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中國共產黨談判的策略

中美貿易戰由去年 12 月初宣佈休戰後,中美雙方互派代表在北京、華盛頓輪流談判,美方原本定下了 3 月 1 日的談判限期,限期前美國總統輕描淡寫的一句「談判進展理想」,便把限期像粉筆字般抹去,令外界對談判成功的機會非常樂觀。然而,匆匆一個月過去,達成協議的消息仍然是只聞樓梯響,傳媒吹和風之餘,實質談判協議的具體條文細節卻完全欠奉。

中美貿易談判膠着,美國民眾可能會問:我們應該如何與中國人談判?隨便在網上搜尋,都會找到一大堆英文文章,不外是教美國人,中國人最愛面子,而人際關係亦十分重要,所以和中國人談生意,首先要和中國人做朋友,同時要懂得尊重中國人的「文化差異」。言下之意,即是不要令中國人的玻璃心破碎。

中共宣傳攻勢的厲害之處,在於懂得把無賴撒賴的下三流技倆,包裝成全人類都要遷就的「中國人文化」。國際政治如此,民間的通商往來亦一樣。這些年來,歐美的「中國通」已經全盤接受中國人那一套思維行事方式,再在西方宣傳給對中國不甚了解的民眾:要和中國打交道,只能對中國人的橫蠻霸道啞忍容讓。只要中國人覺得你給足了他們面子,他們便會平靜下來和你完成交易。

這是在你死我活的戰爭狀態下,弱者對強者有同歸於盡的決心,警告強者不要繼續進迫的求生技巧。中國社會毫無公義和法律保障,中國人把這種「攬炒」思維提升至生活上每一個細節,芝麻綠豆的小事都覺得受別人欺負,動不動就大呼小叫以求保護自己。同理,中國近百年來國力積弱,共產黨上台後立足自保,在五十年代初機緣巧合打了一次韓戰,戰死了過百萬解放軍,以後和其他國家有任何爭執,便會理直氣壯警告對方,千萬不要觸及中方的底線,否則中國不惜玉石俱焚都會奉陪到底。外國想起中國蟻民有十四億人,死一千幾百萬實在何足道哉,中共不惜犠牲國民性命有前車之鑑,所以對中共任何官員一開口亂吠,西方各國這些年來都會馬上退避三舍,避免衝突。

這是中共掩飾自己弱點的最好方法。事無大小,只要是自己的弱點,都宣傳是不可觸碰的底線,便可低成本保障中共在國際社會一步步取得的利益。三年前南海仲裁案裁決對中國不利,中國人馬上失心瘋的傳送「中國一點都不能少」的中國地圖。但十幾年前江澤民年代,中共明明自願簽字放棄了大量晚清時丟失給俄國的領土,又如何「一點不能少」?那明顯只是中國嚇唬其他聲稱有南海主權的國家不要輕舉妄動的方法。

那麼共產黨有沒有談判底線?當然有,不過底線只有一條,就是牢牢掌握執政權。其他所有問題,只要共產黨覺得放棄了便可以保住執政權,其實都可以談判。美國對華鷹派老早已經看穿了中共這張底牌,無奈多年來一直在野,只能眼白白看着當權和中國打交道的「熊貓派、中國通」被中共便宜盡佔,玩弄在股掌之中。共和黨贏了 2016 年底的總統大選後,美國反中派仇中派全面入主白宮掌權,以一年多時間準備,去年五月正式向中國開打貿易戰。

明白中共的談判底線,但如何逼令中共乖乖受範、接受美方提出的貿易談判條件?美方去年五月派出「五虎將」出征北京,對中方開出一張清單,不但對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沒有兌現的承諾算帳,更獅子開大口的要中國把每年幾千億美元的貿易逆差短時間「嘔返晒出嚟」。中國人看傻了眼:「這種一丁點利益都不留給對方的談判策略,明明是中共的獨門秘技,而且萬用萬靈,為什麼美帝今次懂得以其人之度還示其人之身?」要知道,和中共談判,除了要理解對方的底線、看清中共的弱點所在,亦要首先開出一個極高的條件。中共當然不會輕易就範,那下一步可以如何?

美國深知中國的所謂經濟奇蹟,只是紙老虎一隻,以債務和基建堆砌出來的經濟繁榮,已經走到盡頭。中國最初誓言以「打大豆、再打汽車、最後打飛機」反擊,但到了九月底,美國「意外地」落實第二輪關稅,對二千億美元等值的中國入口商品加徵百分之十的關稅。到了十二月初,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當奴侵在阿根廷會面時,對美方心平氣和的表現了極大的談判誠意。為什麼?美國對中國商品加徵入口關稅,牽一髮動全身,中國人對經濟前景的信心馬上搖搖欲墜,而一旦「支爆」亦即中國經濟崩潰,將會是對共產黨的執政權的嚴重威脅。共產黨人看似盲動,對生死攸關的問題,卻十分理智。

看準共產黨的弱點,擒拿他們到談判桌前,但共產黨人的欺詐本性不會改,所以千萬不能急於一時,被中國人蒙混過關。譬如幾天前彭博新聞報導,美方明明已經和劉鶴談好的保護知識產權條款,到下一輪會談時,文件的中譯本可以全段消失。所以美國總統當奴侵這幾個月的發言,一時說很快可以和中國簽訂協議,一時又說最重要是協議條款把過往的問題都弄清楚,所以不能急;這令中共無從知道美方的底線:到底美國是否想利用貿易談判來拖長關稅期,以拖垮中國經濟?還是美國真的堅持去年五月的清單,一項都不能少?

美國總統兩星期前表明,中美貿易協議達成後不會立即撤消關稅,美方必須審核中方把協議條款全面兌現,才會把關稅取消。如果共產黨真的答應美國的定期審核要求,並且不需要美方立即撤消關稅而願意簽字,只能說:美方大勝,而支爆真的很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