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7) 與米坦尼爭霸敘利亞

14世紀初敘利亞局勢的發展

埃及圖特摩斯三世(Tuthmosis III)的敘利亞戰役結束,加上西臺人被安納托利亞的事務所困無暇南顧,呢兩點都為米坦尼的薩烏什塔塔一世(Saushtatar I)帶來在敘利亞擴張勢力的機遇。當然,對於佢黎講,響敘利亞嘅野心都必須考慮到亞述響該區嘅勢力。為應對米坦尼日益擴張嘅勢力,亞述已經跟埃及結成盟國,因此成為米坦尼嘅敵國。薩烏什塔塔決定先發制人,對亞述發動入侵並攻破其都城亞述城(Ashur)並將掠奪所得嘅黃金白銀帶回米坦尼都城華述迦尼(Washshuganni或Wassukkani)。

當亞述嘅威脅解除後,薩烏什塔塔越過幼發拉底河進入北敘利亞,一直打到地中海海岸。當北敘利亞的勢力穩固之後,薩烏什塔塔就同卡佚石嘅國王締結盟約,將米坦尼嘅勢力延伸到阿拉拿嘅南面。到左呢個地步,米坦尼同西臺嘅衝突就已經如箭在弦,戰爭隨時爆發。

與基祖瓦達締結的辛納殊烏拉條約(Sunashshura Treaty)

如果西臺的圖哈利瓦要挑戰米坦尼響北敘利亞嘅勢力,佢第一件要做嘅事就係同扼守從安納托利亞通往敘利亞交通要道嘅基祖瓦達達成協議。基祖瓦達係西臺響敘利亞進行征服嘅關鍵,除左扼守交通要道之外,基祖瓦達嘅中立性對西臺響該區嘅軍事行動成敗相當重要,因為佢可以避免安納托利亞東南部嘅親米坦尼國家從背後插前線嘅西臺軍隊一刀。因此西臺國王圖哈利瓦就同基祖瓦達國王辛納殊烏拉(Sunashshura)簽訂左一份條約,目前出土的條約泥板殘片有西臺文字版本同當時國際外交通用語言阿卡德文(Akkadian)版本。

通過條約嘅阿卡德文版本,歷史學家知道響圖哈利瓦祖父輩,基祖瓦達係西臺嘅盟國,後來轉會到米坦尼,然而到左圖哈利瓦年間又再次回到西臺一邊。條約中西臺以基祖瓦達嘅解放者自居,基祖瓦達人以西臺人嘅到來感到非常高興,並在西臺的協助下重新獲得獨立。從此以後,基祖瓦達就牢牢處於西臺勢力控制之下;事實上響此條約後不久,基祖瓦達可能響圖哈利瓦治下被併吞入西臺帝國並由哈圖沙直接統治。當同基祖瓦達達成聯盟協議之後,敘利亞嘅大門就已經為西臺軍隊而開。

西臺人重返敘利亞

 

青銅器時代晚期的敘利亞以及黎凡特一帶地圖

雖然關於西臺人響敘利亞征戰嘅歷史檔案比較破碎,但我哋從一個數世紀之後穆瓦塔尼二世(Muwattalli II)同阿勒頗國王簽訂的條約知道圖哈利瓦好大機會模仿古王朝嘅哈圖西里一世同穆爾西里一世一樣,將阿勒頗作為佢首要目標。位於敘利亞嘅阿勒頗就咁夾響西臺同米坦尼兩個主要強權之間,左右做人難。如果親近其中一方,就無可避免得罪另一方。根據條約我哋知道阿勒頗首先同西臺人結盟,其後響米坦尼國王薩烏什塔塔壓力下同米坦尼結盟,結果招致西臺報復。西臺軍隊打敗左阿勒頗,將城池掠劫一空,甚至打敗並「摧毀」左米坦尼嘅軍隊。當然,歷史學家普遍對西臺軍隊「摧毀」米坦尼嘅記載抱有極大懷疑,因為此後嘅好多年,米坦尼仍然係敘利亞北部一股不可忽視嘅勢力。

在阿勒頗條約中,我哋知道兩次城池從阿勒頗手上轉移到其鄰國Nuhashshi及Ashtata手上的事件。兩國首先向米坦尼就阿勒頗所犯下的罪行上訴,要求將城池轉移到他們治下,此上訴被米坦尼方面接納。不久後阿勒頗重新獲取該座城池,但Nuhashshi及Ashtata再次向一位西臺國王哈圖西里上訴,上訴再被接納,阿勒頗再次失去該城池。事件顯示阿勒頗同敘利亞地區的小國夾響西臺同米坦尼中間,領土範圍經常因兩國關係發生變動。

關於呢位西臺國王哈圖西里,歷史學家所知嘅極少,因為除左呢份條約之外,西臺嘅王表同史書完全冇關於佢嘅記載,因此有史學家甚至懷疑佢嘅存在。歷史學家知道有位同時代嘅王室成員哈圖西里,佢係西臺響卡斯卡地區一位軍官,但兩人是否同一人就係爭議不休嘅話題。當然,即使哈圖西里(姑且稱之為哈圖西里二世)曾經做過西臺國王,佢嘅在位時間必定非常短暫。有可能係阿努瓦達嘅共治國王,若真如此,阿勒頗條約簽訂的時間理應在圖哈利瓦駕崩之後。但一切只屬於學者猜測,響更多證據出土之前,我哋只能夠話呢位哈圖西里係西臺咁多位可能存在嘅國王中身份最成謎嘅一位。

阿努瓦達(Arnuwanda)單獨統治西臺

當圖哈利瓦一世駕崩之時,佢留比阿努瓦達嘅帝國係一個大但存在隱憂嘅帝國:西臺嘅版圖已經由愛琴海岸延伸到美索不達米亞北部,但安納托利亞西南部嘅馬杜瓦塔顯示當地嘅附庸國暗自有其利益計算,經常唔聽哈圖沙支笛。東南部嘅敘利亞,西臺同米坦尼響該區漫長嘅爭霸只係剛剛開始。至於北部嘅形勢就更加不利,卡斯卡部落不斷入侵,甚至摧毀左好多當地嘅西臺宗教聖城,將神殿及神像破壞、將裡面嘅金銀銅掠走、將祭司四散、將居民賣作奴隸。

面對日益嚴峻的局面,阿努瓦達只有同卡斯卡部落締結條約,及派駐軍官監察邊境局勢發展。響南部則同基利家海岸嘅烏拉(Ura)及基祖瓦達的軍事殖民地締結條約。阿努瓦達嘅外交政策亦都顯示佢嘗試表現出強人的形象,對挑戰西臺權威嘅事採取零容忍嘅態度。其中一個例子就係佢對米他(Mita),一個位於上幼發拉底河嘅西臺附庸國國王嘅態度。米他娶左西臺敵人烏沙帕(Usapa)嘅女兒作妻子,而佢對西臺嘅反叛不止於此。對此,阿努瓦達立即與其他西臺附庸國召開會議,並在會議中譴責米他的所作所為,然後向佢發出最後通諜,如果米他選擇無視,其他西臺附庸國就會出兵,直至西臺軍隊抵達為止。阿努瓦達語氣之強烈、手段之強硬,同《馬杜瓦塔控訴狀》中所述如出一轍。不過歷史學家並唔知道呢件事嘅結局,而米他的做法有冇獲米坦尼在背後煽動,呢個仍然係一個未解嘅疑團。

埃及和米坦尼之間的外交關係

 

阿蒙霍特普二世(Amenhotep II)頭像

歷史學家並唔知道,當西臺國王圖哈利瓦征服敘利亞時,薩烏什塔塔一世做咗啲乜,但可以肯定嘅係米坦尼保持住獨立嘅地位。接著,米坦尼國王阿爾塔塔馬(Artatama)繼任,當阿努瓦達被管治附庸國嘅困難所纏繞之時,米坦尼就如浴火鳳凰般從戰敗嘅陰影中重生。當然,阿爾塔塔馬想響敘利亞擴展自己嘅勢力,就肯定會同西臺發生衝突。西臺響敘利亞嘅勢力並唔容易應付,尤其係基祖瓦達目前仍牢牢響哈圖沙控制之下。至於埃及仍然係米坦尼嘅敵國,米坦尼冇可能應付西線(西臺)同南線(埃及)兩面作戰,因此米坦尼當務之急係同埃及締結和約。

談判從阿蒙霍特普二世(Amenhotep II)在位期間一直進行到圖特摩斯四世(Tuthmosis IV)期間,埃及並無完全同意阿爾塔塔馬所提出嘅條件,而且埃及人對米坦尼的終極意圖抱懷疑態度。埃及人要求阿爾塔塔馬將其中一位公主嫁到埃及以締結婚盟,阿爾塔塔馬並無即時同意,埃及人總共提出七次相同嘅要求先至獲得同意。婚盟為正式條約鋪平道路,埃及同米坦尼協議瓜分敘利亞:卡佚石(Kadesh)至烏加里特(Ugarit)一帶海岸線歸埃及,北敘利亞歸米坦尼。呢紙條約有效將西臺響敘利亞嘅勢力排除在外,呢個正正就係西臺一位新統治者:圖哈利瓦三世(Tudhaliya III)所面對嘅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