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如意算盤:降服西方大企業,再改變西方價值觀

挪威國營廣播公司 NRK 上星期四(3月21日)發表調查報告,指諾基亞電話 Nokia 7 plus 這幾個月以來,一直把用戶的私人資料上傳去一個屬於中國國營中國電訊的伺服器。諾基亞所屬的芬蘭公司 HMD 回應指,本來只用在中國市場啟動電話的軟件,「錯誤」使用在國際市場的電話,而今年二月公司已經更新了電話軟件糾正錯誤。

要在中國做生意,外國商人就必須遵守中國法律。商人不會判斷法律是否合理、符合西方價值觀、有沒有違反基本人權等等,只要中國政府把法例說得清楚明白,外國商人定必唯命是從。只要中國仍然是一個有利可圖的龐大市場,其他一切好商量。

這幾年來,中國無論上至黨媒和外交部發言人、下至暴發戶和蟻民,對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陣型越來越趾高氣揚,大有挑戰西方價值觀之勢。他們憑什麼?中國人口袋多了憑空印出來的人民幣,發覺西方資本主義培育的商人,大多數其實並不會捍衛這幾百年來伴隨西方文明發展出來的一套價值觀。說到底,馬克思是對的,商人無祖國,有奶便是娘,娘親是美國或中國沒有分別。中國有個十四億人口的市場,賺錢永遠是商人的首要目的,誰會和錢作對,放棄去中國做生意?去的話,就必須把道德價值放在兩旁,只需要遵從中國共產黨訂立的法律辦事,就像中國那十四億蟻民一樣就可以了。

請看看美國幾家科技龍頭企業對中國市場的蠢蠢欲動,就可以預見中共如何降服西方大企業的「鴻圖大計」。中共封殺 Google 和 Facebook,美國互聯網公司和中國價值觀本來就格格不入,稍有社會責任的科技企業領䄂,都應該敬中國而遠之。奈何 Google 印度裔 CEO 不顧員工極力反對,一意孤行開發了「符合中國法律」叫「蜻蜓」的搜索引擎;Facebook CEO 朱克伯格有張辦公室照片,桌上放一本習近平語錄,又會在北京毒霧嚴重的日子到天安門廣場跑步自拍。可是,這些外國商界領袖太不懂中國國情,以 Google 和 Facebook 的影響力,以中共的角度看,其實與教廷梵蒂岡的談判一樣:你們想進入中國市場?那就必須全跪,不能假情假意的半跪。而中共有信心,你今天半推半就,不肯就範,但不久的將來,你最終都會因為利益答應全面遵守中共訂下的規則,並把中國式規則投射全世界。

得罪中國人,更是非同小可。意大利名牌 D&G 創辦人去年底網上辱罵中國為「屎國」,中國人一呼百應說要抵制,兩個創辦人心不甘情不願的拍片向中國人道歉。西班牙品牌 Zara 上個月選了個中國人認為很醜的模特兒做代言人,中國人大吵大鬧,說這品牌「醜化亞洲女性」,是辱華;南韓樂天超級市場、法國家樂福等等,也因政治事件受過中國人發起罷買。要做中國人的生意,還是乖乖的準備跪下叩頭好了。

生產諾基亞電話的企業是芬蘭公司。北歐國家公司出產的電話,總比華為、小米好吧?誰不知,原來只要進入了中國市場生產和做生意,就不再「好 pure 好 true」。今天 HMD 解釋只是「技術性出錯」,難保不久的將來,中國市場足以操控西方企業的生死,就像香港經濟單一化只依賴自由行一樣,中國便可以肆無忌憚的更改法律為:在國際市場賣的電話必須和在中國賣的電話一樣,要把用戶資料上傳至中國伺服器。

以現今的趁勢繼續下去,試想想,若干年後,中共收服了 Google Facebook,我們就只能用符合中國法律的 Google 和 Facebook;全世界的手提電話或明或暗的把用戶資料上傳至中國;跨國大企業都用中國標準在世界做生意,中國人看不順眼的都會被禁被消失。所謂的「習近平思想」,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念兹在兹,首先必須利用中國龐大市場,把西方的大企業收為己用,再以這些企業的行為在西方社會衝擊西方價值觀,進以令西方民眾不得不接受中國價值觀。

幾年前說這些好像是天方夜譚,但觀乎西方社會的墮落,「廿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這個說法,好像越來越有機會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