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2) 穆爾西里一世

王位的繼承危機

年老的哈圖西里一世響病榻前召集咗一大班西臺帝國最有影響力嘅人,聽取繼承嘅指示,呢個可能係影響西臺政局發展最重要嘅一道命令。事實上,當哈圖西里在位之時,西臺已經麻煩多多:佢委派管理新征服得來土地同城市嘅兒子經常同佢作對,並發動叛亂。雖然佢親自平息咗叛亂、流放咗始作俑者,但換黎嘅係王室家庭內深層次嘅不信任。本來哈圖西里一世打算立外甥作為太子,但當佢年老時卻發現呢位外甥根本不足以承擔大位:呢位外甥聽佢呀媽話多過國王嘅命令,而且們佢聽信讒言、冇同情心甚至冷血,哈圖西里一世對呢位繼任人選產生厭惡,為確保西臺帝國嘅江山穩固,佢廢黜咗呢位太子,並且另立自己年紀尚輕嘅孫子穆爾西里,即後來嘅國王穆爾西里一世一(Mursili I)作為新任太子。哈圖西里千叮著囑參與彭庫議會(panku)嘅元老,希望佢哋輔助穆爾西里管治龐大嘅西臺帝國,如果帶佢上戰場,必定要將佢安全且完好無缺咁帶返黎。彭庫議會作為西臺帝國嘅監督機構、顧問機構同元老院,好自然就接受咗哈圖西里嘅託付,而待彭庫議會聽完最後遺言,哈圖西里呢位一代君王就永遠咁閉上咗眼睛。

穆爾西里一世(Mursili I),巴比倫的征服者

由於穆爾西里一世登基時年紀尚輕,歷史學家相信當時西臺王室可能由一位叫Pimpira嘅王子攝政。根據《鐵列平詔令》中記載,穆爾西里一世登位初期西臺本土和平同團結,使穆爾西里可以專心應付祖父所交帶落嘅使命:征討位於敘利亞嘅阿勒頗。關於穆爾西里嘅阿勒頗戰役的記載唔多,《鐵列平詔令》中只有三行篇幅,但相信由於雅姆哈德王國(Yamhad)已經響哈圖西里一世嘅攻擊之下被嚴重削弱,所以西臺軍隊最終攻陷咗其首都阿勒頗,並將戰利品同戰俘帶回哈圖沙。

對於穆爾西里一世而言,雅姆哈德王國被消滅,意味著整個南美索不達米亞已經中門大開,佢乘勝追擊。根據歷史記載,野心勃勃嘅穆爾西里一世最終揮軍直指美索不達米亞一座最大、歷史悠久且知名度最高嘅大城——位於美索不達米亞南部蘇美爾地區嘅巴比倫(Babylon),並將其攻陷,帶回戰利品同戰俘。呢件事同時記載響《鐵列平詔令》、《巴比倫編年史》及數百年後穆爾西里二世《編年史》泥板上,可信度極高。西臺軍隊攻入巴比倫,亦都意味住著名嘅漢謨拉比王朝終結,並被加喜特(Kassite)王朝取而代之。當然,我哋同時必須明白一點,就係穆爾西里一世對敘利亞同蘇美爾地區嘅征服只係短暫性質,由於此地距離西臺本土非常遙遠,西臺人並不能預期呢片廣闊嘅土地長期成為西臺嘅附庸國。但此次軍事行動所帶黎嘅財富係巨大,而且西臺人同巴比倫加喜特(Kassite)王朝嘅聯盟,亦都有助消除胡里安人嘅威脅。另外,穆爾西里一世亦都利用呢個史無前例嘅偉大征服,建立響西臺國內同國際間嘅威望,就好似佢嘅祖父哈圖西里一世將自己嘅軍事成就比作阿卡德的沙貢一樣。

響穆爾西里一世治下,西臺帝國完成咗對阿勒頗同巴比倫嘅征服,穆爾西里從前線返國,衣錦還鄉,然而好景不常。響巴比倫被攻陷之後,穆爾西里凱旋回國冇幾耐,穆爾西里一世就響哈圖沙被刺殺身亡。而根據《鐵列平詔令》,刺客竟然就係穆爾西里嘅妹夫漢提里(Hantili)及其女婿兹坦達(Zidanta)。而呢位刺客漢提里通過咗呢場流血政變奪得咗西臺帝國的大權。

漢提里(Hantili),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

歷史學界發現,對漢提里嘅在位期間嘅記載比較零碎,但我哋知道佢在位時間都頗長而且發生咗好多事。漢提里登位後模仿兩位前任進軍敘利亞,並且行軍至幼發拉底河沿岸嘅卡爾凱美什(Carchemish),征討胡里安人。響佢回國嘅途中經過Tegarama,響當地嘅神殿尋求神喻。然而神喻對佢非常不利,因為佢殺害穆爾西里一世嘅事,天神將會降下懲罰。對漢提里而言,第一個懲罰就係胡里安人再次入侵西臺本土,並任意大肆掠奪。只有當胡里安人進軍至哈圖沙先至被擊退。漢提里甚至將其王后Harapsili同兩個兒子移送離開哈圖沙,並送到另一座較安全嘅城市Sugziya。但Harapsili同兩個兒子都響Sugziya逝世,而且當時陰謀重重,三人死因相當可疑。雖然漢提里最終成功度過難關而且活到老年,但正所謂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佢最終將會親眼見證住最初幫助佢政變嘅親密戰友對佢拔刀相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