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賤的中國人

前警務處處長曾偉雄獲委任為國家禁毒委員會副主任,提到自己將「堅持走中國特色的毒品問題治理之路,為打贏新時代禁毒人民戰爭貢獻力量」。

敢問禿鷹,何謂「中國特色的毒品問題」?毒品問題有中國特色、英國特色、美國特色之分嗎?「處理中國大陸吸毒、販毒問題」不是更直接麼?至於「打贏新時代禁毒人民戰爭」,簡單一句就是致力禁毒。故意用上「堅持走中國特色 XX 之路」、「新時代」、「人民戰爭」一類黨八股,無非是為了擦鞋,跟林鄭「感受到國家的『底氣』」說一樣不知所謂,恬不知恥!

禿鷹最為人記得的一件事是,2014 年「雨革」期間,他在一個場合慷慨激昂為前線黑警打氣:「我想話畀大家聽,你哋冇做錯到!」事隔五年,中共以其為國家禁毒委員會副主任,箇中果真無政治考慮?看在中共眼裡,「雨革」由始至終是一場亂事,是「黃傘之亂」,禿鷹率領黑警平亂有功,當然要論功行賞,禿鷹的上司豺狼早已當了全國政協副主席,現在是時候到他了。

蒙皇上聖恩,恭維說話不可少,於是就有句式冗長、語意曖昧、完全不似香港人平時會說的話出現。魯迅說:「中國人很容易變成奴隸,而且變成奴隸後,也會感到滿心歡喜。」禿鷹正是魯迅批評的中國人。而這類中國人是卑賤的。

旅美作家余杰兩年前撰寫了一本書《卑賤的中國人》,繼承柏楊《醜陋的中國人》的餘緒,他於書中自序說:「『卑賤』的人格和精神,構成了專制肆虐的土壤;若不破除『卑賤』的人格和精神,自由與秩序永遠不會從天而降。」香港前景之所以暗淡,就是因為有太多曾偉雄樣相的卑賤的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