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6) 馬杜瓦塔的背叛

阿努瓦達(Arnuwanda),圖哈利瓦一世的共治國王

《圖哈利瓦編年史》(Annals of Tudhaliya I/II)泥板殘片(分類編號CTH142)

從歷史文件同粘土印章,歷史學家知道圖哈利瓦一世在位期間仲有一位共治國王阿努瓦達。西臺檔案稱阿努瓦達為圖哈利瓦一世的兒子,兩人曾經在戰場上並肩作戰,並同被稱為「偉大的王」。然而阿努瓦達的身份卻引起部分史學家懷疑,因為歷史檔案記載阿努瓦達的妻子尼卡瑪蒂(Nikkalmati)是圖哈利瓦的女兒,而與埃及相反,根據西臺法律近親通婚是被嚴格禁止的,因此阿努瓦達不可能是圖哈利瓦的兒子。當然,最合理的解釋就是阿努瓦達係圖哈利瓦一世嘅女婿,並被收養作養子。

《阿努瓦達編年史》同《圖哈利瓦編年史》泥板為歷史學家提供關於圖哈利瓦一世年間在阿札瓦地區軍事行動的第一手寶貴資料。根據《阿努瓦達編年史》記載,兩人在阿札瓦跟一名叫Kupanta-Kurunta的阿札瓦軍事領袖作戰,雖然西臺軍隊最終擊敗Kupanta-Kurunta的軍隊,然而他卻成功逃脫。此事的後續發展將會證明西臺無法捉住Kupanta-Kurunta係呢場軍事行動最大的敗筆。

馬杜瓦塔控訴狀(Indictment of Madduwatta)與阿希瓦華(Ahhiyawa):西臺與邁錫尼希臘的第一次交手?

馬杜瓦塔控訴狀泥板(Indictment of Madduwatta)原物

關於安納托利亞西部一位地區領袖馬杜瓦塔(Madduwatta)嘅事蹟,主要記載響《馬杜瓦塔控訴狀》泥板之上。《馬杜瓦塔控訴狀》是一封由圖哈利瓦及其共治國王阿努瓦達所寫的書信,書信的收件人則是馬杜瓦塔,一位因與阿希瓦華(Ahhiyawa)軍事領袖Attarssiya發生衝突而不得不跟家人及隨從軍隊離鄉別井的地區領袖,這也是阿希瓦華第一次出現在西臺的歷史記錄中。阿希瓦華人(Attarssiya)的身份尚未完全明確,但史學家普遍相信佢係一位響安納托利亞西部愛琴海東岸地區建立自己勢力的邁錫尼希臘人,麾下曾經有多達100輛馬拉戰車為其作戰。

另外,馬杜瓦塔的身份在《控訴狀》中未有明確表明,只知道此人相信在本國是有地位之人,因此遭到Attarssiya的窮追猛打。馬杜瓦塔向西臺求援,西臺國王圖哈利瓦一世將他分派到Zippasla作西臺附庸國的國王,交換條件是當西臺需要援軍之時他必須派軍與西臺軍隊同一陣線,而且要將西臺的敵人遣返西臺交予國王。然而馬杜瓦塔顯然並不甘心只當一個附庸國的國王,他暗自只有野心和盤算。不久,馬杜瓦塔做出第一件違背對西臺誓言的事:他發兵攻打阿札瓦地區。他的決定最終造成一場軍事上的災難。馬杜瓦塔的軍隊戰敗並被阿札瓦摧毀,甚至招致阿札瓦領袖Kupanta-Kurunta入侵他所在的Zippasla地區。

結果西臺被逼介入,出兵將阿札瓦軍隊驅逐出去,並恢復馬杜瓦塔的地位。然而圖哈利瓦對馬杜瓦塔的不滿不止於此,在《控訴狀》中,圖哈利瓦斥責當Attarssiya想要入侵並殺死馬杜瓦塔之時,只有西臺軍隊單獨跟Attarssiya的軍隊作戰,而馬杜瓦塔則臨陣退縮、逃之夭夭。自此之後,圖哈利瓦知道跟馬杜瓦塔之間的約束和誓言並不可靠,因此後派西臺軍隊長駐Zippasla,以防止再發生類似事件。不過,接下來的歷史清楚顯示馬杜瓦塔極不可靠,甚至會在關鍵時刻反咬西臺一口。

當兩座正常是西臺附庸城市的大拉華(Dalawa)和興都華(Hinduwa)決定叛變之時,馬杜瓦塔向西臺軍隊提議,由馬杜瓦塔進攻大拉華、西臺軍隊進攻興都華,以防兩座城市聯手。然後當馬杜瓦塔向著大拉華前進之時,他卻與大拉華和興都華陰謀串通,在西臺軍隊進攻興都華之時伏擊對方,導致西臺軍隊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全軍覆沒,連帶兵的將領Kisnapili亦被殺。雖然馬杜瓦塔犯下如此驚人的罪行,但阿努瓦達似乎並無為此報仇,這鼓勵馬杜瓦塔繼續做出損害西臺利益的事。

不久後,馬杜瓦塔跟其死敵Kupanta-Kurunta締結和平條約,並將自己的女兒嫁到阿札瓦作聯婚,阿努瓦達此時亦只係嘴炮譴責下,並無實質行動懲罰馬杜瓦塔嘅背叛。而且馬杜瓦塔將此次聯婚的目的解釋成便於除滅Kupanta-Kurunta。西臺人有冇信到佢嘅鬼話連篇?我哋唔知道,因為泥板響呢個位置就斷左,到內文恢復之時,似乎阿努瓦達就相信左馬杜瓦塔所講嘅話。當阿札瓦地區一個小國哈普拉(Hapalla)與西臺為敵之時,馬杜瓦塔派軍出征並成功征服哈普拉、盧卡地方(Lukka lands)及Pitassa,將之納入自己的王國版圖中。

今次阿努瓦達真係激到札札跳,連忙派緊急特使前往會見馬杜瓦塔,並要求歸還哈普拉。馬杜瓦塔最終同意歸還哈普拉,但卻拒絕歸還其他侵佔的土地,以及拒絕遣返政治難民。除此之外,馬杜瓦塔仲聯同曾經追殺過自己的前度死敵Attarssiya入侵賽浦路斯島(Alasiya),激到阿努瓦達即刻去信馬杜瓦塔,重申賽浦路斯屬於西臺國王阿努瓦達,要求立即歸還賽浦路斯。

賽浦路斯島(Cyprus)地形圖,古名阿來西亞(Alasiya),位於小亞細亞南邊、黎凡特西邊的一個海島

《馬杜瓦塔控訴狀》雖然係西臺單方面所寫,內容明顯反映西臺立場,但呢份文件對於歷史學家了解西臺同安納托利亞西部嘅國際政治同外交提供左重要嘅線索。《控訴狀》顯示西臺國王阿努瓦達在任期間雖然曾多次出兵征伐阿札瓦地區,但征服完之後並無建立長期而穩固嘅統治,除左哈普拉之外,阿札瓦諸小國響征服後好快就回復獨立,馬照跑、舞照跳。因此西臺才需要像馬杜瓦塔的附庸國Zippasla統治者,以保西臺國境安全。

當然,我地唔應該將西臺不願意深度介入安納托利亞事務呢個事實,同軟弱無能掛鉤,因為一切都係成本同利益嘅計算。長期駐軍統治遠離西臺核心領土嘅地區,對於哈圖沙的中央政府黎講係沉重嘅負擔。西臺對西部邊境之外嘅政策,係以西臺西南部邊境嘅和平同穩定作首要考慮,因此扶立傀儡統治者都係一個合理嘅政策。而且,雖然表面上《控訴狀》中馬杜瓦塔的形象很差,他粗暴違反同阿努瓦達簽訂嘅條約同誓言,但實際上歷史學家認為真實嘅馬杜瓦塔未必係西臺人講得咁差。至少當西臺人要求佢歸還原本屬於西臺嘅土地,例如哈普拉同賽浦路斯之時,佢最終都答應哈圖沙方面嘅要求,只係保留左原本不屬於西臺的土地。由於安納托利亞西部有大堆面積、政治架構、文化各異嘅國家,哈圖沙方面可能認為即使有足夠資源對該區進行直接統治,但考慮到北部同東南部嘅威脅之下,該區唔值得投放太多資源進行駐軍同直接統治,因此西臺在該地區的角色僅限於在國家安全同利益受到明顯威脅時,發動短暫嘅軍事行動進入該區「撥亂反正」。

對於圖哈利瓦一世同阿努瓦達而言,軍事行動嘅最重要目的只係讓紛亂嘅阿札瓦地區降服響西臺帝國之下足夠長嘅時間,使得佢哋可以抽出時間同精力,應付另一d對國家利益而言更重要嘅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