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華毒

台灣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日前接受訪問,提到「習 (近平) 思想近似國父 (孫中山) 的三民主義」,他說:「自古以來,我們的政治思想可以說就是社會主義的思想」、「孫中山的民主主義,就是為了求中國的民主、自由、主權獨立」、「現在『一帶一路』的計劃,我的解釋就是濟弱扶窮」。

先做一些概念分析。「社會主義」有「科學的社會主義」和「理想的社會主義」之分。前者等同馬克思的共產思想,後者遙接孔子的大同世界。

習思想的「社會主義」是什麼內涵?「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堅持和發展了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21 世紀馬克思主義。堅持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就是堅持馬克思主義、堅持科學社會主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科學社會主義在中國的成功實踐和創新發展>,在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發表)。

孫中山解釋民生主義:「我們要解決中國的社會問題,和外國是有相同的目標。這個目標,就是要全國人民都可以得安樂,都不致受財富不均的痛苦。要不受這種痛苦的意思,就是要共產。所以我們不能說共產主義與民生主義不同。我們三民主義的意思,就是民有、民治、民享。這個民有、民治、民享的意思,就是國家是人民所共有,政治是人民所共管,利益是人民所共享。照這樣的說法,人民對於國家,不只是共產,一切事權都是要共的。這才是真正的民生主義,就是孔子所希望之大同世界。」(《民生主義第二講》)

一個是舶來品,一個是植根傳統,怎可說彼此相近呢?

退一步,就算習思想的「社會主義」實踐起來有民生主義影子,有私有制,有資源再分配,有照顧貧窮。敢問,國家是人民所共有?非也,一黨獨大。政治是人民所共管?非也,只有共官和權貴有資格過問。利益是人民所共享?非也,利益為貪官奸商所獨享。它如何近似民生主義?

再談民主主義,全面貫徹、準確落實習思想的中國大陸,現在可以一人一票選最高領導人麼?哪怕鄧小平「連任不得超過兩屆」的潛規則,習都不遵守,民主可謂遙遙無期。至於自由,《炎黃春秋》被整肅,李銳被夾硬蓋上黨旗,新疆人被送往教育營再教育,何處有自由呢?唯一勉強講得通是主權獨立。可是,動輒被他國氣得搬出「不得干涉我內政」,是否真的有自信,真的獨立起來,頗成疑問。然則,習思想果真以求中國的民主、自由、主權獨立為終極目標?

「一帶一路」是濟弱扶窮純屬誤會。根據民視新聞報導,「一帶一路」已讓不少夥伴國家債台高築。斯里蘭卡欠中國 80 多億美元無力償還,只好在 2017 年底把漢班托塔港移交給中國抵債。巴基斯坦亦擔心自己無力還債,被迫拿瓜達爾港來抵債。「一帶一路」背後,更多是一種霸權心態。

郝老把習思想和三民主義混為一談,實際是情感萌動、理性止步的結果。

早於 2016 年,他就對傳媒表示反港獨立場:「香港要獨立當然不可能,不僅北京反對,我也反對,說『香港人不是中國人』,這話出賣祖宗,不忠不孝」。郝老有認真了解過香港人何以有獨立訴求嗎?無。有認真了解過越來越多香港人說出「香港人不是中國人」的因由嗎?無。單憑對中華民族文化的熱愛和篤信,置一個個具體的香港人於水火之中,大中華毒令他不知不覺當了共黨幫兇。

凌友詩在全國政協大會上的朗誦式發言惹起熱烈關注。不過,她另一番話其實更有意思:「我認識許多『深綠』的年輕人,研讀中國政治思想史和中國文化概論等書籍後,覺得中國文化偉大,轉而支持統一,建議到大陸交流的台灣青年,多閱讀傳統典籍和學習傳統文化。」

原來推廣中國歷史、中國傳統文化,都是有政治用心的。中國歷史、中國傳統文化容易誤導人去愛中國,再而令其將愛中國的情感投射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去,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唯一合法政權。凌友詩如此,郝老如此,甚至香港一班自稱「中國人」的人亦如此。

要破中共的迷陣,要麼熟讀中共黨史 (看它如何破壞傳統中華文化),要麼就是一定程度和中國歷史、中國傳統文化保持距離 (即「去中國化」)。依然堅持去讀中國歷史,去欣賞中國傳統文化,盲信國家要統一、民族要復興,就難免為中共所欺所利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