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應該怎樣反對《逃犯條例》修訂?

港共政權以一個香港年輕男子承認在台灣旅行時殺死女朋友為由,提出《逃犯條例》修訂,把以往和香港司法制度沒有逃犯移交協議的國家,包括中國和台灣,亦包括北韓和伊朗,納入香港法例容許移交逃犯的地區名單之列。法例一旦通過,中國某某省市法院一紙公文要求香港引渡,香港行政長官大筆一揮簽字批准,香港警方入境處等等部門,便可以合法拘捕目標人物,再不需要勞煩中國出動國安部密探,千里迢迢南下香港了。香港法庭的角色,僅在目標人物上訴時覆核所需文件是否齊備。所謂的香港法庭最後把關,可以騙誰?

中共以《逃犯條例》暗渡陳倉,繞過二十三條立法,達成國家安全法在香港落地生根的目的。泛民主派十多年來洗腦式宣傳,香港人念念不忘的惡法就只有二十三條亦即國家安全法,港共硬推其他惡法,香港人一來政治意識吸收能力向來極低,短時間內消化不了移交逃犯又與自己何干?二來這幾年港共完全改變了過往先諮詢後推行的慣例,香港人一向勢利,沒用的事便懶得去做,明知反對無效又何必勞心廢力去群起反對。

另一方面,去年十二月初加拿大為美國捉拿「華為公主」孟晚舟,中國意識到美國開始動真章,利用美國在全世界的盟國網絡,對付為中共游走在國際社會的紅色商人。及至今年二月中,港共保安局局長忽然以時間緊迫為理由,要求立法會馬上對《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條訂立法。中國試圖以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特殊地位,回贈歐美社會一把利刀:你們的公民必須經常進出香港嗎?你敢捉我華為公主,我也快有法例把你的麥當勞王子引渡去伊朗北韓等國家。商人避談政治,但香港美國商會罕有地發表聲明反對《逃犯條例》條訂,香港的商賈名流也人心惶惶,不知道共產黨會不會相中自己。

香港的反對派又如何起來反抗呢?堅守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的泛民主派,上週日發起遊行,參加人數超過一萬,比預期為多,便十分滿意的說準備在修訂條例審議時,包圍立法會,向議員施壓。歷任港英和港共政府第二把交椅的陳方安生,上個月底出訪美國,意外地獲美國副總統彭斯接見,會後她亦提到美國反對《逃犯條例》的立場。派小貓幾隻到公民廣場示威、街頭遊行、包圍立法會、告洋狀,大概就是香港反對派想像能力的極限。否則,香港的自由開放程度,也不至淪落到今天的田地。

遊行示威、包圍立法會等等,對一個會聽民意的政權或許有用,但對港共中共卻毫無半點作用。既打不到中共的痛處,更有可能令參加者招致無謂的官非指控。遊行示威這些做了 N 年的指定動作,不是不可以做,只是在現今中美兩國角力較量的國際政治環境下,遊行示威必須配合「外國勢力」才有機會成功。陳方安生不是去了美國「唱衰香港」了嗎?見的更是美國鷹派副總統。

然而,要擊中中共死門,單靠香港過氣政客去一趟美國,絕對不足夠。與其花時間游說和教育冥頑不靈的香港人,不如花錢花精神去告訴西方國家的廣大民眾:中國為報復美國要求加拿大引渡華為太子女,命令香港修改法例,令任何過境香港的歐美公民,都有可能被移交到中國、北韓或伊朗這類國家。

最快的宣傳方法,莫過於在歐美各國有名的報紙頭版同一日賣廣告,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各選左右立場異迴的兩份報章,最好亦能找到懂德文法文的同路人為德法兩國的報章廣告翻譯。廣告必須大字標題:「出遊香港、變去北韓」,以西方民眾一致討厭的極權國家北韓與香港掛勾,再詳細講解香港為何準備修訂逃犯條例,和對他們可能的潛在風險。廣告必會招來更多報導,亦因條例修訂涉及西方國家公民的人生安全,所以極有可能掀起西方社會民眾,對香港新一輪的關注。

西方列強當然不會純粹因為道德原因,為香港人出力擺脫中共的魔爪。看看緬甸屠殺羅興亞人,西方只是擺個姿態褫奪昂山素姬的某些榮譽獎項,可見一斑。然而,斷言西方列強必定不會介入香港事務,只會「睇住香港死」,即不明白香港對歐美的政治戰略地位。可是,要西方民主國家的政府全心「做嘢」,必先煽動其國民民意。上面例子說到的緬甸,雖然和香港一樣曾經是英國殖民地,但緬甸的屠殺對歐美群眾遙不可及,就像中東發生炸彈爆炸這類新聞一樣,歐美的新聞報導是為駐守中東地區的軍人家屬而設,普通民眾可謂漠不關心。但是,當屠殺現場搬到西方陣型的城市,例如上個月紐西蘭基督城的無差別槍殺案,歐美民眾就會馬上緊張起來。為什麼?因為兩地的價值觀相近,心靈距離近了,切膚之痛也就深得多。

香港離開英國殖民地統治、成為中國一部分已經二十二年。筆者不能信心十足的說,歐美民眾關心香港社會的程度,會和更遠的澳洲紐西蘭差不多。不過,寄望高高在上的美國政客的一念之仁,香港人倒不如向西方民眾求救-而今次求救,其實亦牽連到他們或他們出入亞洲做生意的親朋戚友的人權保障。他們會關心中國把香港的所謂一國兩制徹底毀約,並非一廂情願。

打蛇要打七寸。廣告的宣傳可以列明要求中美貿易談判,美國要考慮香港逃犯條例修訂這個因素,甚至「你做初一,我做十五」,逃犯條例必須與某些貿易談判條件掛勾。只要美國民眾覺得要求合理,美國的鷹派談判官員何樂而不為,知道如何對付中國,所以廣告不必自作聰明的在這方面畫蛇添足。

不過,香港一眾「中國問題專家」聽到此等意見,定必大聲疾呼:「唔好激嬲共產黨!」要花錢登報賣廣告嗎?用在已經失勢的梁振英,「高級紅」支持他取代習近平成為國家主席吧。這種廣告雖然無聊但配合香港人口味,最重要還是這種反擊風險低,不會惹怒黨中央,對不?有朝一日,這些中國問題專家,被中共點相以逃犯條例拘捕,他們口中可能仍然唸唸有詞:「點解要拉我?我都叫人唔好激嬲共產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