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8) 西臺的衛國戰爭

圖哈利瓦三世(Tudhaliya III):西臺本土的大災難

當圖哈利瓦三世(Tudhaliya III)接替阿努瓦達統治西臺帝國之時,埃及同米坦尼締結和約瓜分敘利亞,以圖將西臺的勢力排除在外。然而對西臺而言,呢件事並唔係哈圖沙最優先考慮,因為哈圖沙即將面臨一場災難:從北方來的卡斯卡部落正蠢蠢欲動要入侵赫梯本土,一場風暴正山雨欲來。

根據圖哈利瓦三世寫給駐紮在北方邊境官員和軍官的信件,在赫梯本土北方出現大規模的入侵情況,卡斯卡的敵人在夜間入侵西臺領土,在一個地方有600人、另一個地方有400人,圖哈利瓦三世警告當地軍官要提高警覺並在必要時採取反擊行動,不得有誤,否則將面對最重的懲罰。但接續下來的事態發展可見,哈圖沙當局所做嘅一切都係徒勞,因為卡斯卡部落橫掃西臺北方邊境,侵入並且掠奪西臺本土。甚至連西臺首都哈圖沙都遭逢浩劫:城池被敵人攻破,並且被燒成平地。根據前13世紀的西臺國王哈圖西里三世(Hattusili III)嘅文件所述,包括卡斯卡、阿札瓦、阿雅南(Arawannan)、伊蘇雅(Isuwan)等等在內的多批敵人有系統地侵入西臺領土。

歷史學界對於呢次入侵所牽涉嘅各方勢力到底有冇協調存在爭議,因為各方相距甚遠,我哋好難可以相像到,響果個通訊唔發達嘅年代各勢力之間如何協調各自的軍事行動。因此,亦有歷史學家相信呢場大入侵係由卡斯卡部落帶起個頭先,導致西臺將過多嘅兵力集中響北方並疲於奔命,直接令帝國其他邊境守備空虛,進而引致各方勢力乘虛而入。結果卡斯卡部落進軍到紅河南面,並摧毀在西臺的首都哈圖沙。阿札瓦人則從南面入侵,並將前線推進至圖瓦努瓦(Tuwanuwa)及烏達(Uda)。

根據西臺的歷史記載,呢次入侵嘅全面性同嚴重性好難被低估:西臺遭到四面圍攻,本土遭到全面而徹底嘅破壞。但如果我哋憑呢點就話西臺嘅國運已經玩完,恐怕呢個肯定唔係歷史事實。因為即使哈圖沙遭焚毀,西臺國王同政府,加上一部分嘅軍隊似乎殘存左落黎,並且在數年之內成功重整勢力,反擊敵人並收復失土。歷史學家有意見認為,文件中記錄嘅大規模同時入侵可能係有誇大成份,事實上敵人分開幾年入侵,當敵人集結之時,圖哈利瓦三世有足夠預警時間放棄首都,並從哈圖沙將西臺政府轉移到較安全嘅地方。歷史冇留低關於西臺遷都嘅記載,但考慮到遷都響物流上係一個巨大嘅挑戰,相信西臺人係響極大嘅威脅同極危急嘅情況下完成呢件壯舉。

當然,呢個時候我哋要問一個問題,到底西臺嘅流亡政府去左邊度?其中一個可能性係位於紅河上游嘅沙姆哈(Samuha),呢座城市後來成為西臺人重新征服赫梯本土嘅重要基地。不過呢個推論都唔係完全冇爭議,因為沙姆哈雖然位於卡斯卡人主要入侵路徑之外,但另一班西臺嘅敵人阿玆人(Azzi)似乎攻陷埋呢座城市。即使如此,歷史學家普遍相信沙姆哈係西臺第一座重光嘅城市之一,並將被用作成西臺軍隊光復安納托利亞領土嘅重要基地。

但響哈圖沙光復之前,西臺嘅前景完全可以話係冇希望,而阿札瓦似乎將成為安納托利亞嘅新主人。連埃及都急不及待同阿札瓦建立外交關係,而兩國的外交書信中,埃及更稱「哈圖沙已經徹底癱瘓」。但此後嘅歷史發展證明埃及人嘅評價係過早下結論,阿札瓦人並未能夠將軍事上嘅成功轉化為對西臺核心領土嘅實際控制,因為赫梯(Hatti)已經被卡斯卡人所佔據。不過正當西臺陷入崩潰邊緣之時,各方冇人會預計到圖哈利瓦三世將會迅速反擊,光復西臺嘅失土。

圖哈利瓦三世嘅反擊

關於圖哈利瓦三世對西臺軍隊嘅重組同反擊,詳情記載響穆爾西里二世年間成書,已經破碎嘅《編年史》泥板(Deeds)之上。泥板詳細記載圖哈利瓦三世及其兒子蘇庇路里烏瑪一世(Suppiluliuma I)嘅軍事行動,當中以針對北方卡斯卡人同阿玆人嘅軍事行動作開端。從沙姆哈開始,圖哈利瓦三世響佢嘅兒子蘇庇路里烏瑪(Suppiluliuma):同時亦係佢嘅顧問同戰友嘅協助下,逐點收復西臺失去嘅土地。

響《編年史》中,呢個成就被用作同西臺偉大嘅前輩哈圖西里一世、穆爾西里一世同圖哈利瓦相比。西臺軍隊首先重覆攻擊入侵嘅卡斯卡部落,為對方帶來嚴重傷亡並帶回不少戰俘。然而呢個只係開始。西臺軍隊其後向西進,攻擊阿瓦娜人(Arawanna),馬沙(Masa)同卡馬拉(Kammala),並成功解放西部地區。然而面對再次入侵嘅卡斯卡人,西臺軍隊再次擊敗敵人並贏回土地。然後西臺人轉向東北方向紅河上游至幼發拉底河一帶,發兵攻打阿玆人並推進至沙姆哈。蘇庇路里烏瑪帶兵攻擊阿玆人,敵人臨陣退縮,最終圖哈利瓦同蘇庇路里烏瑪嘅聯軍同阿玆人嘅國王卡拉尼(Karanni)響昆馬哈城(Kummaha)附近作戰,雖然記載戰果嘅部分缺失,但幾乎可以肯定嘅係西臺贏得最後勝利,並將阿玆國納作西臺嘅附庸國。

根據和平條約,西臺的敵人必須將西臺聲索的土地歸還比西臺。當東北邊搞定之後,蘇庇路里烏瑪向圖哈利瓦三世主動要求由他親自帶兵攻打西臺其中一個最難纏的敵人:阿札瓦。結果西臺軍隊響低地(Lower Land)同阿札瓦人交戰,此前西臺軍隊已經攻陷左從赫梯及敘利亞到阿札瓦嘅交通要道城池沙拉帕(Sallapa),切斷左阿札瓦人對西臺嘅行動基地。

蘇庇路里烏瑪《Deeds》泥板殘片(CTH 40,KUB 19.22)

根據《編年史》所載,響諸神嘅庇佑之下,蘇庇路里烏瑪嘅軍隊大破阿札瓦軍,敵方死傷慘重。然而即使根據歷史記載阿札瓦軍響戰場上大敗,但阿札瓦勢力根深蒂固,對阿札瓦嘅軍事行動一直持續到蘇庇路里烏瑪統治年間。

《編年史》中提及到蘇庇路里烏瑪嘅軍隊重新征服左位於阿札瓦地區最北部的圖瓦努瓦(Tuwanuwa),並以此作為步兵及戰車的基地,希望可以最終將阿札瓦嘅勢力連根拔起。但至少中短期內呢個目標都冇成功,歷史記載到左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年間,阿札瓦領袖拒絕左蘇庇路里烏瑪要求遣返在阿札瓦尋求政治庇護嘅西臺人,並打敗左西臺派去執行要求嘅軍隊,逼使蘇庇路里烏瑪親自上陣攻打阿札瓦。

此後,蘇庇路里烏瑪任命哈努蒂(Hannutti)為低地嘅最高軍官,負責監視該區嘅異動。當哈努蒂成功鞏固西臺響該地區嘅勢力之後,佢利用此地作為基地,繼續攻打敵視西臺的哈普拉(Hapalla)。即使如此,阿札瓦地區仍存在強大嘅反西臺勢力同軍事資源,響西部反西臺勢力鼓動之下,阿札瓦成為西臺西部長期存在嘅威脅。從歷史文件我哋知道蘇庇路里烏瑪用左足足二十年時間先鞏固到西臺響安納托利亞嘅勢力,而呢度當中大部分嘅時間都係用來征服阿札瓦地區:戰事從圖哈利瓦三世年間一直延續到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年間,可以話西臺為左征服西部地區真係費盡苦心。

衛國戰爭嘅勝利及西臺王國的恢復

從破碎嘅《編年史》泥板中,我哋並唔知道西臺嘅再征服係有計劃定見步行步。但我哋知道西臺嘅普遍戰略係先攻打左距離西臺核心領土較遠嘅邊緣地區,然後先至收復赫梯的核心領土。

呢個戰略有可能係為左先破壞敵人的大本營,減低如果先收復核心領土後面對敵人捲土重來的問題。至於西臺人幾時間始重建被破壞嘅西臺核心領土?歷史學家相信蘇庇路里烏瑪最遲響征討低地之前已經恢復左西臺響核心領土嘅主權,要不然呢場軍事行動根本冇可能順利進行。當位於低地嘅敵人被剷除之後,西臺嘅重建工作就可以響不受外敵威脅嘅情況之下進行。如果西臺嘅重建計劃存在一個完整嘅大藍圖,藍圖嘅設計師好大機會就係蘇庇路里烏瑪。當年老而身體開始衰敗的圖哈利瓦三世響沙姆哈嘅病榻上嘅時候,佢必定非常倚賴蘇庇路里烏瑪所提供嘅意見作決定,但到左最後圖哈利瓦三世仍然堅持親自上陣,響戰場上同佢嘅敵人交手。

雖然歷史學家發現左圖哈利瓦三世同塔皮卡地區(Tapikka)的信件,但好多關於圖哈利瓦三世本人嘅事同響呢場偉大的「衛國戰爭」中的角色仍然成謎。事實上,當後來的國王哈圖西里三世記錄呢段西臺史上最黑暗嘅時期時,佢將衛國戰爭嘅勝利歸功於蘇庇路里烏瑪一世。但如果西臺響衛國戰爭嘅最終勝利可以歸功於蘇庇路里烏瑪,佢面對來勢洶洶嘅敵人存活下來,都必須歸功於蘇庇路里烏瑪嘅老豆圖哈利瓦三世。對歷史學家而言,圖哈利瓦三世或者可能係西臺史上最勇敢、信念最堅定,而後人知道得最少嘅一位西臺國王。呢年,係公元前135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