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有拒絕接受一國兩制的自由

台灣總統蔡英文,回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所謂「告台灣『同胞』書」,指出台灣絕不接受一國兩制。香港元旦遊行,有老人家高舉「只有兩國,才有兩制」的標語。在中港鬼話連篇的政治世界,得聽人語實為奢侈。

倒梁倒鄭 神憎鬼厭

由一件小事開始。

話說泛民對梁振英和鄭若驊兩人窮追猛打,除了政治同溫層牽起波浪,一般大眾並無強烈反響。為什麼?其實倒梁云云,不過翻炒2003年倒董運動,透過打倒一眾官員,分別是梁錦松買車、葉劉淑儀廿三條、楊永強沙士,最終動搖董建華政權。仔細觀察倒梁中堅,大多是過氣六七十歲倒董成員,以為能夠歷史重演,建立泛民破敗威信。

可惜,倒董可一,倒梁不可再。當了港殖政權固守城池,香港人也看厭悶劇。將梁振英和鄭若驊送入監獄,香港會變得更好嗎,當年董下曾上,曾蔭權庸碌無為,任由社會問題惡化,才被野心家梁振英乘虛而入,美食車曾俊華只是第二個曾蔭權而已。一個酷吏下台,一個酷吏上台,永續鬥爭,對大局毫無幫助。

最不堪者,就是以司法打擊政治的偷摸鬼崇手段,泛民討厭梁振英強硬政治路線-一種中國對港政策的表現-大可以堂堂正正挑戰政治路線,現在司法戰線受挫,英國當局說無case,澳洲亦可能緊隨其後(其實多年前,已有獨立評論員指出不成案的法律依據,泛民派系門戶因人廢言而已),鄭若驊無事過骨,坐困愁城的泛民,又是一大堆「香港已死」、「一國兩制已死」、「法治已死」的陳腔濫調。非常好!是否需要吾人報告美國,要求取消《港美政策法》乎?

拒絕長進 歷史唾棄

問題隨之而來。市民不滿政局,要求泛民提出進取方案-資深評論員不要求高薪厚職議員獻計,反而求諸聽眾-自己落後形勢固執保守,對所有建言不屑一顧。關鍵不在梁振英或林鄭月娥,而是中國帝國及殖民宗主國,透過一國兩制高壓統治消滅香港,此乃因由,梁林等「泊車仔」、「妹仔」不過為結果,打倒傀儡根本是將整套政治邏輯倒果為因。

泛民搞笑之處,在口誅筆伐政治敗壞的時候,當有人倡議更進一步,他們就會縮回那個一國兩制龜殼,甘願接受現行政治秩序,繼續做其順民,為香港帶來一波又一波的黑暗。沒錯,泛民就是幫凶。今日香港山窮水盡,一國兩制變一國一制,nothing to lose,打開天窗講真話,一國兩制就是中國狎玩香港、用完即棄的法寶。香港欲要重光復生,香港人就要誠實懺悔誤信一國兩制的歷史過錯,否則只會跌入泛民自我正確的失敗循環。泛民自覺人多勢眾,歷史正確答案未必在其手中,否則三十年六成支持,早就嬴了啦!反而泛民萬分鄙視的民進黨或港獨派,可能才是王道,他們看穿一國兩制乃是施行帝國意志的鐵鏈,自主自治獨立,就需要斷鏈人。

寫到這裡,肯定有政治夏蟲嘲笑,香港沒有能力拒絕一國兩制,只有緩慢等死的結局,這樣很好。我只是想講,理所當然不會存在,包括一國兩制,香港人應該批判更加基礎的問題:為什麼要接受現行政治秩序?可不可以拒絕現行政治秩序?這至少是啟蒙認知的開端。

十幾年前,沒有人意識到反全球化、反資本左派、右翼民粹崛起、國家民族主義再興、新冷戰來臨的將來,舊秩序體系的泛民完全無法應對,一些微小力量,就像焦土,起步殊不足道,後來壯大至不能忽視。

吾人重申,香港人是想「嬴」,不可能永遠陪泛民輸下去,那一天政治格局從4-4-2變成4-3-3,不要向我哭訴,也不要以為找幾個公共知識份子,扮Age of Empires的祭司就能挽回人心。世界不是這樣運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