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派凋零?少年你太不了解本土派了

自九西補選泛民大敗之後,本土派成為一時熱話,泛民黃絲眾議紛紛,泛民中人開始研究「本土派」。

有說本土派不成氣候,說仿佛幾年前的爭論,同一番話語繞樑六百天,今日又聽到回聲。

沒有了關鍵一席,沒有了議員薪金資助,養不起政治利益集團,泛民就開始急了。

本土派成為代罪羔羊。泛民黃絲開始怪罪落本土派到。

他們流行一種說法︰「本土主義是中共派來的五毛所宣揚的。」

這個信念心入民心,當然根底裏他們就是認為只有自己才是正義之師,所有不認同自己的人通通都是五毛。

但泛民中人受挫折,驚然反省自己過錯,而寫文篇刊登。

那些人,在黃絲眼中,也是五毛。

另一方面,他們又發悔氣,說︰「咁叻你派本土派搵個人出黎選!」

先不談本土派會被DQ,直至永遠,但從頭至尾就無人話要同泛民爭議席。

幻像出一個敵人,想像出選舉的共同體,他們世界就只有選舉一途。三年不參選,面目可憎。

然後又會有一部份人插嘴,批判本土派蜀中無大將,根本派不到一個人出來競選。又胡作一些本土興衰史,說本土派自DQ過後萎靡不振。

於是我開始回想「本土派」是甚麼一回事。

本土論述又是如何建構出來。

當有一件事發生,需要有立足本土的觀點去分析演繹一件事,就會有本土派人寫文章。

慢慢這些文章就會累積、傳閱、討論,到最後成為本土論述而沉澱。

本土論述就是本土派的信條,當中包含很多道德規範、行動守則,這那東西一旦確立,只要沒有錯,就沒有需要重提。

從而,也沒有需要寫文章。

近兩年本土派聲勢沉寂,其中一個原因是少了人寫文章,亦少了人閱讀。

不過這些現象都只是印證了本土論述已經成熟,再講都只是廢話。

因為成熟,所以平靜,缺乏entropy。

這是誰都害怕的局面,包招泛民及港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