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宣言》是對西方文明和民主制度的一大警號

紐西蘭基督城上星期五(3月15日)發生針對穆斯林的屠殺,28 歲澳洲籍白人槍手在兩間清真寺殺了至少 50 人,更把屠殺全程 Facebook 直播。

屠殺過後,網上流傳一份相信是槍手在屠殺前寫好的《紐西蘭宣言》,一萬多字的「自問自答」,開宗明義指出白人生育率太低,以現時穆斯林移民白人領土的趨勢,歐洲遲早會被穆斯林所佔據,所以必須力挽狂瀾。為什麼要以屠殺為手段?因為民主制度改變不了這一趨勢,所以只能以屠殺來阻嚇穆斯林移民。屠殺亦可報復穆斯林對白人的屠殺,和在西方社會製造分裂和內鬥,以達致白人重奪歐洲土地的最終目的。

一萬七千多字的宣言,顯示這個自稱為成就自己政治理念,願意「身先士卒、捨身成仁」的劊子手,精神狀態完全沒有問題,並且十分理智的把阻止歐洲土地被穆斯林化的藍圖繪畫出來。宣言正確指出:歷史是勝利者所撰寫、世上所有國家都是依靠武力建立和維持。宣言為屠殺辯護:那些因為道德令你懷疑的行為,得勝後,將會被後世寫歷史的人所讚歎。

《紐西蘭宣言》是對西方文明和民主制度的嚴重警號。民主制度建基於社會各方願意遵守制度訂立的遊戲規則,有時你的意思獲接納,有時我的方案得到通過,但每個個體都有權參與制訂政策,社會發展方向亦要得到大部分人的共識。過程儘管可能吵吵鬧鬧,沒有獨裁政體的高效率,但民主制度的最可貴之處,在於令不同政治光譜的群眾和而不同,不需要因為政見不同而相互廝殺。

民主社會上有一群人不滿某某政策,無論是如何「一小撮人」,只要他們誓死反對,政府也不應該強推政策。西方主流精英階層,東西方冷戰結束後的二十年多來,不理社會利益受損害的低下階層的反對聲音,銳意強推「地球村、全球化」,把民主機制得以順利運行了兩三百年的成功經驗,拋諸腦後。左翼精英理想中的世界大同,把大量收容移民難民描述為政治正確的唯一發展方向;配合右翼大財團對廉價勞動力的渴求,不斷吹嘘全球化為經濟帶來的好處,令一切和平反對全球化、反移民的聲音,像宣言中說,只會換來嘲諷、鄙視、和最後武力對付。

西方左右兩邊政治光譜的主流傳媒,對《紐西蘭宣言》都採取冷處理方式,理由可能是害怕廣泛討論宣言,會助長宣揚屠殺理念。但更合理的原因,主流媒體只是想避免一切對移民政策和全球化的理性深入辯論。傳媒穩站在道德高地,獨孤一味的指斥槍手的冷血屠殺行為,或選擇報導屠殺生還者的英勇事蹟。這種只看表面不想尋根究底的態度,對減低下一次同類屠殺事件的機會,毫無幫助。

為什麼《紐西蘭宣言》是對民主制度的一大警號?試想想,如果西方社會對宣言指出的問題無動於衷,受啟發而進行這種極右孤狼式屠殺的殺手只會越來越多。而且殺手可以是對社會不同議題不滿而行動,今天有人發起殺穆斯林,明天終於有人對支那人不滿到了一個點,發起屠殺遍佈西方各大小城市的中國人(當然也包括香港人了);學生在學校對老師不滿,發起學生殺死所有教師;美國擁槍派和反槍派對殺手用槍屠殺這個問題上爭持不下,亦有機會成為另一場你死我活的互相廝殺戰場。

槍手行凶目的,就是要令屠殺風氣漫延而最終令民主社會瓦解。你會願意生活在一個終日提心吊膽、擔心會無辜被殺的社會嗎?到時候,中國人會笑嘻嘻的對你說:「一早告訴你們,西方社會要學習中國模式啊。」中共把數以百萬計的新疆穆斯林關進「職業再培訓中心」,新疆治安據報馬上改善了不少。西方民主制度辦不到的,中國人完美示範如何辦到。

西方精英統治階層如果繼續駝鳥政策,迴避不解決社會對全球化和移民泛濫的嚴重不滿,廿一世紀,將會是西方民主制度沒落的黑暗世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