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岳山門小葉劉 ─ 重讀杜工部《望嶽》(中)

「小」字作動詞,亦有「輕視」一義,惟聖人輕視父母之邦、輕視天下之說難圓,不贅。按《越絕書》載孔子謂門人曰:「今魯,父母之邦也,丘墓存焉,今齊將伐之,可無一出乎?」父母之邦不可小、天下不可小,然則誰個值得一「小」?前文提及民國一〇四年四月十三號,立法會一場教育事務委員會議;席間,新民黨主席劉淑儀嘲笑同僚人民力量陳志全議員懶音不成,反揭露自己昧於詩聖之名「甫」讀 fu2 不讀 pou2 ,大有可悲、可怖甚至可小之處。

古人名、字二分,自稱以本名、相稱以表字,表字扣本名。例如李白字太白,蓋太白應太白金星入李母之夢而生;王維字摩詰,蓋其母崇佛,而佛典有《維摩詰所說經》。杜甫字子美,蓋美稱男子曰「甫」,古已有之──周文王皇祖考太王,史稱古公亶父,又作「古公亶甫」,建國岐山腳下,百姓扶老攜幼從之、四鄰感恩戴德歸之;宣王卿士尹吉甫,又作「尹吉父」,奉王命逐玁狁、采《國風》,贏得〈小雅.六月〉所謂「文武吉甫,萬邦為憲」美譽;吉甫同僚仲山甫,又作「仲山父」,諫天子料民太原,〈大雅.烝民〉讚佢「邦國若否,仲山甫明之」;幽王卿士虢石父,又作「虢石甫」,太史公謂其人「佞巧善諛好利」、「用事,國人皆怨」,則為亡國之臣。華人拜土地公,始於先王禪梁父──梁父即梁父山,又作「梁甫」,或擬人,猶本港有伯公坳。以上諸「父」與「甫」,粵音均為 fu2 ,而劉淑儀讀「杜甫」為 dou6 pou2 ;陳葒校長不堪,為文〈杜甫定杜普〉,直斥其非曰:

「葉劉『串』別人的廣東話發音不準,自己卻把杜甫讀成杜『普』。詩聖的名連小學生都懂得讀成『府』,堂堂香港立法會議員卻不知道,還好意思去嘲笑別人的懶音?懶音是不好,但也只是發音不準。把杜甫讀成杜普,卻是讀音的不對。不準相對於不對,哪個更嚴重?誰更應該被嘲笑?」

按淑儀冠夫姓葉,官至保安局長,現為行政會議、立法會雙料議員,史丹福大學東亞研究碩士畢業,授金紫荊星章……然則你識「杜甫」讀 dou6 fu2 ,就夠資格做佢一字之師。只此一處,足見學問之寶貴,是以孫中山先生有聯云:「行千里路,讀萬卷書,布衣亦可傲王侯。」

但布衣何必傲王侯呢?序文提及孔子所謂「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宜乎吾人與古為徒。譬如登山,認清杜甫字子美,僅為老子所謂「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第一步;下一步,我哋欲知杜子美自號「少陵野老」、「杜陵布衣」,祖籍京兆杜陵,少陵原在焉;更進一步,願聞杜少陵歷任左拾遺、檢校工部員外郎,世稱「杜工部」、「杜拾遺」。視杜工部為尊長,諱其本名,稱其表字、別號、官銜,修養又拔乎流俗一肩矣。行行重行行,不但葉劉可小,林鄭亦可小;梁唐可小,董曾可小;習王可小,鄧李楊可小,毛劉朱周皆可小……

會當凌絶頂,一覽衆山小。