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咁多人死,唔見我死」:2018 年有什麼名人死了?

2018 年好像有特別多的名人離逝。

眾多 2018 年離逝的香港人,「光纖之父」高錕應該是最受尊重、最少爭議的一個。高錕 1933 年生於中華民國上海市,1949 年中共建國之前,來到香港讀了三年中學,1952 年遠赴英國升學。諾貝爾官方公佈 2009 年物理學獎的得獎名單,高錕的身份是英國和美國公民。高錕太太在高錕獲獎後,說高錕在香港讀過中學、在中文大學當校長、退休後在香港生活,前後逾三十載,是個名副其實的香港人。港共政府後知後覺,2010 年才把特府「最高榮譽」大紫荆勳章頒給高錕。同在今年離去的饒宗頤和查良鏞,兩人早在 2000 年已經獲得港共授予最高級別勳賢,可見親疏有別。再看近年港共的大紫荆勳章得獎名單,「劏房波」陳茂波和「炒的士牌鼻祖」譚惠珠等等皆榜上有名,高錕無端要和這些人齊名,可算是冤枉。

饒宗頤和查良鏞,前者被中國官方封為「國學大師」,他的學術研究在民間卻全無影響力;後者寫的武俠小說家傳戶曉,廣受十四億中國人歡迎,充份表現《小說與現實的兩個中國世界》。香港文壇,2018 年失去的,還有小說家劉以鬯、作家林燕妮、和漫畫家「阿蟲」嚴以敬。中共文壇,2018 年亦失去了兩個香港人認識的作家:在台灣只罵國民黨民進黨、不罵共產黨的李敖,和創作清朝康雍乾系列小說、為中共對十四億蟻民宣傳帝王將相洗腦思想的二月河。

除高錕外,為香港人熟悉的世界知名物理學家、英國宇宙學家霍金今年 3 月去世,享年 76 歲。霍金 21 歲時證實患有漸凍人症,當時醫生斷定他只有兩年壽命。霍金漸漸四肢不能活動、失去正常說話能力,但他證明「沒有不可能」,不但活多了 55 年,更成功普及科學到平常百姓家。他的成名作《時間簡史》翻譯至 35 種語言、銷量超過一千萬册。相比之下,1963 年在中共治下的上海出生、美籍華裔物理學家、中國海外人才引進「千人計劃」入選者張首晟,今個月 1 號「因抑鬱症而自殺」,終年只有 55 歲。此子為諾貝爾物理學獎熱門人選,最後卻難逃中國貪官污吏流行的抑鬱症而身亡,可說是耐人尋味。

新鴻基地產郭氏家族長子郭炳湘,成為「香港商界代表」,10 月離世時享年 68 歲。郭炳湘和李嘉誠長子李澤鉅一樣,曾被「大富豪」張子強綁架,電影《樹大招風》就有提及。香港影視界今年失去了幾個名人,有 1970 年創辦嘉禾娛樂、發掘李小龍成為世界知名影星的鄒文懷、中年後破產兼患有精神病的藍潔瑛、高呼「打倒漢奸」卻移民入籍加拿大的岳華,和剛剛兩天前去世的香港著名動作片導演林嶺東。日本歌手西城秀樹、意大利著名導演貝托魯奇亦在今年離世。

香港「政壇教父」鍾士元 11 月中離世時,享年 101 歲,比 100 歲的饒宗頤更長壽。鍾士元死後的新聞回顧,吹捧他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奔走北京倫敦兩地,為香港人的前途爭取最大利益。結果如何呢?中英聯合聲明、六四北京屠城後頒佈基本法、九七主權移交、中共殖民香港,三十多年後的今時今日回看,政壇教父和一眾香港「政壇精英」,完全沒有政治前瞻能力,帶領香港走上被中共殲滅的死路而不自知。美國前總統布殊夫婦今年亦雙雙逝世,美國的政治人才多如流星,一雞死一雞鳴;香港的政壇,不論在保皇親中還是反抗陣營,上一代已經沒有頂級人才,更要一代不如一代,實在令人慘不忍睹。

「咁多人死,唔見我死」是真﹒香港精神。老懵董和 689,以這個角度來看,是真﹒香港人無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