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意識型態蔓延,禍害不亞於當年共產主義

近日因緣際會,身在一場台中論戰,我發現總有人以「中國政府這樣這樣,才會令他們(中國民眾)想法有誤,我們要理解這些人」(頗像以前愛國不愛黨),希望把爭論降溫,或顯示自己是尊重對方,而保持良性互動,就算對方不放棄:「中國是台灣一部份,所以攻台並沒有侵略問題」。

我不會否定大中華政府(國民黨、共產黨),多年來以「中華民族」為核心去教育民眾,令民眾接受如「洗腦」般的教育,盲目信仰大一統,但不代表全世界為了體諒中國,而需要降低自身界線,去遷就他們的不合理和盲目,而這種遷就造成了「中式政治正確」在世界各地肆虐。

什麼是「中式政治正確」?容我引用李怡先生的說話:「簡而言之,就是不顧現實、不講道理而只求滿足中共國的意識形態和面子的政治言辭,是等同手淫的意識自慰。」

而為了達成目標,如在商業層面要求各國公司,必須以「中國台灣」去稱呼台灣、不容許「中華民國」的存在,或用該國旗代表台灣。對於各言論加上限制—不能以對比去批評中國的問題、不可以令黨和領導有負面形象和對其開玩笑。而最嚴重是「大一統大於一切」,所以中國視清洗其他語言和文化是促進文明,「武統台灣」是必須和正當,不顧台灣人意願,與及對圖博(西藏)和維吾爾人(新疆)打壓和興建再教育營,視為「穩定國家」和「反恐手段」,並不斷向外國合理化這思路,讓有相同問題的國家互相認同,與及迫使他人承認,並且有兩個群體的不作為,也使到中式政治正確四處肆虐。

當大家批評這些問題時,中國就以國情、文化不一,拒絕承認任何批評,甚至以「國家利益」和「國家安全」,打壓一切「有害思想及言論」當中包括人權,民主等等,並且將這種價值觀輸出,令多個國家有相同問題的話,有根據地正當化侵害民眾,為了不讓他國說三道四,而強推「中式政治正確」時,西方左翼因反殖遺緒,及反對西方資本主義,而採取包容「中式政治正確」,漠視中國否決民主自由,讓中國拿著「政治正確」霸佔道德高地。

同時「華人社群」就因為對中國的認識,所以會「尊重」和「諒解」其國民行為,將問題推向政權,而不會認為是國民也有問題,但事實上,經過接近五十多年的時間,中國國民早已經接受中國這套,並且認同這些是合理主張,亦成為他們的主張,我不否認十三億人中,總有人醒悟當中不合理,甚至與中國對抗,但普遍來說人數不多,我們不能因為其少數,而認為普遍國民也可以改變,而對其國民採取忍讓態度,而不採取痛斥其思想問題,表態抗拒其中式政治正確,捍衛個人自由和權利。

中國上下就是利用各方包容和退讓,或為了利益,將自己的政治正確,與其說是政治正確,不如直接說是意識型態,不斷向外輸出,以「一帶一路」、「中華民族」、「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等形式去輸出,中國是重踏當年蘇聯的路,只是不用輸出革命,去令當地政權改變,而是用利益、錢、外交支持、協助串連各國,利用自由貿易的漏洞,在不透明的國内經濟和生產下,運用龐大人口,以低價人工壓榨出生產力,透支環境和天然資源,營造經濟繁榮的外貌,之後以「改革開放」去證明「經濟要發展,民主自由並不是唯一選擇」。

而這種情況,就是中國為何經常理直氣壯表示,中國不可以受西方價值影響,不會跟隨西方政制,甚至要求成為國際規則的引領者,原因就在中國在創造另一種意識型態,希望擺脫普世價值,人權保障,自由民主,去鞏固專制主義,抑壓民眾自主意識。

中國常說不要抱著冷戰思維,但我們知道中國才是這個國家,為了防範權力被奪,他們建立網絡長城、言論審查、社會信用系統、不斷增修法律、缺乏對政權的制衡、控制媒體和教育、打壓異見人士等行為,會隨住中國意識型態的發展,中國聯同各保守國家,威權國家,獨裁體系形成另一種陣營,合理以上行為去對抗民主自由。

坦白說,今日的世界,中國正在以自己的意識型態,抗衡西方思想,比起冷戰時期中,資本主義和共産主義互相封鎖,互相抗衡,今天更加沒有「中立」或「灰色地帶」,因為中國可以利用民主自由的空間,去滲透對方,相反中國可以將一切不利專制的資訊拒諸門外,也會動用當地族群,在其他國家去判鬥反對中國意識型態的人:如多倫多大學,圖博女生當選會長、赤燭遊戲的《還願》出現習近平小熊維尼、澳洲華人族群,反對驅逐通華人士。一切都顯示以中國的操作,是危及全球的自由。

或者,一些人還是覺得尊重和體諒作前提下,不能以對抗心態,才可以讓專制下的民眾,明白和理解民主自由,我不會說是錯,但若果一切只是單方面,體諒和諒解是浪費時間,因為對方不認同,也不諒解的話,便沒有尊重你的必要,到此時退讓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只會讓自己的底線與原則比對方踐踏,請在這時候捍衛自己的自由,連自己的自由是不可以靠別人捍衛的。

延伸閱讀:

李怡—《世道人生:政治正確》

何人可—《左翼的最大問題,是相信美國比中國更邪惡》

百彈齋主—《東西相異下,讓大中華陰影籠罩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