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的問題已經不在膠,而是左翼就是問題

香港連續兩年的流感高峰期,已經令香港醫療系統崩潰,而今次係首次由「精英階級」提出單程證政策,所帶來每日一百五十人的人口增長,令香港出現社會問題,就引起左翼反彈,謬論四出,例如「如何證明一百五十人會用公共醫療?」、「反對單程證用醫療資源如反對弱能人士使用」、「在香港家庭團聚是人權」等等……

香港左翼為了滿足對「平等」衍生的大愛包容,確保普世價値的絕對正確,他們選擇忽略現實問題,忽略人性,而「單程證」就是他們自我滿足的地方;他們選擇無視「單程證的不合理」,以「家庭團聚」去掩蓋香港不可以審查,及拒絕單程證的不合理;無視「單程證」人口年齡偏高,增加社會負擔,人口老化問題更嚴重;忽略過多外來人口,文化差異造成社會矛盾;更不用說,香港的發展根本承受不到過多人口;而更重要是「單程證人口」並不是弱勢社群,他們背後係中國族群,在港中不對等下,「單程證人口」絕不弱勢,亦出現「單程證人口」,不願融入香港的情況(學習廣東話,正體字等)。

香港左翼就是無視現實種種問題,甚至忽略本身香港的問題,一味講求實現「普世價值」,不願面對港人問題同痛苦,只要求港人實踐左翼思想,而一眾左翼不但解決不到現今問題,而他們提出的想法,更加造成更多問題,甚至站在所謂「弱勢族群」,而選擇與中國共同迫害港人,但任社會大眾如何駁斥,左翼依然以「普世價值是對」,去否認任何的指責。

在兩三個月前,看國際新聞時,有左翼政客説左翼在委內瑞拉的實驗失敗了,我看到這句,我是覺得心寒,當委內瑞拉變成半獨裁威權,民主制度崩潰時,國内經濟崩塌,然後民不聊生,造成大量難民之後,只是覺得「實驗失敗」,甚到最令人心寒,是他們無視馬杜羅的威權行為,獨裁手段在先,反指現在反對派的反抗是美國為首的國家,對委內瑞拉的干預,意在打壓左翼思潮,而毫不在意馬杜羅的行為,並沒有思考左翼政府,如何引致委內瑞拉崩潰。

當看到左派的「活躍」,令我不禁要想—到底「左的問題不左,而在膠」這句是否錯?而是「左本身就是錯?」才是對?我一直以來主張左右本身並不重要,因為大多數人不可能只有一邊,有很多問題並非左右二元,特別經過二戰後,各國都針對「極右」下,其實很難極右,但是……極左呢?

川普上台,令大家都好小心「白人主義復興」,因為我們會知道「右」會有3K黨,納粹德國,軍國主義等例子,所以我們一直避免極右化,但左翼上台呢?一般就視為人民渴望改變,改革的開始,但「左」真是無問題?這樣蘇聯、中國、北韓、赤柬呢?甚至現在的委內瑞拉政權,他們都是由「左」演變而來,難道「左」真是沒有問題嗎?

如果我們理解左翼的起源,我們不難發現,現今的左翼在當初普世價值中,著重的是「平等」的元素,現在再混合「政治正確」:保障性小眾、女權、環保、保護弱勢社群,各種受不公平對待的群眾,或任何人權議題與「進步思維」,而左翼天生自居為「弱勢」發聲,在這種因素下,差不多一質疑左派或左翼,不理動機和問題,就會被冠上「父權」、「歧視」、「種族仇視」、「反同」各種負面標籤 (我試過解釋單程證不合理後,被標籤反同性婚姻,WTF?),因為現在的「政治正確」,本身初衷是好,但現在反而成為一種「打壓工具」。(隨時我出文後就會被人標籤)

現在左翼的問題,除了左膠的脫離現實、理想化、離地、理論化、去脈絡化、亂搬龍門等等,最重要是「自以為左翼思潮不會帶來問題」,一直以來,一談到左派衍生的政權,他們都認為這些政權不是脫離左翼思想,便是受到西方打壓才失敗,但他們不會承認「左翼思想」是做成問題的來源,他們會以任何論述同理論,不斷辯解同解釋他們的行為,但不會承認做錯,這個正正是現今左翼的問題。

左翼經常視自己是體制以外的獨立存在,所以習慣了自己詮釋的世界,對社會問題的描述,是客觀和正確,但問題是左翼都是體制內,都會有影響力,但他們從來不願承認這點,就算世界上有多個以「左翼」為基礎的政客、政黨、政權,當他們發生任何問題,其他左翼就會指他們不是「自己這種左翼」,去迴避對左翼的批判,確保自己道德上的超然

而左翼所提出多元尊重,有一個前設就是「進步思想」與「左翼主張」是無容置疑,及不可挑戰下,必定是人類進步的條件,我不能說全部是錯,因為有一些事是正確,但左翼就拿著「部份正確」,去脅迫大眾全盤接受,從而改變社會價值觀,就算會產生更大矛盾和衝突,就要以「左翼」這套為唯一正確,當有唯一正確,那裡有多元空間?正正這點,近代左翼更喜歡以「法律」確立正當性,大於與社會大眾取得共識,因為一旦成為法律就難以修改。

左翼也好,左膠也好,白左都好,好多問題是共同,甚至我們以為極左份子先有的問題,除了「自以為左翼思潮不會帶來問題」或「左翼思想是唯一正解」,更嚴重左翼是從不認為自己有問題,或當有問題時,去自我反省或檢視自己,這個已經成爲整個左翼的通病。

左翼又好,右翼又好,問題一定有,而且最重要是我們有沒有面對,正如就算右都有問題,但長期以來,右的問題係大家會承認,但左翼呢?因為近代走向「政治正確」議題,和集中「人權問題」,充份發揮「進步思想」,加上為弱勢群體發聲,令到左翼看似「無害」,實際上左翼的負面影響是存在,但左翼從來無面對過這些影響(如英國左翼政客主張脫歐,但無任何應對措施),當自己的問題都不願面對,左翼又如何說服大眾?

到了今日,世情的複雜已經不是,單純靠左與右可以解決和處理,不論自居左翼,還是右翼都是過時之舉,到了今天,高呼「我左我驕傲」的左翼,甚至視被罵「左膠」是一種對左的認定,是視左翼是唯一信仰;還是享受所謂左翼,為弱勢發聲的高尚道德?我不知道,但我現在看到的是,當中國和香港有矛盾,香港的左翼,會堅定站在中國這邊,然後再用愛國不愛黨,一大堆謬論去掩飾矛盾,忽視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