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破產)

「關鍵一席」、「有險可守」……一堆楊岳橋製造出來的漂亮名詞全部都由他親手打破。

遙想新東補選,這個泛民拱出來的所謂新星,被形容為唯一救星,不當選香港就玩完:其他跟他競爭的對手,不是中共的人,便是中共的同路人,是要破壞民主運動的。

最後,雖然在一片質疑中,這位新星仍然順利當選,然後有人期望他革新泛民。

這個遙想,其實也不是很「遙」,只是兩年前。但這兩年發生太多太多的事,才使人有年代久遠之錯覺。

不過,有沒有人告訴我,楊岳橋在這些「太多太多的事」中,做過什麼角色?結婚並跟建制派滿面堆笑合照?坐監的人多姿多彩?每次缺席投票後的道歉?立法會外紮營初體驗?

感覺上,立法會數年生涯,只不過是楊岳橋一個用來在Facebook、ig打卡的活動而已(當然有錢收),這個議席帶給他多姿多彩的人生,影到很多可以呃like的靚相,吸引了很多followers看他食好西。

然後,他的工作就是在立法會會議上,語帶諷刺地玩抽水,玩曲線,不信的人可以自行搜尋他的發言短片。他覺得這樣譏諷一下就可以收工了。

某程度上他的確革新了泛民,老屁股們連打卡也不懂,他卻識得食好西影相打卡放面書,好棒棒。至於選民的期望達到了沒?我也不敢說沒有,畢竟有人當時是因爲他「靚仔」所以投給他的。過了幾年,他依舊沒走樣,兔仔牙依然可愛。

在平行時空假設一下,當時若是梁天琦勝出補選,今日會不一樣嗎?我覺得不會,梁仍會在2016年選舉被DQ然後坐監,楊岳橋的高人氣仍然會被保送入議會然後繼續打卡、抽水、出書、結婚。

想到這裡不禁失笑,像《黑鏡—潘達斯奈基》一樣,我們自以為有選擇,其實結局一早定下來。但我們不會為錯誤選擇認錯的,畢竟人生不是遊戲可重頭再來,像吹奏「永續乜乜乜」的東西們,各自反面分裂後沒有人會承認幻想中共守諾是多麼白撚痴的想法,他們只會轉進ACG打飛機,聲稱自己遠離政治來逃避那一種柒。(當然還要撐住雞棚賣淘寶碗開班謀生那位除外)

楊岳橋還有句借用的名言,反抗怪獸的人不要自己也變成怪獸?我覺得,怪獸們選出來的東西,不是怪獸又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