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農莊》在麥當勞?

麥當勞宣布平安夜起停止主動派發飲管,不過各式特製飲品(要加錢的那些)仍會派發管形匙羹。

便宜的飲品沒飲管,較貴價飲品有飲管,想不到以廉價招徠的快餐店也有階級矛盾。

霎時想起George Orwell的《動物農莊》中的一句話「所有的動物都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在麥當勞眼中大概可以改為「所有人都應該支持環保,但有些人應該更支持環保」,那些人就是吝嗇兩元不買特飲的窮鬼了。

人生自然處處不公平,連環保的責任都多落在了窮人身上,卻忘了大財閥的商廈一日的耗電量抵得上普通人家一年的用量;發電廠造成的空氣污染是汽車的數百倍。

但我們不會停掉這些真正的污染源頭,因為人類需要經濟發展,維持著現在的生活質素,去滿足我們無止境的慾望。人類的發展已像坐上沒有煞車系統的列車,只能一直向前奔,但不知什麼時候才到盡頭,連人帶車跌下萬丈深淵。

麥當勞用完即棄的餐具何止飲管而言,根本只有那膠製餐盤可以循環使用!要環保,何不禁止快餐店使用即棄餐具?但這樣一來,就需要有洗碗工,營業成本上升,香港人就沒有特價24元餐吃了,有人願意嗎?

我們是自私的動物,環保是沒有人反對的,但當環保會影響到自己的利益及便利時,就會有怨言和對抗出現。與其以道德大條道理將一切反對聲音壓下,倒不如寄望專家以更好方法(如發明可降解物質造成的飲管,當然,價錢要夠便宜)平衡大眾利益與環保,勿將兩者弄得必然要對立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