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成「支爆」是防止中國意識形態蔓延的最好方法

百彈齋主上週的文章【中國意識型態蔓延,禍害不亞於當年共產主義】[1],主要以「中式政治正確」來解釋中國意識形態。文中一句「經濟要發展,民主自由並不是唯一選擇」,筆者反而覺得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精髓所在。

今年初在瑞士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一位年輕副教授金刻羽受訪時說:「貿易戰會令中國更強大。有時候輸了貿易談判會比贏了更好。」簡而言之,是「反而中國會成為最大贏家」的另一說法。這位金刻羽是什麼來頭?她 1982 年生於北京,中學畢業後到美國唸經濟學,在哈佛大學取得學士、博士學位後,更以 29 歲之齡,成為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歷來最年輕獲終身聘用的教授,絕對是中國年輕一代精英中的精英。2014 年她當選為世界經濟論壇「世界年輕領袖」。

這位世界年輕領袖,兩年前發表題為「把政治與發展分開」的文章,說中國一帶一路倡議被指責為中國加強對發展中國家的控制,完全是杞人憂天,中國更沒有取代美國成為世界超級強國的意圖。她只是一個經濟學者,不是習近平肚裡的蛔蟲,她如何知道黨中央的真正用意?再仔細看看她的背景,她的父親金立群,原來是中共牽頭成立的「亞投行」的行長。真相大白,她的立場就顯得理所當然了。

把政治與發展分開,這種說法香港人耳熟能詳,例子信手拈來。香港高鐵西九龍站「一地兩檢」抵觸《基本法》,但港共官員議員異口同聲說,不要把問題政治化,政治爭拗不利經濟發展,所以不要糾纏於法律問題,發展要和政治分開。韓國瑜在台灣當選高雄市長,口號「拼經濟就好,不要管政治」,是活生生中國意識形態在台灣的代言人。台灣是已發展國家,但長年經濟低迷,高雄市民尚且對中國意識形態沒有抵抗力,最新民調更顯示韓國瑜有力問鼎成為明年的台灣總統。

貧窮是中國意識形態蔓延全世界的土壤。世界上的貧窮人口,以可支配收入來計算,一天少於 2.5 美元(大約 20 港元),佔全地球人口差不多一半,有三十億人以上。一天少於 10 港元的赤貧人口,亦有 13 億人,其中8 億人連得到足夠食物糊口都有困難。中共以「一帶一路」招攬的國家都是東南亞、中亞、東非的窮國,這些國家,政府貪污腐敗阻礙社會經濟發展。習近平對這些國家的赤貧人口呼喚:「人權就是溫飽權!」但這口號對發達國家的國民,除了香港和台灣,應該沒有什麼號召力吧?

然而,請不要忘記,中共選擇在這時候發難,挑戰西方社會二百多年來引領人類文明進步的價值觀,可能是覺得這十多二十年出洋留學的中國年輕精英,盤踞在西方社會各行各業重要職位的人數,已經足夠爭取西方社會的話語權。單看以上金刻羽這個例子,一個中共高層的紅二代,居然可以 30 歲不到,便佔據了西方社會一所重要學府的一個終身教席,可見多年來西方國家對中共已經到了毫不提防的程度。這些由中國輸出的教授,為中國意識形態在西方社會播種,他們對學生灌輸的,就是新時代中國的意識形態。這些中國精英,受共產黨教育長大,是中國走向官僚資本主義的一群既得利益階層,雖然受過西方高等教育,卻樂於為中共擔當宣傳中國意識形態這個重要角色。

一位韓國左翼朋友不太了解中國情況,聽過筆者解釋後,問:「你不相信邪不能勝正嗎?」首先,世界上那三十億貧窮人口,可能真的覺得中共推廣的價值觀是正,美國為首的西方價值觀是邪;再者,雙方對峙,總不能因為自信自己是正義一方,所以不必「做嘢」而對手必敗吧?中國模式對不了解中國的貧窮人口有吸引力,無非是西方輿論這些年來不停吹噓中國的「經濟發展奇蹟」;一旦「支爆」,亦即中國經濟崩潰,樹倒猢猻散,多年來所謂的經濟奇蹟馬上會變成世界笑話。筆者在【「認識支爆」系列(之一)】[2] 提到,中國經濟是信心問題也是銀根短缺問題。如今信心和銀根短缺問題已雙雙浮現,各位有心人,要防止中國意識形態肆虐蔓延,最好的方法,請繼續「唱衰」中國經濟,促成「支爆」的降臨。

[1] 中國意識型態蔓延,禍害不亞於當年共產主義 – https://polymerhk.com/articles/2019/02/28/42559/

[2] 「認識支爆」系列(之一):是信心問題,也是銀根短缺問題 –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8/17/19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