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懶人包(之二)

(前文:「中美貿易戰」懶人包

Q9. 中美貿易戰的最新戰況如何?

中美雙方最高級別官員去年十二月一日,趁G20峰會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會面。會後美方宣佈,原定今年一月一日加徵中國貨品懲罰性關稅,順延至今年三月二日。一月初,美國派出商務局副部級官員訪問北京;上星期三(1月30日),中國派出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到訪美國首都華盛頓。一連兩天會面,卻沒有傳出什麼令人意外的消息。中方仍然以增購美國農產品作餌,期望美方會「見錢眼開」而宣佈停戰。

會面後的記者會在美國總統橢圓型辦公室進行。劉鶴在全世界記者攝影機前,結結巴巴的對美國總統拋出幾個英文單字,先說了 500 萬( five million ),中方翻譯馬上補充一個「噸」字,劉鶴再畫蛇添足的加一句「每天」( per day )。中國當然不會每天買 500 萬噸美國大豆,但可以看清中方戰略:中國只想強調多買美國農產品,以換取美方停戰。

Q10. 美國會接受中方只增購美國農產品而暫停貿易戰嗎?

除了減少中美貿易逆差,美方對中方盜取美國企業知識產權、中方法例規定美國企業必須與中資合資經營以強迫轉讓技術、中方大規模補貼國營企業以打擊外國競爭對手、中方在各個行業限制外國投資等等,都是美方指控中方沒有履行 2001 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WTO )時所作出的承諾。

去年九月中,美方宣佈加徵中國貨品百分之十懲罰性關稅,美國股市當時處於歷史高位。不過由十二月初開始,到聖誕節前夕,美國股市下瀉了百分之十六。反對貿易戰的美國評論人,大多歸究貿易戰為市場帶來太多不明朗因素,令投資者卻步,因而令股市大跌。據說美國總統當奴侵對股市大跌大發雷霆,指責聯邦儲備局主席加息加得太快;他亦因此對中國「釋出善意」,三番四次放風表示中美雙方會談進展良好,大有在三月二號談判限期前和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的意圖。

Q11. 中美貿易協議,是否由美國總統一個人決定?

美國國會在 2002 年以 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之名,授權總統和其他國家談判貿易協議。國會對協議有否決權,但不能單方面修訂協議內容。因此,即使總統大人心急和中國講和,宣佈達成協議,美國國會如果對協議不滿,仍然擁有最後否決權。

這保障中美協議的門檻不可能定得太低。而且,美國副總統彭斯上月中再次發言攻擊中共,指中共以債務外交和不公平貿易在世界擴張,大有「夾住當奴侵唔俾佢褪」之意。當奴侵的噩夢,是共和黨內部「籠裡反」,令民主黨彈劾自己的計劃有機會成功。總統被成功彈劾下台,副總統便會補上成為新一任總統。政治風譎雲詭,當奴侵大概不會不知道自己隨時四面楚歌;他可以把內閣成員逐一「炒魷魚」,但卻對有權彈劾他的國會成員、和他一手欽點的副總統,動不到分毫。

所以,中美貿易協議的成敗,表面上由總統一人決定,實際上副總統和美國國會成員在背後有一定的制衡力量。

Q12. 除了加徵懲罰性關稅,美方還對中方有什麼其他攻勢?

加徵中國貨品懲罰性關稅,並非美國打擊中國經濟的唯一手段。美方宣傳,加徵中國貨品關稅是為了減少中美貿易逆差;然而,這幾個月來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繼續擴大,這種說法看來有點站不住腳。其實,美方加徵中國貨品關稅的真正目的,是增加出口美國貨品的成本,令工廠設在中國的商人,儘快把生產線撒離中國(見上文Q7)。

去年十二月一日中美峰會的同一天,華為創辦人任正非的女兒、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加拿大溫哥華機場轉機時被捕。上星期劉鶴到訪華盛頓前夕,美國正式向加拿大提出引渡申請,控罪包括華為違反伊朗禁售令、盜竊電訊公司 T-Mobile 的商業機密等等,罪狀總共二十三條,起訴的法院分別在美國東西兩岸。美方重申,拘捕孟晚舟和中美貿易戰無關,不過沒有多少評論相信此一講法。

因此,假設中美達成某種形式的貿易協議,美方停收中國貨品懲罰性關稅,但這並不代表中美貿易戰因此告一段落。短期而言,戰爭模式極有可能從徵收關稅,改為打擊中國高科技產業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