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的本質

到底國家對人有甚麼意義呢?我自己的看法是十二個字:「國無人,定必亡;人無國,也可生」這十二個字,我曾經用來提醒大家,對組織的基礎而用過,但無論是組織,社團,還是國家,甚至一種理念,其實同一道理,沒有人支持就會失去價值,也沒有方法繼續發展。

國家的存在,本來不是必然,只是一群有相同價值,相同利益,而共同組織的事物,國家不可能凌駕在人之上,不論「民主」還是「獨裁」。但可惜的是,人類對國家的依賴,令大家都忘記了,國家和民眾的定位和輕重之別,包括由民主國家,到專制國家,掌權者和政黨,甚至社會的精英階級,他們明白人性的依賴和怠惰,所以大部份的國家建立,由教育到社會架構,都強調「政府的存在」是對人類文明的重要,甚至將國家定位為人類存活的基礎,但在我的看法,這點是錯。

正如我所講國家的組成,是基於人們的共識,只是現代國家功能的複雜,社會規則的繁複,而出現一群「擅於管理國家及理解規則的精英」,而這群人在各國各時代,都有不同的名稱,背景也不一,但他們最大的共同點,就是處於「人民」同「國家」之間,時而利用人民去影響國家方向,時而利用國家去壓制民眾,而久而久之,他們的重點,並不在於國家的未來,又或者人民的未來,而是將兩者引導到,最有利自己的未來。

某程度,西方世界為了防止,這群人的權力過於龐大,而侵害民眾的權利,而有三權分立,往後加上第四權,甚至第五權概念,但現代來說,第四權逐漸被資本化,失去獨立性,而第五權就建立在民智之上,但近年也出現政黨,政權以國家資源去影響第五權。更不用說東方世界,一直主張「無國不成家」,強調「集體至上」、「國民團結大於一切」的傾向,甚至認為為了國家,而犧牲個人是一種「高尚情操」,但對於權力持有者,他們要侵害民眾,其實是易如反掌的事實,往往民眾對此的敏感度,因為教育方針、資訊不對稱、權力概念、生活問題,其實是嚴重落後,當政府真是侵害民眾,而當大眾得知,已經是很後期的事,成熟的民主社會,主政者和往後當權者,會因為權責所在,而被人追究和問責,但在不成熟的民主社會,或獨裁政權,隨時這些事會被掩飾,甚至打壓追究者,又或者反成一種「教材」,強化國大於一切的思想。

很多的事例,都可以表明到「政權侵害大眾」,是不分民主,還是獨裁,但往往兩者有時,面對相關的事情,必要時便以「國家利益」、「國家安全」、「團結」去遮蓋「侵蝕人權」的本質,例如當年小布殊的《愛國者法案》、甚至《裬鏡計劃》等等,到底「國家」重要,還是「人民」重要,這個是一個國家與國民的難題。

確實香港人對「國家」概念,是非常「模糊」,對中國有歸屬感,純粹是因為覺得自己的祖先,或上代是中國人,一種血緣關係,又或者是受「大中華」千年的潛移默化,而得出來的觀念,但當中是沒有理性可言,甚至合理化。而承認中國是自己國家,也可能只是出於現實,又或者是因為中國很「強大」,而覺得認中國是國家不是壞事。但矛盾的地方,很多香港人心底,又認同英國也是自己國家,但礙於殖民地身份,和不是一個歐洲白人,而不會公開表示,在這些過程中,其實香港人對國家概念,只是去到「被誰統治就是我的國家」的程度。

所以你看到泛左支黃,為何有時比建制更認同中國,因為他們認同「只要被誰統治,這個國家就是自己國家。」不錯,他們口中常常用西方政治,去討論中國與香港的關係,但骨子裡都是,純粹以不理性的血緣和歸鄉情意結、「虛假的中華民族情意結」作為基礎,所以八九六四後,他們依然堅持要以「中國人身份」去處理問題,排斥「本土主體意識」,有一次我和朋友開玩笑說,傳統民主派在八九六四,同之後的反應同處理,就好似猶太人見到集中營,但依然要求納粹黨給予自由一樣,係應該不會這樣,但傳統民主派就是這樣荒謬。

所以有時,好多人談香港,獨立也好,建國與否,還是探討香港的獨特性也好,總喜愛用「歷史同文化」去溯本追源,但華夏太大,分支太多;百越太遠,感受不深。我不反對從這些方向去思考,去尋求一個身份認同,但這些對香港人是無感,也沒有共鳴,也無法深植人心,這些是現實。在我的看法中,香港的誕生是由開埠開始,所以專注這個時段的「演變」,去尋找共同的記憶,去探討英國文化,和原有的香港在地文化,而及難民潮而來的文化,從而解答香港人是甚麼?香港人有甚麼特質?香港要以「甚麼」為重,才是要想的方向,更重要是我們抱著甚麼思想,甚麼本質去建立一切。

正如開首所說「國無人,定必亡;人無國,也可生」,我們要建立的事物,必須要得到大眾的理解,才會得到真正的「永續」,沒有人支持,沒有人理解,任你說得天花亂墜,都是無用,而更重要是,如果你覺得有些人主張,真是覺得你可以支持,不要為了一時團結,而盲目護短,逃避問題,這些年太多因此,而將問題拖延,最後還是分裂的事件。組織成員給予方向,支持者給予支持,組織成員實行行動,支持者要監察組織,兩者不斷修正,互相交流,不論小如組織,大如國家,也是這樣,本質就是如此,可惜又有多少人知而實踐?

往往人對國家的本質,只會淪著重「權力」和「利益」,現代也好,古代也好,太多人抱著,或以「以掌權改變國家,造福萬民」作為理由,去追求國家權力,或藉此從人民手中得到權力,但最後可以一如初衷的人,不會眷戀權力的人,又有多少呢?「權力使人腐化」,不論民主,還是獨裁,很多人當擁有權力,就會不自覺,自以為是因為自己的力量,得到這份權力,從而輕視人民和國家,也忘記權力是從何而來,但歷史告訴我們,到了某位置,人民就會反撲。

所以人應該明白,人民和國家之間,人民的力量是大於國家,但如果人民不斷放棄自身的權力,不斷將責任和權力,無條件賦予國家,總有一日,只要掌權者想歪了,人民便難以修正,只是人何時才會明白此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