抗爭原來不是只有議會抗爭和永續社運,爭取民主不一定要通過乞求。

雖然,自DQ事件之後,那些抗爭者曾經掀起的巨浪已然差不多消耗殆盡,鳥籠議會內那些倖存的九萬八從業員再次回到2014年前的常規操作。可是那些抗爭者仍然相信,這池死水有因為他們而激起過浪花,香港社會因為他們的作為而有所改變。縱使那些改變不多,像一座廣闊的廢土裏被埋藏於地底的幾顆金沙,可還是足以慰藉的。

然而,這種渺小的慰藉,在這次登報事件中被再次踐踏。那些抗爭者發現,原來香港人真的回到了過去-只要表過態就滿足的時代。見到好多人都留言:至少登到頭版,有做到「實際嘢」、可以「出啖氣」。但我認為,這種所謂的「實際嘢」,做了只會令那些願意為香港犧牲的人寒心。他們要的不是「出啖氣」,他們要的是未來啊,你們明白嗎?

當然,我們不應該完全否定用廣告作抗爭手段,軟性的宣傳手段也有可取之處。廣告做得好,可以促進思考、推廣正確的價值。一張精彩的政治廣告,可以啟蒙大眾,甚至足以動搖政權根本。現時香港面臨諸多嚴峻議題,有哪一項不比和一個前掌權者鬥氣重要?宣傳那些議題,無論如何也更有意義。曾經有人出錢刊登反蝗廣告,向大眾解釋新殖民數字何其可怕,表達得一針見血,甚具教育意義,那就很值得欣賞。

反觀這張價值16萬元紅噹噹的東西(對,我拒絕稱之為廣告),幾乎沒有內容可言,看不到一絲反抗的鬥志,也沒有任何啟發性的思考,唯見政治娛樂化的空洞,充其量只是一個不好笑的笑話。一件過氣廢老上網做9upper,你就花大錢登報反擊,登完之後他還是笑騎騎的;只不過,許多人仍覺得用大炮打蚊滋,還是打不準的,都算是「做咗嘢」、「打擊到梁振英」。政治廣告也有分三六九等,偏偏,香港人選擇了一窩蜂地參與鬧劇,選擇了最等而下之的手段,隨著幾個小丑起舞,為一場廉價的政治表態而沾沾自喜。

好多人都好鍾意問「一味話人,咁你又做咗啲咩呢?」這個問題我從2014年聽到今日。自己做過什麼,自己知道就夠,難道次次參與討論,都要羅列一張政治參與CV嗎?也會有人問:咁你又有咩高見?好簡單,香港地最需要錢的,絕不會是肥佬黎。那些被港共政權用陰狠的司法手段瘋狂狙擊,以至前途盡毀的抗爭者,才是真正有需要的人。

香港人,願意籌出16萬的話,可不可以不要用來造時光機?可不可以不要回到從前?可不可以學懂Don’t make stupid people famous?可不可以只求「出啖氣」?可不可以幫助那些真正有需要的人?

可不可以,開拓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