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基金佬食咗你強積金幾多錢嗎?

港共政府 2000 年 12 月初推出強制性公積金計劃(MPF),香港人俗稱「強姦金」,轉眼 18 年。法例規定,全香港僱主與僱員每個月必須分別進貢僱員收入至少 5% 給指定的投資基金,僱員到 65 歲退休年齡,方可把錢取回。2015 年底,強積金成立 15 年後,積金整體平均回報只有每年 3.1%,比無風險的銀行定期存款回報還差。2016 – 2017 兩年恆生指數由 18500 點飊升至 31000 點,到 2017 年底,平均回報率升至每年 4.8%。今年中港股市再陷低迷, 9 月底的數字,18 年來平均回報率每年 4.1%。這些平均回報率,是扣除基金公司的奇難雜費後,香港人得到的利潤,大約在 3% – 5%的範圍。

香港人平常精打細算,但一提到強積金,很多對金融沒有概念的打工一族,都會異口同聲的說「無理佢」。小數怕長計,18 歲開始被迫供款,月入 1 萬的打工仔,自己 5%加僱主 5%,每年供款 1 萬 2 千元,40 多年後只計本金不計利息都已經累積至 50 萬以上。一生工作 42 年,假設平均月入 2 萬,供款本金累積達 100 萬,以保守的年回報 3%計算,利息滾存的收入,也會是同樣 100 萬,總數 200 萬。如果年回報達 5%,供款加利息就可飊升至 340 萬了。

香港人有幾百萬資金會做什麼?當然是買樓和供樓。奈何港共政權不准香港人 all in 樓市,要把香港人的血汗錢留一點給俗稱「基金佬」的基金經理。強積金推行 15 週年時立場新聞報導,基金公司總共袋走 700 億元。基金佬以管理為名,無論管理是否得宜、投資是賺是蝕,他們每年都在強積金總資產吸走 1.5 – 2%「行政費用」。今年強積金總資產已超過 8500 億,行政費用仍高踞 1.5%以上,基金佬以管理基金之名,穩袋近 130 億。香港人的累積供款越來越多,基本佬這盤保證有客源、有賺無賠的生意只會越來越豬籠入水。香港人被迫進貢基金佬,心灰意冷,連自己的供款本金也變得愛理不理。

強積金行政費用高昂,蠶食香港人的整體儲蓄。積金局執行董事鄭恩賜今年表示,現正向強積金受託人索取行政費用等相關資料,準備斥資 33.7 億,在 2022 年設立中央電子平台「積金易」,以減低行政費用。換句話說,強積金成立了 18 年,積金局竟然對基金佬的收費和相關理據一直不聞不問。積金局的監管官員,有多少是基金佬出身?香港四大強積金營辦商,分別為滙豐、恒生、宏利、友邦,要起一起積金局管理層的底,有沒有官商勾結,本來不難。但不要忘記香港的監管制度已經全面崩壞,香港人出過力,但未能挽回分毫。這每年幾十億的強積金行政費用,相比香港其他地方的千瘡百孔,實在是「豪咗俾佢」算了。

討論整體數目的每年幾十億元,好像既離地又遙遠,不如直接談談對你的損失來得清楚明白。基金佬收取行政費大約每年 1.5%,你一生人供款 100 萬元,以扣除行政費後回報率 3%計算,正如前段所說,退休時連利息就有 200 萬。費用減至每年 1%,強積金就會增至 230萬;費用減至每年 0.5%,強積金便會增至 260 萬。新加坡、澳洲、英國或智利的同類退休金計劃,行政費用就是在 0.5%至 1%的範圍。亦即是說,如果閣下月入 2 萬,基金佬「拉匀一世」食水高達 60 萬!不過,香港極速融入中國,再不是西方世界的一份子,和西方社會比較,就顯得十分多餘了。

兩個月前,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公佈全球競爭力報告,香港的勞工權益「捧蛋」得零分,全球排名第 116 位。香港人又一次被世界公認為「港奴」,可喜可賀。林語堂說,中國人生活在最底層,卻具有統治階級的意識;同理,香港人身為港奴,卻具有做老闆的意識,對世界組織認證香港人為全球奴隸之冠,可能不太相信,總之香港社會是完全沒有反應。港奴無論打風落雨,仍然不減返工熱情,港奴豈能說不是實至名歸?香港老闆得寸進尺,多年來談判以強積金「已經供咗百分之五」為理由,減少或不再給予離職僱員的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港共政府把談判以「強積金對沖機制」之名包裝,一般港奴聽到,可能誤以為是「對沖基金」,和自己無關,卻不知道原來和自己權益息息相關。

據統計,全香港的上班一族,有近四分之一沒有理會過自己的強積金戶口,墮入俗稱「懶人基金」的預設投資策略(DIS)。雖然新聞宣傳懶人基金投資北美股市或基金為多,但筆者就有朋友發現,自己的「懶人基金」預設在「大中華股票基金」的供款組合,亦即把香港錢上繳救國。2019 年就算不是「支爆」之年,全球金融經濟也會相當動盪而影響強積金回報。請提醒身邊的家人朋友,是時候看看自己的強積金帳戶,及早把錢從投資中港的股票或基金移走!能救一人是一人,請廣傳!善哉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