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身份矛盾 – 香港與中國香港

上文講到「本土主體意識即以香港作為個體考量,而不是某國下香港。」其實四年前就已經一早有講,包括梁天琦嘅競選政綱、青政嘅政綱、甚至係當日普羅主張嘅全民制憲,反蝗同港中區隔,都可以概括為「據本土主體意識嘅方向」、「以香港為獨立個體思考」。

泛左支黃熱城嘅方向係,以「中國香港」嘅現有政制為自己界限,或以現有政制為框架,甚至要以中國現有價值觀思考,所以係依年我哋會發現,當一國兩制近兩年急轉直下,中國同西方衝突增加,特別當美國係港中關係施壓,係各項香港嘅國際問題上,泛民政客係進退維谷,就係因為佢哋好難思考「中國香港」以外嘅情況,一但跳出「中國香港」,佢哋就難以兼顧。

而反觀由「主張一國兩制失敗」、「主張中國違反聯合聲明」、「要求美國審視香港政策法」、「取消香港嘅特殊待遇」、「認為香港有二次前途問題」、「否定中華民族主義」,甚至要求獨立一系列本土各派主張,就正正係以「本土主體意識」為基礎,以香港為單獨思考嘅結果,會變成將香港位事務,優先過與中國關係,甚至當香港同中國有利益衝突,必定以香港優先。

依個係「香港」同「中國香港」嘅思考分別,如果以後者嘅思考,永遠到最後都係「要求」中國如何,並不是嘗試爭取到底,任何情况留有餘地,極端啲講「唔好激嬲共産黨」就係依種「思考」下嘅產物,因為自覺是中國一部份,就算明知中國唔放權,同時候害怕得罪中國惹來報復,就唯有以民意作盾牌,提出要求後就躲在盾牌,而非作為矛去爭取或主動達成目標。

所以很多泛左支黃,特別係老一輩同中生代,如古德明、任建峰、梁文道主張同本土反面,佢哋其實係明白,當大家嘅思考身份不一,佢哋難以忍受以「香港人」身份思考,因為佢半生都堅信「中國香港人」係唯一價值,就如任建峰自言:「我們不是逢中必反。我們會有關係要好的建制派支持者親友,而且願意與他們在時事議題上維持溝通。」講到尾,佢主張依然係以「中國香港人」身份,或「在港的中國人」思考,盡力食兩家茶禮,維持對華有利體制避免損害中國利益,選擇面對問題根源就視而不見,或以民生時事迴避,務求模糊嘅「香港人」同「中國香港人」,兩個身份帶黎嘅利益矛盾,思考上嘅分别。

亦可以理解,點解越黎越多泛左支黃嘅溫和人士,中立人士,同內部嘅後生同泛民產生矛盾,因為佢哋係「中國香港人」嘅身份做前設,面對嘅局面每況愈下,兼無力提出方向改變,種又要食兩家茶禮,又要好談民主,但內部行事專制,又要兼容愛國民族主義,不忘要得到西方認可「香港民主代表」,其實已經令好多人厭倦。

「本土主體意識」嘅思考,必然會分出「香港」還是「中國香港」,而衍生一個關於「本土」爭議 —「本土即排外」

一直好多泛左支黃指責「本土即排外」、「散佈仇恨價值觀」,我哋先放下左右意識,但我唔知係佢哋有意忽略,還是無仔細觀察,一直以黎,由政策層面主張嘅「反雙非」到「取回單程證審批」,到文化上嘅身份認同等等,本土派一直提出一個原則:「香港係應該接納認同香港文化,價值觀的人為先」點解有要求嘅接納算係排外依?

就算以普世價值為主,實行民主制度,尊重人權自由嘅西方國家,都有明確嘅「移民制度」,審查移民身份,設有考試同要求,甚至發現該人士,居住期間從未融入當地,更會趕驅出境,唔通佢哋又係排外,又係民粹?

大愛包容,多元價值係美好願景,但同時係空泛而蒼白無力,當一個地方無咁嘅基礎同準備,客觀條件唔容許下,然後依然不斷高呼無條件大愛包容,忽略對社會影響,唔理解因此埋下更多族群矛盾,由二次殖民後嘅廿年,我哋已經見識過一切。如果高門檻就等於排外,根本依種假設係無視現實問題嘅妄想。

而依個亦係「本土主體意識」下嘅分別,當抱住中國香港角度,單程證、普教中、廢正立殘、以普通話取代廣東話,一切多元價值下嘅「文化融合」,但以香港角度看,一切只係借多元包容下嘅「文化清洗」

 

嚟到依到,我哋就會開始睇到本土主體意識下嘅香港,同過往中國香港嘅分别,或者係部份問題會有相容空間,但當問題一涉及身份認同,文化認知,甚至一啲根源問題,香港地位詮釋等等,矛盾就會產生,簡單講就係當有「本土主體意識」嘅人,同「非本土主體意識」合作,要達成互信係困難。

我曾經分享過,「中國香港人」依個身份,最終會在中國嘅清洗下,步上西藏、維吾爾、蒙古後塵,到時只會餘下「中國人」可選,「本土主體意識」就係中國壓迫下催生,同時肯定「香港人」依個族群和身份而出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