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成也好,敗也好,香港都會消亡。

其實由二千年起,中國就一直處理,包括香港在內的規劃,由宜灣區,九加二等等,簡單說就是透過內部分工,令到該地區產能,人員流動,資金流通,可以事半功倍,這點中國經常用美國的灣區經濟做例子,去讓大家有一個美夢。

但是有點大家心知肚明,就是美國的灣區經濟,無需要面對所謂「一國兩制」,但香港和大灣區就存在此問題:會計制度、法律制度、金融體系、專業認證、貨幣市場等等各種不一,但大灣區是整合區內,統合產業,統一政策,所以只會出現兩個情況;一是中國採用香港制度,迎合國際制度。二是香港配合中國制度,放棄過往制度,而現在香港的制度,是全面靠攏中國。

「中國只需要香港」

有人說,這樣處理的話,不怕香港特殊待遇會取消,我想了一段時間,我會問一句:「就算取消了特殊待遇,但好多過去的國際合作,或已經簽訂的合作,會否因此即時取消呢?」答案是不會,單單在國際組織的地位,都不會太大改動,而這點就是中國,不怕用殘香港的關鍵。

當習近平上台後,其實政策同手段越來越「急進」和「短視」,彷佛要在短時間內,盡量建立一些成果,之前我說過中國想盡量,令自己變成「大到不能倒」,所以我相信大灣區,就是透過整合區內一切,然後利用香港「過去」留下的條件,透過一路一帶的影響,令自己的正面或負面影響,都可以影響世界經濟。

所以對於香港會否持繼發展,中共和港共已經不太在意,他們會在意的是,到底還有多少時間,可以利用香港作為窗口,將外國技術、資金、人才,合作關係等,由港英累積到現在,一切成果轉化成中國擁有,所以不難發現由梁振英到林鄭月娥,已經不太理會港人所需,而係盡力配合中國國策行事。

二次殖民前後,中國就一直打通和香港的界線,由單程證、殺市政兩局,CEPA、自由行、宜灣區、港珠澳大橋、高鐵、新界東北,甚至中聯辦控制出版業,培植建制人士入大學,普教中一切一切,都是確保中國可以掌握香港各行各業,各個範疇的資源,令香港更依賴中國之餘,更可以落入中國控制。

「中國不需要香港人」

為了將港中界線模糊,上文所述的政策外,最重要是如何剝奪港人自主權,基於聯合聲明和基本法,香港先天就無權力處理,而當出現八三一決議,就更加無力阻擋,其實中國有多點自信,不推行國教,不落八三一決定,五十年內溫水煮蛙,根本難以激發本土思潮,問題就在中國急躁,引致「香港人」問題,成為歐美可用的材料。

當然最令中國坐立不安的主因,莫過於大中華主義的衰退,特別當進入互聯網時代,台港兩地出現對華的批判,藏維滿依然有民族意識,加上中國文革後,國民失去思想同價值觀方向,而改革開放後的功利主義,腐化了中國民眾思想,而中國長達百年的民族主義操作後,亦出現不同程度的疲態,或民眾自發過火行為,令中國必須以更「強勢」的言行,營造國家被其他國家針對和威脅,去鞏固國民向心力。

而在這背景下的香港人,無論高呼愛國,還是爭取獨立,其實在中國心中,都是養不熟的一群人,現在只是透過愛國政黨,商界,政界精英,或一群牆頭草等等,一小群掌握香港各項事務的人,去掏空香港資源,令港人難以生活,只能專注生存無暇顧及生存之外的事。

這些人有權力和地位,同時從各方面影響香港的文化,語言,價值觀,如辦學團體、娛樂媒體、報刊電視、出版業界等等,以矮化原有文化,令小孩對原有文化產生「厭惡」,加上單程證人口將原有的文化改變,原有港人族群就會被單程證人口掩沒,上下夾擊下,慢慢改變社會環境,從而將「香港人」同化為「中國香港人」,再轉為「中國人」,無需要用刀槍。

而為了達成這目標,除了單程證人口,作為清洗原有人口工具,中國必定消除區內藩籬,將各地地方色彩消退,讓區內人口四處流動,兼且有就業自由,以現時的情況,一旦大灣區內有就業自由,便定令更多中國人來港就業,因為以一些中低階工作,香港的工資水平都是較高,更不用提在未消除「香港特殊地位」前,香港身份證的吸引力,和往外走的方便性,依然對不少中國人有不少誘因來港工作。

因為我們現在才發覺問題,是因為我們將廿年,甚至三十多年的政策影響,集中一看,每件事的影響根本環環相扣,現在才驚覺問題的嚴重性。

「成敗也好,我們需要以推倒重來去對抗」

我在《必然的黑暗》中說過,香港人的結局:「對啊,這個未來是可見,中國不會接受香港人,只有當香港人斷絕和外國交流,服從中共一段時間,不再講廣東話,不再寫正體字,失去經濟優勢,也沒有特殊地位,不再以外國思想為尚,最重要是我們這代人去世後,「香港人」先會被視為「自己人」。」

這是香港人,在中國治下的結局,無論大灣區會變成什麽也好,香港人必定走入這地步,所以我在《獨立,本身就是推倒重來》:「其實我們知道,香港獨立等同推翻香港。矛盾嗎?獨立等同推翻,但這個是事實,我們很清楚現在掌握香港的人,只佔香港1%~3%,但香港的社會結構,商業世界,政府構成就是他們所掌握,某程度,我們是推翻這個龐大集團,推倒他們之後,香港現行制度結構,會隨之土崩瓦解,不論政制、法制、金融都會面臨重建的局面,我們是無法回頭。」

我們知道了結局,也知道要做什麽,但問題在「如何做?」我會說,不是焦土般簡單,而是為了令文明世界,明白中國如同當年蘇聯,試圖成為超級大國,建立現在秩序外的中國特色世界,香港就要用自身的墮落印證此事。

大灣區規劃全文,其實是直接將香港,成為吸納外國情報,資訊,軍民兩用科技,資金等基地,完全不打算掩飾,中國利用一國兩制,去令香港成為中國白手套,但只有香港人先可以舉發此事,盡早令香港喪失特殊地方,令世界知道中國的威脅有多大。

只是我們準備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