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瑜頭頂青天白日,映得毓民兩眼滿地紅

國民黨員,高雄市長韓國瑜走入中聯辦,竟得本土、民主、反共的黃毓民為其辯護。

曾講過「勿通匪類」的黃毓民說,民主黨從中聯辦走出來後支持政改,所以是賣港;韓國瑜走出來後尚未力撐一國兩制,則是暫時未有證據指他投共。

似有道理,但毓民卻忘了輿論並非法庭,毋須動輒恪守「無罪推定」原則,正如教主對很多政敵的批評,亦未必全無誅心之論。若然所有事情要等到「捉姦在床」一刻才可開口批評,則如馬英九政府當日的服貿協議也聲稱只是「談生意」,先通過日後發現有問題才來反對?恐怕已是太遲。疑點利益歸於被告?政壇不是法庭,對危害國家主權的人,大可寧枉毋縱。

黃毓民又說,韓國瑜有沒有出賣台灣,要由高雄選民決定,與香港人無關,亦無權批評。他走入中聯辦只是談賣水果,與「為一國兩制背書」無關。毓民突然間好像一個天真的小女孩。

所謂「是非自有公論」,高雄市長雖只向高雄市民負責,然而其言行是任何地方的人都有權利評論,只要評論是公允即可。若一地首長只准在地人民有權評價,包括黃毓民在內的政治評論員豈不悶得發慌?

走入中聯辦只為生意之論,更是三歲孩童都不相信。中聯辦的作用,我們香港人最清楚,中共的統戰手段,黃毓民也沒理由懵然不知。刻意避談或是淡化韓國瑜此行為背後的故事,卻是欲蓋彌彰,無私顯見私的護短。

韓國瑜賣台與否,與香港人有沒有關係?毓民說沒有,我卻覺得有。

首先,台灣的港僑移民日漸增加,越來越多港人厭棄香港,「走佬去台灣」,他們的未來福祉,香港人真能全部撇脫?

其次,若台灣真被中國併吞,中國得以突破第一島鏈,則東亞以至世界戰略佈局大變,乃是牽一髮動全身,我想連遠至美國的有識之士都不敢說與己無關,何況在中國壓逼下,近在咫尺的港人?

三則以香港當今形勢,真正愛港之人,非但不會希冀兩岸和平統一,反是希望中國火頭處處分身不暇,這才是有利於香港的情勢,也正是獨派渴望《香港關係法》取消的因由,那就是情願「攬炒」都不想讓中國共產黨好過。兩岸和平?那是國民黨人黃毓民的願望,卻不應是個主張「本土、民主、反共」的黃毓民的想法。

對一個一生愛中華民國,老來改奉香港本土主義,又退出政壇的老人不應苛求。或者,是韓國瑜的形象與蔣公太相似,致令毓民產生了幻覺,高雄市長頭頂映射出的光芒太盛,使毓民兩眼昏花,熱淚盈眶,耳畔浮現美妙的樂韻:

梅花梅花滿天下
愈冷它愈開花
梅花堅忍象徵我們
巍巍的大中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