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知道自己身邊潛伏了多少共產黨員嗎?

香港人對中國共產黨了解十分有限。對共產黨沒有好感那一群,大概知道共產黨很壞,但如何壞,只有個朦朧的概念,譬如覺得在中國,沒有什麼人身保障。覺得共產黨引領中國強大的香港人,看到的都只會是高樓大廈和股票指數;問他們中國人想成為共產黨員,有什麼申請手續?親共反共的香港人,問十個十個都答不出來。筆者四年前的文章《叶璐珊和接受共產黨教育成長的那一代》[1],提及中國學生叶璐珊,競選香港大學學生會幹事時,輿論質疑她是「前共青團團員」。中國人如果看到這種新聞,一定會嘲笑香港人對中國的無知。中國學生是共青團團員有什麼好質疑?她是共產黨黨員也一點不奇怪。

筆者認識兩個來港讀書的中國學生,一個來香港讀碩士、一個來香港讀本科,兩個都是來香港前已經正式成為了共產黨員,兩人畢業後都留在香港工作。來香港讀本科那位,加入中國共產黨時可能剛剛十八歲,還在讀高中,也沒有什麼特別家庭背景,父母都不是共產黨員,但可能因為在鄉鎮地區成績優異,也可能黨支部書記知道這類成績好的學生很有機會出國留學,所以連共青團團員身份都沒有,就直接批准她加入共產黨。來香港讀碩士那位,四年前「叶璐珊事件」時對筆者說,公司的香港同事看到報導,用搞笑的語氣問她和另一位中國來的同事:「你哋係唔係都係共產黨員?」她們兩人不置可否顧左右而言他,沒有回答。香港的同事當然只是說說笑,但他們沒有想過,原來身邊就有兩位「偉大、光明、正確」的中國共產黨黨員。

有黨員身份的中國學生,大多數是二十歲左右便入了黨,受父母慫恿也好、被學校老師提拔也好,有些是紅二代紅三代,其餘沒什麼背景的,多少覺得入黨是朋輩間的一種榮耀,將來找工作等等在中國社會各方面都會方便一些。成為了共產黨員,如果覺得是年輕時「年少無知」的決定,可以自由退黨嗎?《大紀元》說退出黨、團、隊的人數,累積有三億多人,稍為對中共有點認識的人都不會相信。共產黨的黨章的確寫得清楚:黨員有退黨的自由。不過,主動申請退黨,亦即向共產黨說不,公然挑戰黨的權威,普通黨員有這個勇氣嗎?有勇氣,還要通過退黨的審核。詳細寫出退黨原因是指定動作,這種白紙黑字的紀錄,絕對有機會成為以後中國各式各樣政治運動的罪證。所以,只有移民到了西方社會、而且極不想再和中國、和共產黨有任何關係的中國人,才會主動要求退黨。否則,還是乖乖的定期進貢黨費給黨地方支部好了。

中國共產黨員出了國,有什麼責任?可以說沒有,但也可以說是責任重大。中共最成功的地方,就是把忠於中共的「自己人」,安插在「敵方」的各個領域中。中國就是勝在夠人多,十四億人中有九千萬黨員,比一個歐洲大國的人口還要多。出了國的黨員,像螞蟻般遍佈五大洲的各行各業,平時不需要和黨有什麼緊密連繫。但「養兵千日用在一時」,黨有什麼需要,像「國產凌凌漆」的周星馳,黨總有方法找到他。港共政權早在中共掌握之中,不過共產黨如果 1997 年前後沒有一早安插大批「自己人」加入政府,今天香港邁向專權社會的腐化速度,應該沒有那麼驚人和可怕。保安局、警務署、人民入境事務處、律政署這些重要部門,內部有多少個共產黨員、背後聽黨指揮辦事?在這些部門長期任職的香港人,還可能很天真的反問:我同事有共產黨員?有可能咩?

上段提及來香港讀本科的那個中國學生,畢業前需要到西環中聯辦辦手續,申請留港工作的通行證,申請表上有一欄「政治聯繫」。如果不是從政,香港人在政府表格見到這一欄,不會知道是什麼意思,可以如何填寫。但中國人當然知道這一欄是填「黨員」或「群眾」的二選一。她猶豫不決,不想寫黨員,但又不敢寫群眾,有點想留白不填。筆者反問她:「你以為不填,黨就不知道你在香港嗎?」這種中國人獨有的思想掙扎,香港會有越來越多人感受得到。「政治聯繫」不已經是這兩年多來選舉主任DQ候選人的理由嗎?正如共產黨員不會在香港公開自己的「政治聯繫」一樣,香港反共的抗爭者,遲早也不得不隱藏自己的「政治聯繫」,免遭受牢獄之災呢。

[1]《叶璐珊和接受共產黨教育成長的那一代》: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2/06/12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