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磚方丈也稱皇 – 吟吟唐人好句、算算新鬼混帳(下)

前文提過,被囚函谷關嗰名獨夫、被囚六和塔嗰名獨夫,下場均為死無全屍。兩名獨夫另有一處相似,就係不至於多次「溫馨提示」學生繳交學費港幣叄萬圓正,確認款項收訖翌日即開除對方學籍。按香港理工大學護理系碩士生何同學俊謙於臉書上透露,二月廿八日交咗三萬蚊學費,三月一日 PolyU 開除其人學籍、 cut 學生證、 disable 學校 email account 。由是觀之,非但理大校園比唔上函谷關,理大啲屎窟鬼亦比唔上秦始皇。

必欲以古非今,理大一眾屎窟鬼,可次《三國演義》江夏太守黃祖一角。按後漢江夏郡黃姓居民甚眾,以孝子香字文疆一支最著;粵語「黃」、「王」二字同音,黃、王二氏自我介紹曰「江夏黃」、曰「三劃王」以茲識別,亦廣東話存古一處。〈禰正平祼衣罵賊〉一回,略謂黃祖時為荊州牧劉景升所部,丞相曹孟德則挾天子以令諸侯於許都;孔子二十世孫文舉力薦奇士禰正平諱衡於漢帝,「帝覽表,以付曹操」。操惡聞正平自命「天文地理,無一不通;三教九流,無一不曉;上可以致君為堯、舜,下可以配德於孔、顏」,用為鼓吏辱之,「大宴賓客」期間反遭〈擊鼓罵曹〉曰:「欺君罔上乃謂無禮!」遣禰正平使於荊州,既與劉景升相見,仍出言不遜;劉表固知曹操欲借刀殺人,又派禰衡至江夏黃祖處,口沒遮攔如故,殺之,葬鸚鵡洲。以胡曾先生七絕〈江夏〉作結,原詩云:

「黃祖才非長者儔,祢衡珠碎此江頭。
今來鸚鵡洲邊過,唯有無情碧水流。」

按宋本《胡曾詠史詩》「過」字「咼」內亦上人下口。古今中外詠史詩人,「影響煙子」當以胡曾先生為最,作品廣為《三國演義》、《東周列國志》等歷史小說引用;咸通十二(西元八七一)年劍南節度使路巖辟為掌書記,初涉官場,此去「小杜」卒年十有九歲矣。太和九(西元八三五)年甘露之變為中唐、晚唐分野,是以杜樊川可謂中唐詩人、胡曾則為晚唐詩人。至於初唐、盛唐、中唐、晚唐詩風之異同,宜乎讀者以自力心領神會,勝卻筆者贅言。

詩中「祢衡」一名、「長者」一詞,頗堪玩味。先講「祢衡」,直至唐、宋之際,「爾」字尚可寫成「尔」,則粵語第二人稱「你」由「爾」到「尔」演化而來,亦可想而知。「長者」指劉表,見范蔚宗〈袁紹劉表列傳〉:「紹姿弘雅,表亦長者。」蘇子由〈隗囂論〉:「隗囂、劉表,雍容風議,皆得長者之譽。」原來古人所謂「長者」,還須才德──而非年齒──過人,方為「長者」。今人率言「請讓座予長者或有需要人士」,不曰「老弱傷殘」,實屬「现代标准汉语」,並非中國語文;間有老而不尊者自吹自擂「長者」,喪盡謙德,去「長者」更遠矣。推而求之,任香港理工大學啲屎窟鬼再食人食而不知檢、食飯屙屎屙到一百二十歲,亦不得稱「長者」,甚至不得稱「老人」。

嗟乎黃祖殺咗一個祢衡,仲有千千萬萬個祢衡。「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祢衡身後五百年,吟出千古絕唱〈登幽州臺歌〉、萬世譽為「唐之詩祖」嘅陳子昂,長安二(西元七〇二)年亦遭皇親武三思「嫉怒於一時之情,致力尅害……隂令桑梓之宰拉辱之」,死於非命。 按武三思係武則天御姪,有「我不知代間何者謂之善人、何者謂之惡人,但於我善者則為善人、於我惡者則為惡人」一言傳世。時至晚唐,一位姓陸名龜蒙嘅書生讀到陳氏遺作,為之掩卷興歎曰:

「蓬顆何時與恨平,蜀江衣帶蜀山輕。
尋聞騎士梟黃祖,自是無人祭禰衡。」

題為〈讀陳拾遺集〉。按宋本《唐甫里先生文集》「帶」字上方作「𠦜」、「騎」字右方作「竒」、「祭」字左上方作「夕」。詩意略謂,我哋為禰衡嘅遭遇而起啲悲憤,何年何月得以平伏?或者有待鸚鵡洲上春草萋萋啲土堆,都夷為平地嗰日。陳子昂之死,亦何許沉重?重於坐鎮佢故里,咁多座蜀山總和。縈繞一座座蜀山一彎彎蜀江,則有幸匯流成佢套壽衣上,嗰條玉帶。我聽過唔少好事之徒傳說孫權手下一位叫馮則嘅騎士,如何如何斬獲黃祖首級;至於祭奠禰衡嘅有心人,就一個都未見過喇。

然則禰正平與陳拾遺不幸之中,尚有胡曾、甫里諸先生為佢哋賦詩;黃祖、武三思之流,終竟身首異處。夢回天橋盡頭一口紅磚井底,坐觀夜空,我見大樓……

遮不住一線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