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皇帝校長又有何可怕!

李東海林老師跳樓自殺事件,引起傳媒連日來廣泛報導,校長醜行被越揭越多,更有感同身受的其他學校的老師加入分享吐苦水。今天,一群自稱「教育有心人」的中小學校長、副校長、教師發表聯署聲明,批評社會聲討、怪罪教育負責單位,只會造成教育界對立分化,無助改善教育制度。

在分析聲明內容是否合理之前,首先看看參與聯署者的成分。截止下午,參與聯署的 92 人,只有 50 人是具名聯署,當中教師只有 7 人,校長和副校長則有 36 人。換言之,聯署聲明是一群有權力人士、既得利益者所作的反擊,旨在求自保。

聲明劈頭就為發起人定性,「一群無政治立場,只談教育的教育界僕人」。

真好笑!校長和副校長都是學校中位高權重者,老師不能直接與之頂撞,誰敢對開會,OT say no?奴隸主稱呼自己做僕人,都算虛偽!厚顏無恥!

教育講求春風化雨,以生命影響生命。敢問參與聯署的中小學校長,是否每位每天都親近校內的學生,細聽他們的心事,幫助他們解決學業及生活上的難題,而非坐在冷氣房涼冷氣?只知裝門面經營愛孩子的形象,連每個學生的名字和強弱項都弄不清楚,你們捫心自問,為教育作出了什麼貢獻?

「無政治立場」更荒謬,普教中、一帶一路交流團、參加教聯會舉辦的比賽……這群人普遍是親中附共的。

基督教有一句「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竊以為是「教育界僕人」的出處。參與聯署者很大機會有基督教的保守傾向,俗稱「耶撚」。而「無政治立場,只談教育」令人想到新民黨田北辰的口號「只做實事,唔玩政治」。新民黨代表親建制的離地中產專業人士,則參與聯署者亦是一群親建制的離地中產專業人士。

因為離地,所以對下層員工的辛酸無切身體會,為林老師不幸離世深感哀痛,不過是象徵式說辭,客套話而已。

接著見真章,「校長希望扮演好教育領導角色,讓老師能有良好工作環境,但遺憾未見社會上的教育團體帶領業界向前走,反而出現聲討、怪罪及博取掌聲的文化,呼籲立即停止教育界分化及對立局面」。聯署人士又留言:「辦學團體對校長施壓、校長無奈地對老師和學生施壓。其實校長的壓力也不少,有誰去正視?」、「校長也是人,沒完沒了的逼迫是否要當事人以死謝過才收手?」、「希望傳媒停止妖魔化校長」。

唉唷,多麼可憐可悲!多麼自大無恥!

第一,聲討、怪罪不會無原因地出現,此會否和校長未有做好本份,做不好領導角色,兼令老師們得不到良好工作環境有關?為何自己出現問題不去反省修正,反而指責外邊的聲討、怪罪有錯?

第二,對立分化當然不好,但如果校長、副校長們一意孤行做他們的山寨王,與其默不作聲接受奴役,不如堅決鬥爭到底。勿忘記,除下權位的外衣,他們是人,老師們也是人,大家是平等的,沒有誰比誰高尚。

第三,校長所領取的薪金遠高於主任和老師,他們承受更大的壓力是理所當然的,不要以為他們受大壓力是不正常。如果他們受不了,大可辭職不幹,香港是自由的。

第四,辦學團體向校長施壓,校長不一定就要對老師和學生施壓,中間還是牽涉校長個人的抉擇。當校長選擇向老師和學生施壓,立志做壞人反派,就必然要接受壞人反派不得好死的下場。

第五,「以死謝過」大可不必,將事實的全部公諸於世,還死去的林老師一個公道是必須。

第六,只要將事實道出,就不存在妖魔化。

另外,聲明指,「整個社會聲討各個教育負責單位的不是」,令滿懷理想從事教育工作的人始料不及,甚感心痛。「難道教育界就只有不稱職的教師和校長嗎?」、「(教育工作者工作致身體欠佳,犧牲與家人朋友相處時間,) 難道就只是為求三餐一宿和玩弄辦公室政治嗎?」

三點回應。

首先,整個社會不是聲討「各個」教育負責單位的不是,而是聲討「部份」教育負責單位的不是。

其次,「令滿懷理想從事教育工作的人始料不及,甚感心痛」不是一個禁聲的理由。難道教育負責單位有錯,教育工作者失職,社會大眾乃至傳媒都要沉默不語?逆來順受?如此,教育界怎會有進步?不是變了獨裁封閉的小王國嗎?

其三,從事教育,從來不應該弄得「身體欠佳,犧牲與家人朋友相處時間」,此乃本末倒置,不值得可憐!「為求三餐一宿和玩弄辦公室政治」,很抱歉,地位越高,年資越長,越是這樣。

總之,聯署聲明及留言充滿矯情、虛偽、自我中心、諉過於人。美其名為教育界好,為學生好,實際是為自己找擋箭牌,力保自己的權位和既得利益於不墮。

當中小學校長和副校長們在傳媒及公眾連日聲討面前發抖,證明他們的獨裁專橫並非不動如山,輿論壓力仍是發揮著很大的作用。

自由不是跪著就有,是要站起來爭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