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錚錚鐵骨

中共自由派元老李銳離世,終年 101 歲。他臨終前向家人交代後事安排,包括:不開追悼會、不覆蓋中共黨旗、不進八寶山革命公墓。偏偏中共在八寶山公墓為其舉行告別儀式,李銳遺體被蓋上黨旗。

連「三不」遺願都無法實現,中共有多尊重李銳,可想而知。美其名曰告別,實際是羞辱,做門面工夫,難怪李銳女兒李南央說:「如果他在天有靈的話,他會非常非常難受的,而且會非常憤怒」。

李銳強調不覆蓋黨旗、不進八寶山革命公墓,其實等於跟中共劃清界線。他解釋不覆蓋黨旗的原因:「黨旗沾滿人民腥紅的鮮血」。至於不進八寶山革命公墓,是因為「那些躺在八寶山裏的人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他們」。

獨立思考、本乎事實說話的知識分子性格,成就他直言極諫,同時亦令他與中共越走越遠,「那面鐮刀、斧頭的黨旗上沒有我的位置」。看在中共眼裡,李銳的做法當然不能被接受,故汲汲於對外貫輸他「是一位馬克思主義者」、「共產黨的正部級幹部」。

李銳 1917 年出生,1937 年入黨,在湖南、延安等地從事青年和新聞工作。前法國總理克利孟梭說:「三十歲以前不相信共產主義,沒有良心;三十歲以後還相信共產主義,沒有大腦!」年少的李銳是有良心的左傾青年。

1958 年,李銳任水利部副部長,兼任毛澤東政治秘書。1959 年廬山會議上,因響應彭德懷,被定為「彭德懷反黨集團成員」,扣上「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的帽子,撤銷一切職務,不久更被開除黨籍。「文革」時又因得罪中央政治局常委陳伯達,被關押在秦城監獄,直至鄧小平復出才獲平反。

李銳八十年代出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青年幹部局局長、中共十二屆中央委員會委員、十三屆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離職後主管《中國共產黨組織史資料》的編纂工作。「六四事件」後,他長年呼籲中共改革,實行民主憲政,「唯一憂心天下事,何時憲政大開張」,被視為黨內自由派人物。

中共黨內的自由派,以胡耀邦、趙紫陽最為人熟知。胡耀邦逝世,趙紫陽遭軟禁,自由派已被重挫。自此,自由派只能藉一些文章、雜誌發不平鳴,《炎黃春秋》就是其中一本帶有自由派色彩的政治歷史評論刊物。李銳是《炎黃春秋》撰稿的常客。

2016 年,《炎黃春秋》被中國藝術研究院接管後宣佈停刊,竊以為是習近平有意打擊自由派勢力。

中共喉舌雜誌《求是》公開習近平去年8月部分講話內容:「全面依法治國不是要削弱黨的領導,要從中國國情及實際出發,不能照搬別國模式,決不能走西方憲政、三權鼎立、司法獨立的路」、「中國走向世界參與國際事務,必須善用法治,在對外鬥爭要拿起法律武器,向破壞者及攪局者說不」。此無異於令自由派的夢想幻滅。

李銳躺在病床上仍要大聲疾呼:「我那個時候不曉得他 (指習近平) 文化程度那麽低,你們知道吧?他小學程度……當然那個時候我也沒有甚麽看不起他,因為他是 (習) 仲勛的兒子」,甚至到最後不惜和中共決裂,跟習近平肅清自由派、窒礙中國民主化不能無關係。

李銳走了,留下許多名言,「毛澤東教育全體中共黨員,認清中國是蔣介石的,因而中國失敗得越慘越好,中國的領土被日本佔領得越多越好」、「對毛澤東繼續造神;對黨史繼續造假」。

新儒家學者徐復觀在<中國知識份子的歷史性格及其歷史的命運>中批評中國一般知識分子有純自私自利的個人主義的惡習。李銳是個例外,這也是他不平凡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