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不彰的世情

「舊時鄉下有一窮家, 做母親的耽心沒法養活自己小孩,老勸小孩替人放牛,由此小孩可得飽肚,遇上時節更見豐富,就好似一年有十二個大節,用:正月油糍、二月餅、三月清明、四月八、 五月初五、六月十三、七月十四、八月十五、九月重陽、十月朝、十一月冬、十二月年,好快又一年了做例子開導。教小子聽娘話!」

「莫要怕無命享天年,又怕天年無米煮!」

筆者近望七旬,每當念及先慈這兩段兒時空谷回音,總係迴旋耳際久久不去,如此兩段之記,先慈閑時久不久就會重複,而且絕不會兩段都會同時聽到,只有間疏出現。兩則家常閑聊,一則教人要有期盼,想著更好的明日,教渡年如日的一般過日子,就算艱苦亦會很快捱過。再一則教人莫要自尋煩惱,耽心這耽心那,捉緊當下足矣。

更多見她提點用膳規矩,今人所謂桌上禮儀。起筷前先報請長輩起筷,不容敲枱打碗,提碗送飯入口,不好一口飯一口餸,更不許連續夾餸,夾餸要夾面前,要碗筷並用一夾一接(解釋係避免餸汁滴污桌面),遇上有人同時舉箸必須退回,讓人先夾(解釋為禮貌也,實質係避免混亂衝突),自己碗內的食物必須要食清(這叫衣食也),不要夾取碟上最後一件餸菜(解釋係不管飲食好,做人好,對事也好,都要留有餘地),食飽要離枱,不妨食剩(因為人人胃口日日不同,通常都會多煮,若然不夠食,又要重新起爐生火,那就大費周章了,廚餘食剩可作豬隻飼料,不會浪費,此因環境使然)。君不見,區區一套用膳規矩,就蘊涵幾番人生大道理,而且人人日日篤行,就養成文化,嗣後人的行為變作由文化養成,此乃因果互生之生生不息,善的因自然生善果,惡的因自然惡果生,鐵律也!

近日又聞華夏文化之勝祇見於紙張,引筆者思索其論確否!由此沿自兒時記憶追索其中生活片段,與及週遭難忘事物,從而勾起先慈昔日所講所教,上述只屬其中三例,先慈乃係目不識丁的村婦,正因為目不識丁,自覺沒有能力進行教書認字,唯有盡量施行言教、身教,以資垂範後代。尤有甚者,她久不久會找一把黑豆放於碟中,訓練兒時筆者操作筷子。凡此種種,他老人家從何得來?莫非日常生活耳濡目染之得,決非得自紙張筆墨,這就是文化承傳,筆者可以斷言此乃華夏文化之一葉。何以敢作斷言?倘若先慈仍在生,今日就係過百歲的人瑞,她成長於民國初年,其時中華文化剛創,想必未成氣候,故此她老人家當然仍受故有文化所沐。文化也者,見於做人規矩,處事態度,人情世故,價值的客觀尺度而已。上述文化壹葉孰好孰壞則見仁見智。畢竟,先慈所教,對筆者而言乃一生受用,一直深感銘謝!

如此這般文化,豈祇見於紙張?君不見不獨祇見於廣東、香港、昆明、西安、開封、北京、廈門台灣,直情跨越整片東亞中土,係人人生活所見。如此文化跨渡幅員之大,冠名〝華夏文化〞又有何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