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支爆」之十二:樓爆後,黨中央會如何避免支爆?

上文提到〔1〕,中國樓市總值飊升至 65 萬億美元,是全國生產總值(GDP)的五倍。2008 年美國房地產泡沫爆破引發金融海嘯,美國人如夢初醒,而當時美國樓市總值只是 GDP 的兩倍。

樓市總值是 GDP 的五倍是什麼概念?香港的樓市總值是 GDP 的三倍多一點,香港樓價要再升六成,譬如現今大概 1 萬 8 千港元一平方英呎的太古城,火速狂升至 3 萬元一呎,才可以和祖國樓市的瘋狂程度平起平坐。黨中央對中國樓市泡沫當然心知肚明,樓爆可能引發支爆的嚴重危機,對各級地方政府絕對已經下達了「兩手抓、兩手都要硬」的全盤準備。中國樓市狂瀉已經不是可不可能發生的問題,而是什麼時候發生、在什麼國際政治氣候發生的生死攸關問題。筆者估計,共產黨對樓爆的可能對策有三:

一. 禁止銀行對負資產業主 call loan

香港 1998 至 2003 年樓價持續下跌,對「負資產」三個字,亦即業主資不抵債、把樓賣掉亦不能還清銀行貸款,十分熟悉。負資產的噩夢,是銀行 call loan(收回貸款),業主沒有能力還款,只能把物業拱手相讓給銀行。

中國樓市泡沫爆破,全中國會有數以千萬計的負資產業主,他們有一大部分可能同時失業,沒有能力繼續還款。銀行收不了錢,只能對業主 call loan,再把物業沒收。黨中央對數以千萬計的中國人失業兼失去家園,最關心的當然不是中國蟻民的生計福祉,而是擔心這大群人有機會組織起來抗議。

銀行把負資產業主趕入絕路,無非是為了錢。中國只要發揮「制度優勢」,禁止銀行對負資產業主 call loan,再狂印人民幣給銀行輸血,便可以「解決」銀行壞帳的損失。這個方法的好處是樓價不會被行政手段扭曲,樓市下跌至一個點再反彈所需的時間會比較短,對中國經濟的負面影響可謂相對最少。

當然,中國的 M2 貨幣供應量去年已達 180 萬億人民幣,以人民幣兌美元 1:6.9 的滙價計算,人民幣的貨幣供應量,比美元和歐元的總和更多〔2〕。而中國樓市總值在如今的高位,估計有 450 萬億人民幣。樓市下瀉,黨中央要狂印多少人民幣給銀行救市?救了樓市,如果令人民幣滙價狂瀉,黨中央又可以如何應對?

二. 禁止樓房減價出售

中國從來不是自由經濟體,以後也不會是。2015 年 7 月中國股市狂瀉,黨中央「暴力救市」,以「國家隊」名義入市買貨之餘,更下達禁售令,上市公司主要股東半年內不准拋售手上股票。最後更把「惡意」沽空股市的「幕後黑手」肖建華在香港四季酒店抓獲並押解回中國。

有了這個「成功經驗」,當中國樓市如股市崩盤下瀉時,黨中央可以一聲令下,誰把樓房出售的訂價低於買入價,即屬犯法。樓價下瀉時恐慌性拋售情緒的破壞力可以十分鉅大,這個方法的好處是可以短時間內把這種破壞力減至最低,穩定樓價。

但是,如果市場對樓市前景仍然不樂觀,樓市的市場價格和人為托市價在短中期仍然有一段距離,那麼,這種托市政策,只會減低買家購買意慾,令樓市交投量大降。自 2015 年中國股市爆破,這三年來,中國經濟由房地產市場推動。樓市交投量大跌,只會令中國經濟迅速衰退。

三. 樓房收歸國有,回到「建國初心」

這個可能性聽起來有點天方夜譚。一九四九年中共建國,至一九七八年的頭三十年,實行極左路線,共產黨把中國富人的財產收歸黨有。習近平治下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真的沒有可能是回到「建國初心」的同義詞嗎?與其實行以上兩項小修小補的救市措施,習大帝為保共產黨和自己的權位,走回七十年前毛澤東的舊路,大刀闊斧,閉關鎖國,把中國「北韓化」,絕對是習帝和其共產黨內部支持者和既得利益集團的選項。

究竟黨中央會選哪一條路?大家不妨拭目以待,因為很快會有答案。

 

〔1〕「認識支爆」之十一:2019 年,樓爆會否是引發支爆的最後一根稻草?(上):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9/01/07/42117/

〔2〕「認識支爆」(之九):濫發一百萬億人民幣的後果: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8/10/24/41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