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工程:羅馬是怎樣建成的VIII – 君士坦丁堡的餘暉(1)

低沉的夕陽響古典世界落幕,餘暉照亮古典世界最後一座偉大嘅城市:新羅馬(NOVA ROMA)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

今季會係《羅馬是怎樣建成的》嘅最後一季,由五賢帝時代(Five Good Emperors)晚期講起,時間跨度覆蓋羅馬盛世嘅終結,暴君康茂德(Commodus),塞維魯王朝(Severan Dynasty),三世紀危機(Third Century Crisis),分裂嘅帝國(Division of East and West),遷都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多神教嘅沒落同基督教的興起,以及羅馬帝國嘅東興西廢。由公元138年哈德良駕崩,到公元562年聖蘇菲亞大教堂(Hagia Sophia)落成。內容將涉及五賢帝之後羅馬政局、經濟、宗教嘅變化,同埋呢啲變化點樣影響古典時代晚期嘅建築史發展。

內容將包括以下超級工程:

  • 羅馬城最後嘅超級工程:卡拉卡拉大浴場(Bath of Caracalla, 公元211-217年)及戴克里先大浴場(Bath of Diocletian, 公元298-306年)
  • 古典時代晚期橋樑建築巔峰之作:君士坦丁大橋(Bridge of Constantine, 公元?-328年)
  • 古典時代最宏大嘅水利工程:瓦倫斯水道橋(Valens Aqueduct, 公元?-368年)及君士坦丁堡蓄水系統
  • 屹立千年嘅新都之盾:狄奧多西城牆(Wall of Theodosius, 公元404-413年)
  • 拜占庭建築之祖,揉合抗震設計嘅:聖蘇菲亞大教堂(Hagia Sophia, 公元532-537年/558-562年)
現存嘅瓦倫斯水道橋(Valens Aqueduct)
現存嘅狄奧多西城牆(Theodosius Wall)
現存既巴西里卡地下儲水庫(Basilica Cistern)

《羅馬是怎樣建成的》會響查士丁尼(Justinian,公元527-565年在位)年間結束,之後嘅阿拉伯征服以及古典時代建築技術嘅傳播會約略帶過。

歷史背景I 瓦解中的帝國

羅馬帝國嘅沒落,一直都係史學家爭論不休嘅話題,事實上,直到現今,好多嘢我哋依然唔明白,或者有好多嘢我哋永遠都唔會有明確嘅答案。雖然呢篇文章係主力建築史,但希望各位讀者都容我響呢度簡介一下目前學術界對晚期古典史嘅意見。

有理論指,羅馬帝國嘅政治體制本身有嚴重缺陷,軍人干政嘅情況嚴重,禁衛軍(Praetorian Guard)同邊疆駐軍忠誠度有問題,只要做皇帝嘅唔係一個軍中德高望重嘅大將(如圖拉真),好少人能夠真正駕馭到軍隊呢匹野馬。至於元老院(Senate),更加對呢個情況束手無策。所以發展到後來,羅馬帝國陷入災難性嘅內戰之中,內部危機將整個帝國嘅政治同經濟秩序推到崩潰嘅邊緣。亦都有理論指,帝國金銀礦床開始枯竭,而由於國防形勢日益惡化,出於防衛需要,政府必須應付水漲船高嘅軍費,結果必須將金銀幣大幅貶值,引起貨幣危機同嚴重通貨膨脹。

但最近歷史學家開始留意到,可能氣候先係一切嘅元凶。根據冰芯記錄,公元一世紀末羅馬溫暖期(Roman Warm Period)結束,北半球進入降溫週期。氣溫大面積下降引發農業危機,土地減產,能源捕獲量(energy capture)下降。受衝擊最嚴重嘅係居於較高緯度、土地承載能力低下哋區嘅民族,呢啲蠻族因為糧食不足向較溫暖地區遷徙,引起連鎖反應衝擊原有嘅國際秩序,引發戰爭頻率嘅上升。呢個學說從1990年代之後,越黎越受歷史學界歡迎。氣候決定論者(Climate determinism)認為,政治架構同行政、繼承混亂只係羅馬沒落覆亡嘅助燃劑,真正嘅始作俑者係氣候。一旦氣候開始降溫,農業社會受到根本上嘅衝擊,帝國衰落嘅過程就會變得不可逆。

呢個問題目前尚未有確切結論,我哋暫且唔深入探討,以下內容只會大約列出歷史發展的過程,作背景簡介。

Marcus Aurelius

兩張電影《帝國驕雄》(Gladiator)中晚年Marcus Aurelius 的劇照

榮譽之終結

無論真相係點,我哋知道嘅史實係:羅馬帝國嘅噩夢係從160年代開始。當時哈德良(Hadrian)繼任者安東尼(Antoninus Pius,公元138-161年在位)年事已高,安東尼嘅養子馬可.奧勒留良(Marcus Aurelius,公元161-180年在位)繼位。馬可.奧勒留良繼承左一個處於十字路口嘅帝國。雖然佢南征北伐、車馬勞頓,打擊左東面波斯帝國嘅威脅,平定左多瑙河以北嘅日耳曼部落,但漫長嘅戰爭同征討只帶來國庫嘅虛空同一場大瘟疫。馬可.奧勒留良死後,佢破左百年來賢人繼位嘅傳統,將帝位比左佢個仔康茂德(Commodus,公元180-192年在位)。康茂德又唔生性,不理國事而只縱情聲色犬馬、競技鬥獸、任由朝綱敗壞、用人不當、又倒行逆施亂殺人;或許羅馬真係因為氣候變遷而面對危機,但國君嘅無能相信亦都責無旁貸。公元192年康茂德響浴場被被勒死後,羅馬再次陷入混亂。193年,一年之內羅馬出左五個皇帝,全部都係被謀殺而死,而大內禁軍(Praetorian Guard)首長把持朝政、為所欲為,將羅馬嘅朝政陷入一片混亂。

塞維魯王朝及三世紀危機

呢個情況一直到北非大萊普提斯城(Leptis Magna)出身,非拉丁人血統嘅塞維魯(Septimius Severus,公元193-211年在位)先暫時將局勢穩定落黎。塞維魯再次展開擴張政策,向南同向東拓展疆土,取得左一定嘅成果。而佢嘅仔卡拉卡拉(Caracalla,公元211-217年)響軍事上亦奉行擴張政策,但卡拉卡拉對內政策極度高壓獨裁,對公民社會嘅打壓尤甚於一世紀兩位暴君卡利古拉同尼祿。一系列嘅窮兵黷武,殺雞取卵式嘅稅收同貨幣政策,將輝煌一時嘅羅馬帝國推入超級通貨膨脹(hyperinflation)嘅旋渦,而政治局勢、軍人專政同繼承危機就將羅馬帝國推入內戰狀態。呢段期間,羅馬對外戰爭失利,蠻族入侵,民生經濟一片凋零,響260年,甚至有兩大片行省地區短暫分裂出去,形成西北歐嘅高盧帝國(Gallic Empire)同覆蓋中東、埃及嘅帕米爾拉帝國(Palmyrene Empire),直到273-274年先後被奧勒良皇帝(Aurelian)收復。

貶值中的貨幣
從羅馬版圖中分裂嘅高盧帝國Gallic Empire(綠色),同帕米爾拉帝國Palmyrene Empire(黃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