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價的正義

正義,是人類創造價值觀當中,最廉價的事物,但也是最方便的一項,只要對方和你不同,你可以毫不猶疑地,將對方打成「邪惡」,因為對方與你相異,價值觀不一,信仰不同,就可以將對方打成邪惡,然後高舉「正義」的旗幟,或者,你會問我:「這樣豈不是沒有正義的存在?」不,正義是存在,但從來只有相對的正義,並沒有絕對,而正義並會跟隨時代而改變,正義從來都是複雜,只是大家有心簡化而用。

個人來說,我很避免和「正義」沾上關係,因為「正義」在我心中,是很重的事物,不是隨便掛在口,把任何的事和行為,隨時標榜做正義,然後嚴人寬己,也很怕一些人,把正義掛在嘴邊,這樣這樣就正義,這個人做事很正義,這個國家就是正義,對他們來說「只要合意就是正義」,而他們的正義,其實只不過是一種「正確」,但他們不會理會正義和正確之別。

「正義」,這兩個字是由人有「歷史」、「政治」、「權力」、「文化」、「信仰」等等,便一直追尋,衍生出來的學術文章,文章作品,動畫小說,都包羅萬有,直到今日,某程度上西方世界用「普世價值」、「人權」去定義人的價值和權利,而當人或政權侵犯的時候,就屬於「邪惡」,算叫做人類對正義的意義,最明確和認受性最高一次,但世事那有如此完美?一些國家如美國等西方國家,有時候都做一些背道而馳的行為,例如當年入侵伊拉克,到了今天我們是有一個結論:「美英根本無正當權利去開戰」,當然你可以說薩達姆的存在,就已經是理據,但用相同理由的話,為何又不去和北韓開戰,不和伊朗開戰,更不要譴責盟友以色列對巴人行為?

由以上的例子,我們知道「正義」不是不存在,而是非常容易變成「藉口」,又或者大家更愛在兩者中選「比較正義」一方,覺得比較好一點,就選擇忽略當中的問題。但幸好在我們的世界中,今時今日,因為中國這個政權存在,正義是非常容易定義:「反抗他們就是正義」,就好像二戰和納粹德國戰鬥,冷戰和蘇聯對抗等等,只要對抗,和反抗他們,就會得到歡呼,當存在所謂的「邪惡」,正義就很容易定義,但正因為容易定義,很多人都不會想,所謂的正義,是否如此「正義」

而引用亞寶•雷名言:「人類總是犯同樣的錯誤。」當有一個有影響力的人,高舉「正義」的出現,擁戴者就會無條件擁護,甚至無視其他問題,當面對提出問題或提出質疑的人,不論此人是誰,擁戴者就會視他為「敵人」和「威脅」,他們不會思考問題,而純粹不想有人提出「正義的問題」,因為人的本能知道,處理提出問題的人永遠比解決和面對問題,來得有效率和爽快,而且不會損害「威嚴」

不諱言說句,很多人的正義,是一種崇拜,或純粹一種利己,所以才說所支持,或自己便是正義,其本質只是為了「利益」或滿足自我,當然注重利益,並不是一個問題,但請不要把「爭奪利益」,視為一種正義,或被人指出後,就把「爭奪利益」以正義為開脫的理由,甚至單純滿足自己的慾望,享受以正義之名行事的快感,之後擺出一款「又如何」的態度,正正如此,所謂正義才會越來越廉價。

而所謂「正義」行為,涉及的人越多,行使一方越龐大,這個正義的本質就越有機會扭曲,而最恐怖的情況,就是因為每個人,都認同這行為為「正義」,行為失控的時候,大家只會集非勝是,就算手段多惡劣,沒有道德,甚至失控,但因為很多人害怕對「正義」作出批評,害怕猶如等同否定「正義」,更不用說支持「正義」的擁戴者,當他們的行為越來越不堪時,不斷用「正義」來麻醉自己,正當化自己的行為,拒絕承認問題,但如果他們支持的「正義」,是這樣容易因批評而變質,或因為認錯而改變,我相信這種「正義」,只是一個藉口,多於出於正義。

或者,太多的事件可以去形容這些「廉價的正義」,又或者你覺得會很虛無飄渺,其實事例很多,只是你會否接受,因為所有事都可以落入這種「廉價的正義」,簡單舉例來說,一路以來,支聯會以「結束一黨專政」站在道德高地,成為正義一方,但近年面對獨立的呼聲,他們就變成了中共盟友,大力聲討本土思潮和獨立呼聲,而他們就用「民族大義」去為自己行為辯解。而近兩年,親川普的朋友,因為他對北韓同中國,作出了實質的行動,更因為他的強硬態度,而令很多人都不自覺維護川普,甚至當川普一些行為過了火,或據有爭議的行為,他們都依舊因為支持他,而抱著「不要為這些事,去阻礙大事」,去駁斥其他人異見。

當然,你可以說以上不代表就是「正義」,但請細心去看,其實往往大家認為一些事是正確,就等同執行正義,只要正義就不應受限。正義變得廉價,普遍大家當成工具,簡化當中枝節脈絡,將正義當成煽動的口號,當然現在有「普世價值」、「人權」作為客觀標準,好多事較易分清對錯,只不過「正義」一方,當觸碰到客觀標準,就會出現「對錯不重要,重要是結果」、「歷史是勝方所寫」、「成大事不拘小節」等等,甚至是「對方是敵人,何必談文明」,當說這些話時,其實你會和你「敵人」沒有分別,你還敢說自己是「正義」嗎?

我們嘗試確立「正義」的標準,但有標準過後,我們就常常觸碰及超越,在書中,在理想中,正義可以很崇高,但當一回到人的手中,變成了藉口,工具,正義變得廉價,因為人沒有想過要確切堅守,只想「靈活而有彈性的使用」,而方便達成自己目的,或只想正義限制他人的言行,而不是對自己所用。

或者現實情况所需,確實有須要放下道德枷鎖,放下底線限制,但每放下一次,人心就會麻木,會不斷說服自己只為了一時之利,為了大局,亦不會有所顧慮,最後正義淪為工具,無自制下不斷無底線,長此落去,大家都知「正義」只是虛假的存在。

其實文中的「正義」,未必以正義的形象出現,可能是「道理」,又可能是「行事原則」,甚至有些人說到「道德規範」,但總有一個共通點,高舉這些的人,都視自己所說為絕對正確,亦不願被人以相同標準規範,永遠都不容許他人質疑,甚至視問問題,無論尖銳還是溫和,都是一種挑戰行為,甚至視為敵對,然後演變成私怨,攻擊他人而無所不用其極,這些事情其實我們都非常熟悉,因為這些情況,無時無刻發生在我們的身邊。

所以正義是什麽?在每個環境、群體、文化、國度都有不一,所以正義是相對,也不可能絕對,有時候與其說自己是正義,不如說為自己理念而做,為利益而做,在這個世代,越冠冕堂皇的理由,反而越容易被打破。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定稿
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