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叫超限戰?就是一條香腸都是武器

一條香腸可以如何「攻台」—

用最簡略的方式來說,現時台灣的養豬業是以廚餘為糧,假如一條帶有病毒的豬肉腸,不當處理下進入回收系統當中,就會好大機會傳染到養豬場,係病毒潛伏期間,隨時透過運輸,養殖業人士移動,或帶病豬隻在市場流出,到時台灣的養豬業,根本可以說難以翻身。

但你以為就完了?不,之後親中媒體會全力塑造「民進黨政府防疫不力」、「中國同時是受害國家」,然後相關親中政黨,會去畜牧業散播政府不力,並會鼓吹他們向政府抗議,並向他們承諾會全力協助他們,務求拉攏受影響人士,並透過他們去加強民進黨的無能形象,甚至在執政地區,加強引入中資熱錢,務求營造親中可以致富的形象

要明白,當養豬業本身在台灣畜牧佔四成有多時,養豬業一但受到打擊,對台灣會有不少影響,豬肉價架上升,就足以造成物價上升,令民生容易做成一定困擾,當民生出問題時,執政黨很容易變成「戰犯」,只要媒體同網絡得宜,民眾就會以「選票懲罰」執政黨,無需要在野黨有所作為,民眾就會以發洩方式,票投在野黨,在今次九合一選舉就可以見到。

你會講:「現在中國都是受害國家,為何要這樣做?」不錯,中國是受害國,但其實中國是豬肉入口國(因此一說法,係中國引入俄國豬肉引發疫情),需要外購才滿足到國内需求,所以中國國内豬肉崩塌,但他們只要加大入口力度,就可以解決問題,但台灣豬肉是可以出口,如果今日失守,對極需要向外走的台灣是多大打擊呢?中國面對疫情係鐵打的事實,用這事實去打擊台灣自立,又何樂而不為?孫子兵法有曰:「不戰而屈人之兵」

不錯,這就是用「一條香腸」去打擊台灣經濟,加強矛盾分化民眾,培植親中勢力,打擊台灣往外途徑的戰略,這個也是超限戰精粹—戰爭不再局限戰場上,而是任何也是戰場一部份。

如果單單一條香腸,就可以做成這種破壞,如果是「華為」呢?—

我們先簡述華為的背景,華為係由資深中共黨員,兼前解放軍上校任正非創立,一間非上市民企,不錯,他是一間非上市公司,但同時係世界屈指一數的網絡設備企業,而且在中國企業當中,投資科研同技術最多的公司,亦同時在5G方面有領先地位。

華為的超限戰作用,可以以「民用」為由,在他國建立網絡及通訊設備,平時掌握著資訊往來,關鍵時刻影響他國,這方面的重要性,就如當日香港電訊收購戰,香港電訊作為百年電訊公司,背後一定會有敏感項目,為免香港電訊落入外國手中,中國在背後上出力,協助李澤楷收購一樣,而現在只是由電訊轉為資訊數據。

但華為作用不單止這樣,本身華為亦可以以「商業」為名,吸收國外技術,透過併購活動,令他國相關企業落入中國手上,從而令該國失去相關範疇的自主權,從而提升中國在該範疇的領先地位,更不用說,為了排除華為的國安疑慮,而進行政界遊說工作,單單一間華為就涉及科研、生產、資訊戰、貿易戰、外交工作,

但幸而華為是一間非上市民企,在公司資訊不透明狀態,兼從事最敏感的工作,加上習近平這一年,不斷鼓吹同加強黨控制民企,而且中國民企內有黨委,成爲了公開事實,無論中國如何以「貿易自由」、「冷戰思維」做擋箭牌,都改不了中國的專制背景,中國同西方各國性質不一的事實,加上美國及多國開始進行反制,華為的勢頭才稍為停下。

超限戰,四個字:「無孔不入」—

過去一百多年,無論那場戰爭後,任何正常國家都了解戰爭是越來越恐怖,特別當核子武器誕生後,常規戰爭已經到了「某種極限」,所以冷戰暗地裡的衝突、諜戰、外交戰等等時有發生,但不會高調宣掦,亦盡力建立各種國際平台,將不必要的衝突化小,或降到最底傷害。

因為就算當年美國和蘇聯,都知道有些事,只可以做,不可以說出來,因為他們都需要一定「形象」,去維持自己的領導力,同向國民樹立典範。但今日的中國共產黨,口說形象道德道德規範,大談國際關係,但他們看的只有利益和權力,一邊鑽各種平台的罅隙,一邊維護有利自己規則,亦只有這種價值觀下,所以他們才可以大義凜然地說不分民用軍用,甚至堂而皇之包括「恐怖襲擊」、「生態戰」、「貿易戰」的手段,將一切國際衝突,無節制地視為戰爭一部份。

中國以黨國體系去實行「超限戰」,對人類來說係一件影響深遠的事,超限戰這概念一直存在,由人類有文明開始,有爭鬥,有衝突,有戰爭,就有這種戰略,但從來沒有人敢明言:「任何事物都可以用於戰爭」,因為大家都知道如果明言這種價値,甚到採用這角度行事,到最後只會重覆上世紀初,以衝突解決問題的情況,甚至最終為了戰勝對方,而放棄「阻手阻腳」的民主制度,因為黨國制度無道德負擔,無需向人民負責。

這就是中國與「超限戰」的面目,而香港亦身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