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4)古王國既終結

阿努瓦娜(Alluwamna),短暫的王位

關於鐵列平(Telipinu)在位晚期的歷史,我哋從西臺文獻中所知道嘅唔多。我哋只知道鐵列平沒有一位兒子存活到他駕崩時期,但我哋知道佢有一位女兒哈拉普斯基(Harapseki)同佢女婿阿努瓦娜(Alluwamna)。根據《鐵列平詔令》中的王位繼承規定,阿努瓦娜係鐵列平合法的繼承人。但我哋除咗知道佢曾經做過西臺國王之外,對於佢任內一切的詳情,我哋一無所知。關於阿努瓦娜的歷史文獻非常零碎,因此歷史學家無法拼湊出一幅關於佢在位期間一切的圖畫。但我哋知道阿努瓦娜嘅王位並不長久,因為好快就有人挑戰佢嘅位置,而且呢個人可能曾經出現過響上一期嘅介紹入面。

提哈瓦里(Tahurwaili),鐵列平詔令後的篡位者

阿努瓦娜嘅繼任人係提哈瓦里,有歷史學家認為提哈瓦里之前就曾經出現過響西臺歷史文件《鐵列平詔令》中,佢係謀殺阿穆那兒子迪蒂的同謀。最初同被彭庫議會判處死刑,後來被鐵列平改為放逐而逃過一死。如果提哈瓦里真係做到國王嘅話,相信佢好有可能係通過謀朝篡位嘅方式達到目的。如果歷史真係咁發展,我哋可以見到鐵列平苦心經營嘅一切:將制度化規章化嘅王位繼承寫入法律從而避免頻繁嘅政變陰謀,只係佢死後一代人就已經如同廢紙,冇人再尊重同遵守。關於提哈瓦里在位時嘅歷史,學者們所知道嘅唔多,只係知道佢同基祖瓦納(Kizzuwadna)嘅國王Isputahsu重申鐵列平時代的國際條約。提哈瓦里之後,歷史學家嘅認知出現咗一道斷層。

從漢提里二世(Hantili II)到穆瓦塔尼(Muwattalli),西臺古王國(Old Kingdom)晚期,刺殺篡位嘅老問題又再一次困擾西臺帝國

根據《西臺王表》,提哈瓦里之後嘅三位國王叫漢提里二世(Hantili II)、兹坦達二世(Zidanta II)同胡斯雅二世(Huzziya II),同鐵列平前三任嘅國王名稱相同。因此有理論認為後世人抄錄《西臺王表》嘅期間,錯誤將鐵列平之前嘅三位國王複製多次,因而出現三位同名國王嘅情況。但目前呢個假說已經不被主流歷史學界接受。響漢提里二世,阿努瓦娜之子在位期間,西臺本土北方嘅卡斯卡部落(Kaska)首次出現響西臺歷史記載中,並且佔領咗西臺宗教聖城那里克(Nerik)。此後的200年,西臺人都失去咗呢座北方重要城市嘅控制權。其他北方城市亦都出現脫離哈圖沙控制同遭到北方外族入侵嘅命運,西臺位於紅河的核心領土一帶因而岌岌可危。漢提里二世亦都再次重申鐵列平時代同提哈瓦里時代對基祖瓦納(Kizzuwadna)一份破碎嘅國際條約:

如果當偉大的王的一個社群,同埋佢嘅女人、財物、牛羊,搬遷到基祖瓦納,基祖瓦納應當將佢哋遣返西臺,當Paddatissu(基祖瓦納國王)的一個社群,同埋佢嘅女人、財物、牛羊,搬遷到赫梯,偉大的王應當將佢哋遣返基祖瓦納。(CTH26泥板翻譯)

條約顯示西臺古王國晚期,半遊牧民族以及佢哋嘅牲畜跨國遷移,造成咗唔少國際衝突同緊張嘅局勢。到咗兹坦達二世期間,西臺同基祖瓦納再次發生邊界衝突,兹坦達二世再次同基祖瓦納國王簽訂國際條約。呢一系列國際條約顯示半遊牧民族跨國遷移問題加劇。

胡斯雅二世(Huzziya II)同穆瓦塔尼(Muwattalli),西臺古王國嘅終結

1984年,考古學家響西臺首都哈圖沙嘅八號神殿發現咗兩個粘土印章,其中一個屬於兹坦達二世,另一個屬於一位此前不為歷史學界所知的西臺國王:穆瓦塔尼(Muwattalli)。而家歷史學家知道穆瓦塔尼係通過暗殺胡斯雅二世(Huzziya II)上位。穆瓦塔尼登位後,放過咗胡斯雅二世王后同兩位兒子的性命,並將佢哋提拔作高官,顯然係想收買人心。但佢嘅做法並無為自己帶來穩固嘅哋位,因為胡斯雅二世嘅兩位兒子反過來將穆瓦塔尼暗殺,為佢哋嘅父親報咗殺父之仇。西臺帝國再一次陷入嚴重嘅混亂同繼承危機之中,而呢個亦都意味往西臺古王朝(Hittite Old Kingdom)嘅終結同新王朝(New Kingdom)嘅開始。

西臺境外的局勢發展:米坦尼(Mitanni)的崛起和埃及對敘利亞哋區嘅野心

圖特摩斯一世石像,埃及

從西臺早期歷史開始,胡里安人(Hurrians)一直對西臺響敘利亞哋區嘅征服係一塊絆腳石。雖然哈圖西里一世開始進攻敘利亞,並在穆爾西里一世完成對阿勒頗嘅征服,但穆爾西里一世被刺殺後,西臺國內陷入混亂,都令到胡里安人有機可乘。胡里安聯盟利用咗西臺勢力下降所造成嘅權力真空,響美索不達米亞北部成立咗米坦尼王國(Kingdom of Mitanni)。但米坦尼嘅野心使佢哋無可避免哋跟埃及的勢力產生衝突。埃及國王圖特摩斯一世(Tuthmosis I,公元前1493年登位)征服咗巴勒斯坦哋區,並將埃及嘅勢力延伸到幼發拉底河。然而,埃及的征服相當短暫,到咗哈塞普蘇王后(Hatshepsut,公元前1479年至公元前1458年在位),埃及失去咗圖特摩斯一世征服得來的土地。新成立嘅米坦尼王國看準呢個機會迅速西擴,而佢哋嘅第一個目標正正就係曾經被西臺人征服過嘅阿勒頗。響西臺攻破城池之後,阿勒頗重新恢復獨立,但阿勒頗內部嘅權鬥、篡位同陰謀都令米坦尼王國有機可乘。米坦尼幫助阿勒頗被流放嘅王子伊拉米(Idrimi)奪回王位,從而換取阿勒頗王國成為米坦尼的附庸國。伊拉米登位之後向外發動戰爭,威脅到西臺屬國基祖瓦納嘅邊界。基祖瓦納同時成為西臺及米坦尼嘅附庸國,權力嘅天秤開始向米坦尼一方傾斜,呢個亦都好可能係基祖瓦納轉會成為米坦尼附庸國嘅最重要原因。從此,米坦尼將成為西臺安納托利亞東南部邊界最大的威脅。

當然,埃及唔會甘心只能夠短暫征服敘利亞地區,到咗圖特摩斯三世(公元前1479年登位),埃及又再次捲土重來。今次佢哋擊敗咗米吉多聯軍,一直打到去幼發拉底河,威脅到米坦尼響敘利亞嘅勢力範圍。亞述,巴比倫同西臺都有向圖特摩斯三世送禮巴結佢咁話。兹坦達二世甚至同埃及訂立條約,將一座西臺勢力範圍南部嘅城市同居住響裡面嘅人口移送到埃及,並向埃及提供僱佣兵。西臺同埃及建立正式外交關係其實係對雙方都有利,對於西臺而言,埃及幾乎冇可能威脅到佢響安納托利亞嘅統治,而埃及同西臺都有共同嘅敵人:米坦尼,因此兩國結成聯盟係響情理之內嘅事。然而埃及對敘利亞嘅再次征服亦都同之前嘅軍事行動一樣短暫,埃及並未能夠響當哋建立長久嘅統治勢力。其中一個例子就係突尼普(Tunip)同卡佚石(Kadesh)就響米坦尼煽動之下叛變。雖然叛變成功被埃及所壓制,但接下來的歷史將顯示米坦尼嘅勢力仍在上升階段,而埃及對米坦尼嘅勝利只係暫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