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炒車了

港鐵兩架列車相撞,乃史上首次。

在遙遠的那時候,我們不叫它港鐵,而是地鐵,地下鐵路。

那時候,地鐵在香港人眼中是準時、快捷、可靠的交通工具。現在香港人常為港鐵加價叫苦,其實地鐵一向的票價都較巴士等交通工具貴一點,但沒有人埋怨,因為地鐵可靠。

那時候,「地鐵塞車所以遲到」是一個冷笑話。

那時候,地鐵公司還未上市,還未需要賺到盡來向股東負責。

那時候,地鐵車廂空間充足,足夠讓陳百強創作出一段地下鐵愛情戀曲:

那時候,董驃叔在地鐵還可以對中國人一臉鄙夷,視之為異族人。

那時候,地鐵的廣告口號是「話咁快就到」,而非「唔好意思」。

一切都變了,不止是地鐵變了港鐵這麼簡單。

出問題的不止是機器的訊號系統,我們之中很多人的訊號系統,也故障了,思路亂纏在一起,這個城市的未來,像兩架迎頭遇上的列車,車掌在呼呼大睡,就這樣一直向前衝,向前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