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付中國移民絕招 – 取消永久居民資格 終身禁止入境香港

醫生護士工作超標,令中國移民(殖民)劣象再次成為爭議,不少矛盾指向單證程,其實取消單證程制度,亦無法解決香港人口過多的現實,所以更為重要的課題是:驅逐中國移民(殖民)出境。

即係咁,我要提供一個大膽的solution。

對中國殖民者亮出屠刀

吾人集港獨﹑本土﹑右翼﹑排外﹑法西斯於一身,千萬人唯吾往矣,講一些別人不敢講的話:香港不歡迎中國移民,引用外交術語,叫persona non grata,政府有權禁止該等人士入境或遞解出境。英治時代,懲治國共兩黨麻煩人物,甚至處理一般罪犯,港府常用手法,就是拘留及遞解出境,那些年有不少相關新聞報導,有歷史先例可援。筆者讀過杜葉錫恩自傳,記得一條叫Detention and Deportation Ordinance的法例,炮製揭發不當行為的市民,其後於1995年廢止(讀歷史好緊要)。香港儘可運用相同手段,以中國移民「影響香港社會安寧及國家安全」為理由,將其驅逐出境。

在此列明中國移民(殖民)建議條款:1997年7月1日或以後,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原點移民至第三國,取得香港永久居民資格之人士,即時取消其香港永久居民資格,勒令在限定時期內離開香港,否則香港政府將予遞解出境,上述人士終身不得入境香港。

請留意,針對目標不僅單程證移民,還覆蓋投資移民﹑專門人材﹑留學生在港工作﹑港漂等,總之無所不包。

這個建議,可以削減香港人口之餘,更防範中國移民以各種手段入境侵害香港資源,例如,在公屋屈蛇及往醫院看診。或許有人批評毫無人道,話說在前頭,香港擁有批准拒絕入境的主權,旁人豈能說三道四?吾人亦絕不關心中國移民及中港家庭生死存亡,現在是中國殖民要消滅香港民族,豈能坐以待斃?套用毛澤東邏輯:反殖不是請客食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緻,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讓。反殖就是暴動,是香港民族推翻中國殖民階級的暴烈的行動。往後香港政治指導原則,就是反殖運動,不是民主運動。沒有什麼民主派﹑建制派,只有反殖派和親殖派。反殖就是血腥殘暴的族群鬥爭﹑民族鬥爭﹑階級鬥爭。港人最好有此覺悟。

屠刀也為與殖同謀的香港人而設

解決中國移民,亦要「慰問」親殖港人。部份港人長時期停留中國,身體不適才回港就醫,對長時期居留香港之港人極不公平。有見及此,吾人建議使用「停留香港本地時間」為原則,使用移動平均法(Moving Average, MA)計算,除非有正當理由,例如公司書面證明之經常出外人士如導遊﹑空中服務員﹑機師等,假設居留香港不超過過往N年內的若干分數者,即失去使用公共醫療,乃至其餘公共資源的資格,我提議過去四年內停留達三分之二為標準。是否對移民外國的香港人不公?對不起,誰叫你移民外國,汝等回到香港,祈求無事無幹吧。與中國移民通婚者,因驅逐中國移民而家庭人口數量減少,必需強制交回公屋,租住私人樓宇,騰出公屋讓真正香港人居住。他們要重返公屋,需要重新排隊:沒有與中國移民通婚,全家為真正香港人者是一條隊,與中國移民通婚者是另一條隊,在吸納大部份前者的情況下,才考慮後者之申請。

講得明白點,吾人就是要做一個社會工程social re-engineering,透過排斥(exclusion)與隔離(segregation)政策,使到真正香港人重奪香港,也可稱之為排斥中國法案(China Exclusion Act)的雛型。

調整職場勞工技術

關於勞力問題,面臨老化及壽命延長之問題,除了別無選擇的延長退休,吾人建議降低學童就業年齡及促進自動化。本人母親經常說,她在小學便要上班工作,此乃當年普遍現象,不過後來義務教育將幼童趕出勞動市場,在學校學習沒用的樣板知識至二十幾歲,損害就業活力及技術。現在科技發達,小童比以前更聰明,應該在初中使其參與工作危險性較低的工種,盡快投入儲蓄行列未雨綢繆,吸收工作技巧及減輕父母負擔,甚至提供稅務優惠。一些厭惡性行業,如洗碗及農作,可以輸入外勞,不過就像近年大興工木的中東國家,勞工簽證不能成為永久居民,等同用完即棄。實在沒有勞工參與之工種,乾脆積極研究機械化,這些低技術工作,反正遲早會被科技取代。我也不是盲目反對移民-只是反對敵國殖民,調控人口組成與增長率-始終人口與經濟是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