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宣言》的警示:到底本土民眾有多了解本土和香港?

當紐西蘭發生了屠殺後,我最不安的地方,是香港很多自稱右翼、本土、甚至獨派,當看了凶手們所寫的紐西蘭宣言後,就立即感同身受,甚至對槍手表達同情,甚至立即代入到香港情况當中,表示理解該行為,我希望有這些想法的人是少數,因為就算槍手寫了七十三頁的理據,甚至他提出的「問題」是存在,亦不代表他屠殺是正確,白人主義是正當,又或者他有真知灼見,因為這些問題一早有人提出。

直接講一個重點,槍手的白人主義是血裔至上,即是以外表可分的特徵區分人種,如果用槍手的主義放在香港,你以為要清洗中國人?不,是尼裔、巴裔、印裔,甚至什麽英美法非等等,非華裔族群才是首要目標,而不是中國人,甚至以槍手的理念,今日中國清洗維吾爾、博圖、甚至處理殘留「西方文化」的香港,都可以基於「保護種族文化」,只要中國不再輸出移民,中國做什麽也可以。

而槍手另一個基礎是否定民主制度,不認同民主協商解決問題,及利用孤狼式恐襲,針對移民及外裔散佈恐懼,當恐襲成為西方日常,西方世界就會思考,最有利國家安全的方法,而中國式的社會安全系統,有關這方面的影響,可以看何人可的《《紐西蘭宣言》是對西方文明和民主制度的一大警號》

在香港為槍手辯護的人,或者認同槍手理念的人,美化恐襲的人,甚至覺得他以行動解決問題,有多勇敢的言論,雖然不算主流,但這些言論的人都係堅持自己是對,對我來說是另一種警號:「我們的本土思潮,現在走去何方?」有時候,我明白正式的本土論述都是在這五年內,才開始有一個雛形,有些事不能操之過急,但我們理解本土派的特質,我們就會明白,假如我們不嚴肅面對,本土思潮只會走向極端化。

本土各派有什麽特質,會令本土思潮極端化?我們都很清楚,本土派可以在學界、政界、輿論迅速發展,一來是當時各派對港中問題的無解,二來是泛左支黃的打壓,而後者的大台思維,成為了被針對的目標,亦激發了本土民眾,對領䄂人物和組織的態度,是建基在對等與授權關係之上。這情況是雙面刃,好處就是各人各派,難以用「本土」之名,無節制去代表民眾,或利用本土之名討利益;而壞處就是彼此立場有所差異時,並不是單靠團結便可以凝聚共識。

而如果要發揮上文的好處,本身就要講求本土民眾和人物,能否擁有進行政治協商的能耐,及配合的政治智商,但問題在當青政被DQ,當議會和選舉路線失敗後,我們就更難有一個重心圍繞下,尋找各種想法的共識,加上中國的打壓增加,赤化力度增加,令大家會質疑溫和路線之類,更容易不信任協商同對話,寧願相信直接「行動」,對思考和溝通產生反感, 不單指對泛左支黃,而是對內亦是如此。

而現在沒有共識之時,各種不同想法的人,為了爭取支持,和增加認受性和影響力,用來加強自己的正當性,就會強調一些事情,為本土派不可動搖的原則,當其他人遵守不了,便可以站在高地指責人,而在這情况下,大家就會偏向選擇更極端的立場,而當處於極端立場,他們不會再想著對大眾的影響,而是不斷美化關鍵少數一詞,來肯定自己強硬立場,不會顧及分裂或衝突,只需要肯定自己是對便可?

為什麼今次讓我擔心,因為觀察這件事時,其實很多人將槍手提出的境況,例如移民和難民令西方社會不穩,代入香港被中國以單程證溝淡人口,從而同情槍手的行為和理念,但必須提出一點,本土思潮崛起時,我們並沒有否定移民,而係反對單程證,並要求嚴格的移民審批制度,確保福利不被濫用,移民願意融入當地。

更甚者,槍手主張每個種族留在自己的國度,白人只存在西方,穆斯林留在回教國家,華人留在中國,但這主張正正和香港背道而馳,因為現代香港的建立,並不是單單只有華裔、還有猶太人、印度人、尼泊爾人、還有英國人為首的西方族裔。

為何我們一定要解決「甚麼是香港」,今次事件我們還看到,有些人的認知,還是停留香港人是用外表去分辨時,有意無意忽略香港的多元,或視多元或維護移民便是左膠,為了自以為本土的「政治正確」,而歪曲本土主義和扭曲香港,甚至維護一個口講保護家園,但走去鄰國濫用他們的槍械自由,去屠殺無辜群眾的人,破壞鄰國的國家安寧的罪犯,值得嗎?

在《民主的墮落》中,我提及:「所謂民主只是「一種制度」,而這種制度有各種不同形式,而民主也不是甚麼靈丹妙藥,因為空有制度,而缺乏當中的精神,到最後制度有多好,腐朽也只是時間問題。」

我們為什麼要高呼本土,抗中解殖,為什麼我們要一邊建立本土論述,一邊令大中華解體,並希望擴展到民眾中?正因為我們知道不可以,亦不想與中國同化,所以我們要提著民主自由,希望建立以港人為主的民主社會,而不是淪為中國一樣,口講尊重多民族,實則尊崇單一民族(漢族),忽略或扼殺其他族裔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