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3)鐵列平詔令

兹坦達(Zidanta),王室內的自相殘殺

唔知大家仲記唔記得兹坦達(Zidanta)係邊個,佢就係漢提里嘅女婿,亦都係幫助佢刺殺穆爾西里一世(Mursili I)嘅同謀。當兹坦達做出呢種事嘅時候,恐怕佢對王位都係有好大嘅野心,佢唔甘心漢提里一直做西臺國王。正因為咁,當漢提里年老嘅時候,兹坦達通過密謀暗殺漢提里的合法繼承人兒子和孫子奪取大權。歷史學家發現,關於兹坦達嘅記載近乎空白,咁可能意味著佢用各種卑劣手段奪取得來嘅王位並唔長,因為兹坦達好快就被佢嘅兒子阿穆那(Ammuna)刺殺。呢個亦都應驗咗Tegarama神殿嘅預言,由於漢提里同兹坦達都係靠流王族嘅血上位,因此佢地嘅王位亦都受到詛咒,冇人可以坐呢個大位坐得長。

阿穆那(Ammuna),更多流血事件

響阿穆那任西臺國王期間,西臺嘅國運一落千丈,響佢任內發生咗一場大旱災,牲畜同農作物嚴重失收,西臺經濟同糧食供應嚴重短缺。《鐵列平詔令》將此列作阿穆那弒父奪權嘅天罰。正所謂禍不單行,當旱災蹂躪西臺本土嘅同時,西臺本土西南部一大堆小國,包括Adaniya同阿札瓦地區紛紛對西臺採取敵對態度,切斷咗西臺通過托魯斯山脈隘口對敘利亞至關重要嘅貿易路線控制權。為應對益嚴峻嘅危機,阿穆那帶兵踏上戰場,希望可以避免西臺帝國嘅解體。佢嘅事蹟記載響一部非常零碎嘅《阿穆那編年史》泥板上面,歷史學家相信佢嘅對外戰爭或者有部分成功,但西臺帝國本土以外領地解體嘅趨勢已經無法逆轉。西部嘅阿札瓦、北部嘅卡斯卡(Kaska)地區、東南部嘅胡里安人紛紛與西臺敵對。直到阿穆那自然死亡嘅時候,西臺已經唔再係果個曾經不可一世嘅偉大帝國。而阿穆那嘅死,響哈圖沙亦都觸發新一輪嘅流血事件。

胡斯雅(Huzziya),失敗的陰謀

阿穆那死後,佢嘅兒子迪蒂(Titti)同小漢提里(Hantili)都被親衛長官嘅親信刺殺,背後指使嘅相信就係胡斯雅。但當胡斯雅登上大位之時,阿穆那仲有一個兒子仍在人世,佢就係胡斯雅姐夫鐵列平(Telipinu),亦即係之前有提及過西臺史一份重要歷史記載《鐵列平詔令》嘅頒布者。由於胡斯雅王位唔穩固,佢視鐵列平為眼中釘,並密謀將佢剷除。當然,幸運嘅係鐵列平一早察覺咗呢個陰謀,並且及時反擊發動咗一場政變,保住咗自己嘅性命。鐵列平對戰敗嘅胡斯雅決定網開一面,冇將佢殺死而將胡斯雅同佢五個兄弟流放,借此終結多年以來冤冤相報、血流成河嘅局面。深謀遠慮嘅鐵列平眼見過去數十年西臺各種亂局令國家元氣大傷,因此佢決定進行一次徹底嘅改革,希望可以終結一切亂象。而事實上,鐵列平嘅登位,亦都意味住西臺進入一個新的時代。呢一年,係公元前1525年,距離穆爾西里一世遭刺殺已經65年。

鐵列平(Telipinu)嘅對外戰爭

放逐咗胡斯雅之後,鐵列平治下嘅西臺帝國百廢待興,佢嘅首要任務就係響戰場上面對外敵,重奪前任國王所失去嘅土地。佢首先向東南面進軍,收復咗卡爾凱美什(Carchemish)以北嘅一堆城市。鐵列平嘅南征北伐使紅河一帶的西臺核心領土牢牢地掌握響哈圖沙手上,亦都恢復咗西臺帝國由紅河到地中海,東至幼發拉底河嘅版圖。鐵列平亦都同一個新成立嘅國家基祖瓦納(Kizzuwadna)嘅國王Isputahsu簽訂咗西臺史上第一份國際條約,劃定兩國嘅疆界。Isputahsu承認鐵列平新征服嘅城鎮屬於西臺版圖之內,而換取鐵列平承認基祖瓦納嘅主權同獨立。至於點解鐵列平唔挾餘威出擊,攻打基祖瓦納而願意承認對方主權,歷史學家對此則意見分歧,但可能係為避免將基祖瓦納推向胡里安人一邊,亦都係鐵列平決定不對此作軍事征服嘅原因之一。響西臺古王國(Old Kingdom)歷史上,胡里安人已經為帝國帶嚟太多嘅麻煩。而且此地距離西臺本土太遠,補給線太長,加上鐵列平不希望因長時間在外征戰而忽略哈圖沙發生政變嘅風險,亦都為佢嘅對外戰爭帶嚟局限。

鐵列平詔令(Proclamation of Telipinu, Edict of Telipinu)及王位繼承制度改革

《鐵列平詔令》泥板原物(CTH19, KBo 3.1)

正當一切似回復正軌之時,響西臺本土卻傳出胡斯雅同佢五個兄弟被暗殺嘅消息,陰謀者坦努華(Tanuwa)同佢嘅同謀被捕並被彭庫議會(panku)判處死刑。但鐵列平決定將刑罰改為流放,佢認為冤冤相報不能為西臺帝國帶來和平,所以決定對陰謀者從輕發落。但鐵列平嘅仁慈並無為西臺王室帶來長久嘅安寧同平靜,鐵列平嘅王后同兒子不久後又再死於暗殺陰謀。心碎嘅鐵列平從此痛下決心要改革西臺嘅王位繼承制度,從根本上改變西臺王室經常發生奪權陰謀嘅局面。

為一勞永逸咁解決西臺王位繼承制度上嘅問題,鐵列平召集咗彭庫議會,並向佢地頒佈著名嘅《鐵列平詔令》,詔令中重提西臺史早期繼承制度嘅混亂同對西臺國政造成嘅破壞,並將正室所生兒子繼承制寫入法律。先讓一位國王正室所生的王子作為太子,如果正室無後,太子嘅位置就由側室所生的王子擔任。如果國王沒有兒子,則由正室所生的公主的女婿就任太子。《鐵列平詔令》嘅好處係將王位嘅繼承制度化,壞處就係限制咗日後繼任國王選拔太子嘅權力。

除此之外,《鐵列平詔令》亦都確定咗一人做事一人當嘅法例,廢除咗株連九族嘅做法。詔令中明確寫道:如果有一位王子犯咗罪,就只有佢一個承擔,佢嘅兒子同親戚無需要負上責任,而佢嘅房屋同財產亦都不會被沒收充公。除咗將繼承制度寫入法律之外,《鐵列平詔令》亦都介定咗彭庫議會同國王嘅職能同權利,而王室成員嘅行為亦都唔再係無法可依,因為彭庫會議有權就王室成員對其他王室成員嘅暴力行為展開調查同聆訊。通過呢次立法,鐵列平希望西臺王室終於得到安全保證,能夠過免於恐懼嘅日子。而西臺帝國本土政局亦都穩定下來,鐵列平嘅改革可以話某程度上達到咗佢嘅目標,呢年係公元前15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