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發大財的參考 – 香港的零三年到零七年

高雄市市長韓國瑜,以經貿為由來到香港、澳門、廈門做訪問,在香港和中聯辦會談,在深圳和統戰部商談,到今日沒有人解釋到,中聯辦和統戰部和經貿有何關係前,其實如果以韓國瑜的「發大財」思路,不難發現他到訪中聯辦和統戰部的目的。

如果放下立場而論,尋訪中資和對華溝通,在縣市層面是正常,看看柯文哲上台後,對華從來不失言,而且就算到今日,台灣對華經貿縱使在中國有心阻攔下,都保持一定比重,所以各大縣市政府,都不會貿然和中國交惡,連陳菊曾經都和國台辦會談,但為何韓國瑜訪華就有點不同呢?這個不單止他訪問兩個和經貿毫無關係的單位,而是他的思維下,不難發現他想做的事。

由口號「高雄發大財」,基本上我們都知道,他打經濟牌為上,但問題是如何實踐?其實由他們主打農産品傾銷,到念念不忘賽馬會,不斷想找港星代言高雄(連反韓的林夕也在名單),到上任後首選往香港訪問,並成功簽定合同,我認為他想參考香港模式,你一定會說香港有什麽值得參考,這樣我們要回顧十六年前—

沙士疫情後,一年內復蘇 – 升5%GDP的「奇蹟」

十六年前,二零零三年香港,當時承接科網股爆破,經濟持續低沉,而最致命的一擊就是由中國擴散至香港的沙士(非典型肺炎),樓價,股市,消費,金融立即被打至谷低,而當時董建華政府,硬銷廿三條(國安法),成為引爆民怨的導火線,最後就成為二次殖民後(九七回歸)後,最大型的示威遊行,亦即零三七一五十萬人遊行。

隨後中國為了解決經濟不景氣所引發的民怨,迅速安排CEPA(兩地更緊密經貿關係),及放寬港澳個人遊(自由行),大量的中港工作,離岸人民幣結算,大量中國旅客,一時之間無論是「工作機會」、「消費貿易」、「發展空間」、「投資熱錢」都因為中國的放寬政策,GDP由零三年的3.06%,一年內升至零四年的8.7%,零五年7.39%,零六年7.03%,零七年6.46%,直至金融海嘯爆發前都是保持上升。

如果我們純粹看數字,不計城市長遠發展、民生問題、產業結構、那些人獲利最多,只看數字的話,由零三年至零七的香港,係完全由經濟低沉復蘇,用了三年多時間,這件事其實好難做到,而香港做到了,而且不需要舉債,這個才是最重要的一項。

韓國瑜要短期決戰,就像柯文哲上台般,一個任期內推動大量市政,還債一系列動作,取得民眾支持,而韓國瑜我相信都準備這樣,而韓國瑜比柯文哲有一個優勢,他是一個國民黨人。

中國一點頭,高雄發大財 – 吸引外資難,不如求中資

基本上,在胡錦濤連戰時期,國共兩黨已經有合作基礎,我們無法得知高雄選舉時,到底中國有否涉入其中,但現在韓國瑜可以利用,國共兩黨的合作基礎,更容易取得經貿合作,令高雄漁農產品產更容易外銷到港澳,其後再局部到中國各地,而引入中資投資高雄,亦係韓國瑜最想做到的事,因為引入中資,打入中國市場是相對容易的事。

作為前北農總經理,他會理解要賺錢,必先以最容易的方式,以倚重中資必定最快途徑,對,比起蔡英文政府的南進政策,加深對外貿易,擴展世界市場,進入中國市場不但容易進入,更加是方便,首先本身中國係第一大的糧食進口國,其次同文同語下溝通方便,之後是地緣的便利,加上高雄坐擁台灣第一貨運港口,只要中國政府打開方便之門,在對外貿易的數字,一定比起過往有保證。

而且現在來說,中資願意投資高雄,必定帶來熱錢流入,例如中國積極配合,辦理多些旅行團往高雄,從而帶動零售消費、交通事業、旅遊酒店,服務行業,這些處於第一線的行業,收入和工作機會必然大增,而更關鍵的是,如果中國願意讓資金流至高雄,必定會出現房地產投資潮,生意投資等等,而這一切,只需要中國政府點頭,無需要派經貿團往來,在其他國家做旅遊推廣,經營城市形象這些花功夫,但未必有獲利的工作,而迎接中資必定隨時是低付出,高回報,港澳不就是例子嗎?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 談的是經濟,不是政制

其實類似明日台灣,在台灣第一個公開講,是林夕在台灣蘋果日報的文章,其實他直接指出,韓國瑜的重經政策,會步上香港的後塵,親中的經濟政策會影響民生,甚至造成社會問題,黃之鋒一大班民主派,會被人打面就是太急於爭取光環。

韓國瑜這次重點,我確實相信是經貿為主,甚至拜訪中聯辦,統戰部就是建基於國共合作,希望得到中國放寬對高雄的資金投資,要明白現在中國是監控中國資金的流動,一切只等中國點頭,所以國民黨的控制的十五個縣市政府,要求蔡英文接受「自由貿易經濟特區特別條例」,目的就是解除對中國項目的限制。

一切都是為了,台灣中國之間,無限制自由進出去做準備,將產能過剩轉到台灣,

「貨出去,人進來,高雄發大財」在香港而言,的確是事實,大量奢侈品,有品質保證的食物,日常用品,奶粉,各國商品隨住自由行旅客購買,令香港的經濟上升,零售行業受惠,中國民眾的各項大力投資,如股市,樓市,舖位都是有目共睹,的而且確股市樓市暢旺,亦連帶財政儲備在這些年突破萬億,但我們沒有舉債,真是沒有後果嗎?

而我們的民生物資,因為地利便利性,被中國旅客爆買,由藥妝到奶粉,甚至尿片,都成為他們目標,其實香港的貨物,不止是這些,舉例來說,我們好多演藝人士,都走上中國市場,製作大量的合拍片,大量合乎中國要求的娛樂,甚至由改革開放後,有多少中小型港商,往中國設廠發展,而最後香港得到什麽?

經濟靠中國,猶如染毒癮 – 令香港崩潰的中國市場

中國熱錢太容易賺了,但總有代價要承擔,配合中國需要的產業,的確容易賺取利潤,但我們零售、旅遊、酒店、金融主要產業,已經和中國融為一體,中國只要打乞嗤,香港就會發燒,當我們體會到產業單一化時,但我們的社會已經和這些產業合一,由藥房金舖,到各區一式一樣,目標客群一致是中國客的商場,因應旅客而買的租務投資,樓市股市亦靠中資撐起,在這個情況,根本沒有人想開拓市場,只希望中國不要倒。

香港經濟在這十六年,沒有轉型,沒有改變,就是因為單靠中國便可以存活,特别是金融海嘯後,很多人更相信,中國體系能保持不變,但事實上這一年,中美貿易戰後,大家才理解到,靠攏中國會有致命傷,但香港已經難以回頭,所以才會對高雄人,甚至台灣人語重心長,苦勸不要靠攏中國,一國兩制不是重點,而是當經濟一失守,習慣賺中國的快錢後,就像染上毒癮,我們都知要戒除毒癮,這個過程是相當漫長而痛苦,放在經濟也是如此,而到時受害的只會是民眾。

在上文,問香港得到什麽?成功的港商只是小數,很多沒有人脈和背景的港商,都是損手退場,甚至惹上官非;演藝界的人賺了幾年錢,開始發現空間越來越少,才發現香港市場的重要,但香港的基礎,早在他們北上後慢慢的衰落;而用民生交換的經濟,帶給香港人一個看不到未來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