牀前月滿花生殼 ─ 回顧李太白〈靜夜思〉近年八卦(二)

二〇〇八年四月廿七號,無綫電視攝影師某氏質問手執雪山獅子旗嘅陳女史巧文「你究竟係唔係中國人嚟㗎?你邊度鄉下㗎?」不出兩星期,時任共黨「总书记」胡錦濤訪問日本,為橫濱山手中華學校小學三年級生講授〈靜夜思〉,詩曰:

「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十七日,專欄作家古德明先生〈胡錦濤的言教和身教〉文見刊,批曰:「李白一首絕唱,二十字給胡錦濤弄錯了三個字。請讀李白原詩:『牀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山月,低頭思故鄉。』這首詩歷代流傳,到清朝蘅塘退士編入《唐詩三百首》,才出現兩個『明月』,疊牀架屋。胡錦濤不但未能糾正,人云亦云,更把『牀前』誤作『窗前』,胸中有多少才學,可見一斑。」

翌年一月,外電謂東京都江戶川區有華裔初中三年級生姓相木名將希、生於大陸地區河北省者,察覺當地教科書採用之「看月光」、「望山月」版本,異乎流傳漢地嘅「明月光」、「望明月」。去信出版商,弗能對,復求諸互聯網、學者。大東文化大學文學部門脇廣文教授讚道:「有啲學者都仲未知道嘅情況,呢位中學生卻細心咁發現喇!」十月,時事評論員林忌先生為文〈從靜夜思看溫家寶認錯〉,嘆曰:

「我們的民族,口口聲聲就是幾千年歷史,隨隨便便都抬出老祖宗,說是傳統不容漠視,說是歷史不容篡改,可是隨手一首李白的《靜夜思》,在中國流傳了幾百年的版本(按,林氏誤作『千幾年』),居然是假貨,反而在日本流傳的卻才是真詩,為甚麼?為何人家反而能夠保留真相?為何人家反而可以保留真正的唐代中國文化?」

「堂堂國家主席,千挑萬選選來選去,居然選中了一首假詩,去日本丟人現眼,有如去告訴日本人:『今日的中國文化是假的,你們才是真正的中國文化繼承人。』」

「用國語讀讀李白原詩,當恍然大悟──『望山月』怎也讀不順,也難怪要走去改李白的詩。如果連《靜夜思》這樣的名著也讀不順,學中文又豈能廢廣東話而用普通話?這樣的道理還需要說明嗎……為何還有這麼多大陸的學生,這麼多大陸的學者,這麼多不學無術的香港弱智大士,敢大大聲出來質疑──為何香港要用廣東話教中文?那些說用普通話讀唐詩比較順口的人,是否應該立即送去槍決,以免浪費地球資源?」

原來林忌早於十年前就抗議「普教中」,可謂此中陳勝──其時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協助香港中、小學推行『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計劃」,方週歲──本地論壇如此人有幾?白樂天有〈放言五首其三〉詩云:「試玉要燒三日滿,辨材須待七年期。」每日發現一位戰士啲缺點同傷痕嘅虫豸,叫「蒼蠅」;每次寫作都用刺苟延自己生命嘅畜牲,叫「犬儒」;幾乎一百年前就道破「蒼蠅」同「犬儒」生態嘅生物學家,方為大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